Tag: 自由

香港早已出現一種社團主義或「官商共治」的情况。(Shutterstock)

「創造性破壞」與香港制度

「愛國者治港」在排除政治爭議的同時,卻令社會變得高度政治化,與去政治化的目標背道而馳,亦與自由經濟學派所嚮往的香港存在重大落差。這是北京落實「愛國者治港」時未料想到的地方。

佛法本來就很簡單,佛性也是人人本自具足。(作者提供圖片)

如是

佛法並非什麼神秘哲學的創見,只是把事實「如是」的呈現,是超越語言文字所能形容的,因此我出家以來都沒有講經說法,跟大家講的都是分享自己在學佛過程中體驗到的一點好處。

佛陀教了我們各種離開監獄的方法。(作者提供圖片)

監獄

只要我們的心得到自由,便不會埋怨或者覺得受困在獄中的痛苦,也不用再時常想着什麼時候才可以出獄,因為所謂的監獄已經不能困着我們了。

年輕人如何拾起閱讀的樂趣?(Shutterstock)

Reading Week對心靈的滋潤

年紀愈大,閱讀的時間愈少,近年更是手機不離手, 因為太方便了,所有的資訊都可以在手機找到......很難有像幾十年前,沒有手機的時代,我們會找一本書,安靜地坐下來,沉醉在閱讀的樂趣裏。

哭是一個很重要、也很有效釋放情緒的渠道。(Shutterstock)

捍衞哭的自由

每逢聽到人家的小孩很喜歡上學,我都不禁嘆道:「為何我的孩子不是這樣呢?」確實有些小朋友很喜歡上學,但我家兩個小孩都是敏感型,官感和情緒都較濃烈,學校對他們來說實在是一個戰場。

幾位中大學生穿上由垃圾袋製成的畢業袍,上寫粗話,進行抗議。

為何他們滿口粗言穢語?

近日中文大學再次「榮登」新聞版面,又是涉及學生說粗話。口吐髒話已從以前的助語詞演變成目前的主語,成為本地某類青年人表達自我的主要方式,談吐中必然夾帶男女生殖器官。如此現象,很值得正視,且予以深入反思。

社會給予教育專業自主權,當配備有獎賞、懲罰及法定權。(Shutterstock)

自由平等,不能捩橫折曲

面對自由與平等齊頭並進的崇高理念,教育現場專業教師們都沒有最基本的話語權,卻被好事者撐着法治保獲傘,鑽上法律空隙,任意利用與放縱的話,自由會捩橫折曲成自私自利,平等亦會被壓倒變形。

全球防疫逐步放寬,香港仍故步自封。(Shutterstock)

與眾不同的香港防疫措施

據由牛津大學學者整理的防疫「嚴厲指數」(Stringency Index),香港對內對外的限制仍然甚多,打齊針的市民享有的自由(聚集、出入境、上班上學、進出公眾場所等)比歐美從未打針的還要少。

學校教育的主體是學生,主體不全,再優質的學校教育都顯得百無一用。(Shutterstock)

南部金融 北部科創

移民移居潮未退,預測暑假過後或直逼1萬,大量學生則隨家長離港。長遠而言,要留住學生、吸引學生,從而有計劃好好培育學生,增加國際競爭的人才,還是須建立香港教育的品牌並加以推廣。

西西就是敢於嘗試,肯去創新。(《他們在島嶼寫作》紀錄片照)

地道的香港作家──西西

在香港,可以自由閱讀、自由書寫。西西說珍惜這種自由:「開放是很重要的,即使你不寫作......香港作家,因為文化語境獨特,視野、思維、表達方式都和其他華語的地方不同,對華文世界肯定是一種增益。」

一個偉大的作家,可以不受形軀所困,精神、思想完全自由,把現實世界人生的利益、得失、享受拋諸腦後,他們的精神空間非常廣闊 ,能夠跳脫於物理的軀體外,把幻想化為受困生命的調劑。(灼見名家製圖)

帶來最美好的兒童文學

其實,在我的心目中,任伯伯也是一個「可大可小」的人,他充滿了童心童趣,真真正正與孩子們平起平坐,從孩子的角度去看世界上的萬事萬物,所以他的作品是那麼廣受孩子們的喜愛。

我們如何平衡行政效率和程序公平?(Shutterstock)

尋找公義的30年

法律往往涉及一些價值取向,有時候,我們未必同意最後的選擇,尤其是當案件會有超過一個可能和合理的選擇。有時候,我們慶幸我們只是律師,不需要作出艱難的決定。即使能達致公義,亦往往可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所謂平衡的辦法,包括強制全民打疫苗和推行「健康通行證」(EU Digital Covid Certificate)。(Shutterstock)

法國強制接種疫苗的啟示

特首林鄭月娥日前表示,已向中央提交報告,爭取逐步有序通關。筆者覺得「爭取」二字聽起來有點怪怪。通關事涉逾14億國民的健康安全,茲事體大,可不是像本港某些議員喜歡向選民報稱自己「成功爭取」某個民生事項。

當自己的心能與整個宇宙大自然定律一起運作,才是真正的自由自在。

何謂自由?

宇宙的一切都是相互依存的,世間上的所有人、事、物,都沒可能獨自存在;因此當我們一方面要追求自由時,另一方面便不可能只顧自我的感受,而不管別人的需要。

艾殊在《自由的言論》一書所說的:「我們需要表達自由的第一個理據,便是去充分踐行個人的人性。」(Wikimedia Commons、Amazon)

自由的言論與寬容

英國傳媒人和學人艾殊認為,要保有自由,勇氣和寬容這兩種精神缺一不可。自從網絡世界雄霸我們的溝通平台後,我有種印象,就是論者愈來愈勇不可擋,但卻很難對異議者寬容。這現象也發生在不少堅持自由的諸君當中。

Page 1 of 3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