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聯儲局

美國華爾街多家金融機構已就疫情作出信貸潛在虧損撇帳。(Wikimedia Commons)

行業悲劇 悲劇行業

本港銀行第一季息差事後回想,可能已經觸及頂峰,簡單看看一個月的拆息水平,現時的0.46厘左右,一個月內跌了超過半厘,較4月初第二季開始期間,更大跌超過1厘。環顧全球好,本港好,銀行似乎是一個悲劇行業。

Hertz算是老實,在公開表明新股隨時一文不值之餘,更不諱言發股份目的之一,就是要避過隨時有被除牌的可能。(Shutterstock)

死馬當活馬 甩轆冇有怕

美國的破產法庭就Hertz發行新股計劃,決定作出批評,涉及近2.5億股。對於在申請破產保護期間發行新股,美國投資界形容是反映市場已進入瘋癲狀況,而公司就解釋希望趁近期市況集資,作為營運資金。

主權債持續搶手已經不是新聞,美國企業債的新發行,每日十幾宗是等閒之事。(Shutterstock)

風險製造者

看看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兩個多月內已經急升至7萬億美元左右,而相比以往,聯儲局現在幾乎什麼也變相包底,企業買債、垃圾債也買、表面是提供流動性,搞活市場,實際是市場的風險製造者。

印錢是日本開始、債息曲線早年亦是日本央行搞起,難怪整個央行及全球經濟表現,已經被認定是日本化了。(Shutterstock)

債息曲線操控模式

觀乎美國聯儲局官員的言論,更多政策可以出台,再對照最近一次的會議紀錄,有關前瞻指引的表述,似乎美國傾向的是一個債息曲線的控制操作模式,即類似日本做法。

美國文化是永遠追求勝利,英文是Triumph,但他們只得到Trump,欠了i,即理想ideal,和h,誠實honesty。(Donald Trump Facebook)

量化遺禍一朝報

2020年衰退已不可免,萬億美元大招救不了大局,徒增國債。全球央行都在減持美債,只能由聯儲局自購,不能再優先了。遺禍一朝報,算來得慢了。

美國國債被視為最強的抵押品工具,但外媒引述某些投資者直言,金融機構已經持有太多美國國債,根本無意再加倉。(Shutterstock)

債市曝露市場敗象

上周初,10年美債債息連0.4厘也不保,持續跌至歷史新低,但到周末前卻又重返0.9厘樓上,本周初更重上1厘之上,波動之大其實可能已經超出避險,或增加風險胃納這麼簡單。

本港拆息向上及港美息差收窄的同時,港元雖稍為偏離7.85弱方兌換保證水平,但談不上明顯走強。(Shutterstock)

尷尬的貨幣

本港仍有龐大貨幣基礎,而過萬億元外匯基金票據,稍作額外處理,資金就會釋放,市場利率就自然回落。可是,對於樓價仍處於歷史新高之際,當局或需作更多考慮。

特朗普一旦連任後,聯儲局的不確定因素勢將大增,相關風險宜及早對沖。(Shutterstock)

買債不止為對沖

觀乎目前有力挑戰特朗普的民主黨人選,似乎未成氣候,部分在貨幣政策寬鬆立場上,就更加之激。純粹一個陰謀論的話,市場已有一批投資者,買債不是對沖衰退那麼簡單。

近月市場逼使中央銀行減慢或停止收水,甚至轉調暗示要求減息。(Shutterstock)

經濟周期的局限

中國的整體債務佔GDP已升至250%以上水平,過去好幾年,地方政府、企業及家庭負債均全數向上。美林美銀問得好,如果寬鬆代表債務向上的話,今次又由哪一個環節負上槓桿責任?

聯儲局目前官方利率是2厘至2.25厘,局方委員所預測的未來中性水平則介乎2.5厘至3.5厘。(Shutterstock)

最懂轉嫁風險的人辦

鮑威爾上任未幾,不斷被老闆罵,亦未學會央行主管要有的模稜兩可發言技巧,令人同情。基於特朗普的負面形象,鮑威爾更易討好市場,但由於正值經濟周期轉角,其工作比耶倫更難。

聯儲局要完成整個「收水」過程,相信需要更多時間(Pixabay)

美加息不能令資金離港?

筆者研究聯匯多年,始終相信只要聯儲局繼續加息,港美息差是會繼續擴闊,最終流入的資金是會流走的,究竟資金流走的速度是有秩序的或非常迅速,這兩個可能性會為香港的金融市場帶來不同的影響。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