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自由

我們如何平衡行政效率和程序公平?(Shutterstock)

尋找公義的30年

法律往往涉及一些價值取向,有時候,我們未必同意最後的選擇,尤其是當案件會有超過一個可能和合理的選擇。有時候,我們慶幸我們只是律師,不需要作出艱難的決定。即使能達致公義,亦往往可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所謂平衡的辦法,包括強制全民打疫苗和推行「健康通行證」(EU Digital Covid Certificate)。(Shutterstock)

法國強制接種疫苗的啟示

特首林鄭月娥日前表示,已向中央提交報告,爭取逐步有序通關。筆者覺得「爭取」二字聽起來有點怪怪。通關事涉逾14億國民的健康安全,茲事體大,可不是像本港某些議員喜歡向選民報稱自己「成功爭取」某個民生事項。

當自己的心能與整個宇宙大自然定律一起運作,才是真正的自由自在。

何謂自由?

宇宙的一切都是相互依存的,世間上的所有人、事、物,都沒可能獨自存在;因此當我們一方面要追求自由時,另一方面便不可能只顧自我的感受,而不管別人的需要。

艾殊在《自由的言論》一書所說的:「我們需要表達自由的第一個理據,便是去充分踐行個人的人性。」(Wikimedia Commons、Amazon)

自由的言論與寬容

英國傳媒人和學人艾殊認為,要保有自由,勇氣和寬容這兩種精神缺一不可。自從網絡世界雄霸我們的溝通平台後,我有種印象,就是論者愈來愈勇不可擋,但卻很難對異議者寬容。這現象也發生在不少堅持自由的諸君當中。

隨着局勢趨於穩定,以及新冠病毒終有一日受控,市民在「依法」下能否恢復享有《港區國安法》生效前的言論、集會、遊行等自由?(灼見名家製圖)

評《施政報告》·政治篇

在談及《港區國安法》的部分內,《施政報告》重申官方立場,包括立法是因局勢到了「非中央出手不行」的地步,立法後香港恢復穩定,而法例不會影響市民繼續依法享有言論、新聞、集會、示威、遊行等自由。

冀朝鑄(左二)和他名字警醒我們──冀望有朝一日鑄成真鋼,才能建設萬丈高樓!(網絡圖片)

從「五四」談到冀朝鑄

昨日是「五四運動」101周年。同在「五四」這一天,聽到曾替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當翻譯的冀朝鑄逝世的消息,他是1954年加入外交部工作的。這一連串的「五四」,令我感慨良多。

官方以「防疫隔離」為由,但王全璋所處的監獄根本沒有疫情,官方也沒有說王全璋染病。(亞新社)

中共枉法續囚王全璋

維權律師王全璋出獄後被強制送返濟南戶籍地,是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的典型。他一直在北京工作,家人也長期在北京生活;出獄後不能回北京的家,仍要他們一家分離,是不合情理的。

在慈濟道場,若自家人親切有禮地彼此招呼,能讓人一到慈濟就感覺一團和氣,充滿人情味。(Shutterstock)

安分守己 長幼有序

現代人強調自由。真正的自由在安分守己,進而付出助人,感到身心輕安,歡喜自在;倘若抱着「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如此毫無節制、自以為是的自由,反而可能招致許多不自由的後果。

改變是一個過程,除非遭遇突變,否則個人的性格不容易改變。社會的改變,更不可能一蹴而就。(亞新社)

不忘初心!

只要多想想中國這幾十年的改變,便應該支持國家的繼續發展。教授、牧師、議員、律師、主教……他們不知道嗎?恐怕是不願承認,不願放下自己的偏見,不願放下自己的堅持,以為「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