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禁蒙面法

作為和理非,我們在精神及資源上支持示威者,但是身受皮肉之苦的,畢竟不是我們。(亞新社)

不要讓正義沖昏頭腦

當我聽到佔領者志高氣昂地說:「對不起,我們帶給大家不便,但請相信我,我會將帶給大家一個更美好的社會」。這是一個何等高尚的理想,但這是一個短期內可以實現的目標嗎?

警方可說雖不殺伯仁,伯仁因你而死。斷腸如此,教人情何以堪?(亞新社)

陰乾無效 反惹內外皆仇

全國人大法工委高調批評香港高院,理由是「嚴重削弱特首應有管治權」,已明顯地踐踏司法獨立和「兩制」。這種內外樹敵的「攬炒」,只會親者痛,仇者快;與警方的「陰乾」手法一樣,毫無實效,反而內外皆仇。

林鄭下台與否已經不再重要,誰接班也無關宏旨,到北京的全盤策略出台,在台上的特區政府班子只需代入角色、「做好本分」就足夠。(亞新社)

後林鄭時代

後林鄭月娥年代,香港面對的是一個更脆弱的政治環境,官民之間缺乏互信,社會上因政見分歧而導致水火不容;香港在幾個月之間變成無領導、無方向、無安全感的城市,瀰漫着一片信心危機,情況比1980年代初更差!

從電視畫面看到實際參與破壞的暴徒的數目遠少於起哄的圍觀者。(亞新社)

《禁蒙面法》成效需時

從過去幾天看來,《禁蒙面法》能否有效止暴制亂似乎不容樂觀,況且社會上仍有不少關注如何平衡個人權利及執法需要,他們擔心會催生更嚴重仇視和分化的趨勢更加不斷出現,對遏止暴力無補。

究竟是香港的暴徒不夠勇武,還是香港的警察克制?市民心中有一把尺。(亞新社)

4個月鬧不停政府開始止暴

暴徒的手法沒變,口號變了,過去當領頭人喊:香港人,其他人回應:加油;而今是:香港人,反抗。他們反抗什麼呢?表面上看是反對政府宣布的《禁蒙面法》,實際上是要求「享有不守法的權利」。

警隊維持治安是天經地義,但媒體發達,資訊又多,警察施以過分武力,鏡頭及影片可見。(亞新社)

球員球證難服眾

公平而言,一眾外界的質疑個案中,警方未必一定全部有錯,唯質疑與解說的背後,卻很大程度上令形象欠佳的警隊,既是球員又是球證,試問這又怎可以服眾呢?

世界各金融評級機構關注香港的暴力示威活動,香港政府如果不盡快用有效的方法解決,評級有機會不斷被下降,就算林鄭呱呱嘈都沒有用。(亞新社)

惠譽應升而非降港評級

暴力示威活動持續接近3個月,政府一直採取防守策略,最嚴厲的用詞就是譴責,不敢用緊急法大家可以理解,但連禁止蒙面亦不敢提,令到示威者有恃無恐,處處搞破壞,這才是惠譽降低香港評級的理由。其實惠譽是錯了。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