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考評局

若已主動接種疫苗者,政府應有具體措施予以獎勵,如健康碼派發是可考慮的政府作為。(亞新社)

師生接種疫苗及考評安排建議

若疫情持續放緩,除考慮容許學校不超過六分一學生總人數回校上課/考試外,可分階段讓不同級別恢復面課。現時教育局容許小六學生回校參與小六呈分試,教育局亦應容許小五學生也可以回校參加小五呈分試。

考評局這個獨立王國長年積累的問題,若不提高其透明度、加強監察、改革人事,即使今屆過去,往後的試題仍將如出一轍。(Wikimedia Commons)

考評局無王管 需改革

「你是否同意」、「利多於弊」這些均屬通識化題型,並不適合中學歷史科的考試。有歷史科老師指出,歷史科要求同學有批判性思考云云,涉及科目的課程及評估指引,正正是教育通識化的核心禍害,需要正視。

我很悲觀:為了更遠大的政治任務,放棄香港一整代年輕人又算什麼?(亞新社)

考生何辜?

歷史不是我的專業,但業餘閱讀歷史獲益良多,讓我明白到現實是如何殘酷。既然思想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改變,今天的年輕人除了是各種教育改革的白老鼠,也是一批又一批意識形態不合格的次級產品。

教育局5月15日向考評局發炮,5月16日見報;中央電視台隨即在5月17日推出專題片。這一切,都在「五.一六」前後。吓!這一天,不就是中共發出「五.一六」通知並掀起文化大革命的日子嗎?(香港中央電視台視頻截圖)

選辮子 造辮子 抓辮子

所謂「選辮子」,是刻意在已有的事物中選擇適合自己的切入點。所謂「造辮子」,是在沒有借口之下曲解或製造無中生有的「事實」,作為攻擊點。「抓辮子」更容易理解,就是依靠強權以點擊面,同時又以面擊點。

無可否認,這試題是有引導性的,但是否中學生答了這次試題,就會變得親日仇中呢?(Wikimedia Commons)

教育局小題大做

中學文憑試歷史科試卷問考生:1900至19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參考資料後,這你是否同意這說法嗎?這條值8分的問題,我覺得放在通識科可能更加適合,但教育局的反應,絕對是「小題」大做。

香港學生要考入大學並最終畢業戴「四方帽」,須先跨過DSE這道門檻。(Shutterstock)

DSE:應可允許免考

DSE於4月24日開考。當局的開考決定,是一個艱難的決定,關鍵是疫情的嚴重性與考試的重要性之間的掙扎,最後需要果斷抉擇。但是,政府要抉擇,每一位考生也有個人的抉擇;政府難以代表每一位考生。

中六以下各級,中小幼及特殊學校返學的時間表、路綫圖,又如何一綫到底,以期專心復課。(灼見名家圖片)

DSE開考之後

教育局面對社會動亂,以及新冠病毒追纏,大浪衝擊下,確是積極面對,肯與各教學專業團體、中小學校長組織,共同商討應對方法,亦願意頻密面對新舊媒體,公開說明及解釋政策。

考評局掌握全部學校往績數據,在專業及技術上絕對有能力作出類比測試,找出最佳的,最可信的方法,未雨綢繆,制定各種替代方案。(Shutterstock)

文憑試考不了 可有後備方案

事實擺在眼前,4月底復考機會不太,疫情仍每日有雙位數字感染,4萬多考生每日出動,交通工具內,試埸內,食店中,人群聚集,接觸頻密,疫症增加機會也大增,以至於出現疫情爆發。真的要考慮後備方案呀!

特區政府要助考評局預備充足的防疫用品,加借大學的禮堂及課室,讓DSE公開試的考試場所,區隔拉大拉闊,使考生考得安心。(Shutterstock)

DSE的第三方案

若然4月24日如期開考,考評局得要作最好準備、最壞打算。最壞打算者,是再延期,第三方案要備份妥當,時間壓逼感更強大的當下,是否考慮只有四個核心科目設定考生參與的實體考試。

公開試的考評形式應如何改革,才能解決當前「去知識化」、「框架式評改」、「偏重語文表達」的情況,實在值得深入探討。(Shutterstock)

改革通識課程 切合世界大勢

通識課程改革方向之一是具體化和規範化,長遠應列明單元內須教授的議題,議題背後涉及的知識、概念、理論(留意不只是單單列出概念),而有關的議題可以每隔數年更新一次,以切合世界和社會發展大勢。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