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社交媒體

拜登上台後要面對一大堆問題,正是內外交困,中國應該只管做好自己,盡量避免受美國拖累。(亞新社)

拜登即位後面對的困境

曾著有《歷史的完結與最後一人》、史丹福大學的福山,本來認定美國制度已經完勝,但近年觀點已在事實面前不由不悄悄地轉變。他近日便在美國雜誌《外交事務》發文哀嘆美國的政治是否已腐爛到了內核?

特朗普的支持者當中,近八成即多達5000萬人認為他是被對手拜登以不誠實甚至違法的方式擊敗。(Shutterstock)

知識的危機

隨着科技的發展,互聯網、智能電話和社交網站進駐人們的生活並帶來便利,但同時,它們也為謠言和假新聞的傳播提供了沃土。然而要增強對現實和真相的辨識能力,成熟的知情社會是必不可少的。

中國共產黨早就確立了「三個代表」觀,即共產黨代表的是最先進的社會生產力、最先進的文化和最大多數人的利益。(亞新社)

中國最該擔憂文化墮落

自古至今,愚昧的因素各國都有,要建立人人理性的社會,迄今也純屬烏托邦。作為一個共同體,社會是否理性,關鍵在於這些愚昧的因素是否浮上台面,主導社會。互聯網和社交媒體改變了社會輿論的一切。

社交媒體上的言論自由,就是滑稽螻蟻都有發言權,都有一席位嘩眾取寵,都有機會妖言惑眾。(Shutterstock)

談社交媒體的現象

網民留言既毋須實名示人,除去暴露身份的後果,亦免卻人前侃侃而談的壓力。這種便利,造就了很多信口雌黃和不負責任的言論,社交媒體亦因而成為了多人的發洩渠道。

筆者注意到,在網上的人際交往,或曰「虛擬社會」,有幾點是與現實社會的人際交往不太一樣的。(Shutterstock)

認識虛擬世界

假如我在社交大平台後面掌舵,那感覺就像是玩一場超級巨型的電子遊戲。可以隨意調動一切──調動抗爭群眾、調動警察、調動金錢、調動物資、調動學校、調動政客、調動傳媒、調動社會幾乎每一個角落。

互聯網時代的確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理想時代,因為它已經使得人的交往變得如此容易,無需任何成本。(Shutterstock)

互聯網時代的「人性」

儘管互聯網有光輝的一方面,但網上的人際交往卻到處充滿着人類本來所具有的「性惡」陷阱。因此,一些人開始相信,互聯網不是人類揚善的工具,而是人類可用來「揚惡」的最有效工具,是「惡人」的世界。

政治局外人的崛起,也是時代的產物。(亞新社)

局外人的政治革命

很多民主的理想和為實現這些理想而設計的制度很難具有操作性。因此,在實踐層面,民主演變成分化政治,或者說,民主政治變成政治人物分化老百姓的最有效工具。

個人資料被盜用的事件被揭發時,都會引起一陣哄動。但哄動過後,使用者的行為不變,泄露私隱事件還會發生。(亞新社)

出售私隱

網絡服務使用者為什麼不用付鈔?因為他們是被出售的商品,不是購買商品的顧客。在這大數據時代,個人資料是有價的商品。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