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特首選舉

有不少人為最近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的競選廣告口號「We and Us」辯解。(李家超Facebook圖片)

陳言務去自鑄偉辭

由佔中到黑暴到疫情期間,政府的文宣已一直處於捱打而被動的下風......相信就算將來真的準備成立「心戰室」,統籌政府的文宣工作,如果未能由真正懂得文宣創作的人主理,恐怕也只會是笑話連連。

李家超成為北京「唯一支持」的特首參選人。這是他努力的成果,抑或是中央政府賜予的「恩典」?(亞新社)

李家超的最大任務

特首選舉本應是關乎全民利益的政界頭等大事,如今卻變成不似預期的反高潮事件。真正的新聞性不在於李家超的選舉工程,而是「我們是怎麼來到這裏的」。

作者認為,有中央力挺,施政理應暢通無阻。李家超的政綱反而因此值得留意,因為它極可能反映了中央希望未來5年香港施政的重點。(亞新社)

特首選戰之方太煮餸──整定

李家超的施政想要得到什麼「結果」?是建屋數量?取地多少公頃?發展什麼新產業?不知道「結果」是什麼,就說「以結果為目標」,如此說法太過空洞,「選民」無從得知他到底作了些什麼承諾!

李家超(中)大力爭取社會精英的支持,冀組建有能力的管治團隊。(李家超Facebook直播截圖)

李家超參選香港特首的分析

李家超參加香港特別行政區第6屆行政長官選舉,標誌着北京在其對香港政策上,採取以國家和制度安全為重中之重。但在重組香港分散的派系精英的統戰工作過程中,李家超挑選司局長和行政會議成員絕非易事。

沒有民意支持、沒有群眾基礎,這是特區政府一直以來的死穴。(亞新社)

馬後炮

人多好辦事,當前的抗疫工作在在需人,但政府動員能力差,連內地送來的物資也組織不了人手派出去,試問更龐大的全民強檢又怎能推行?下屆政府如果是反林鄭派的人上場,又會否為了顯示前任「不負責任」而硬推?

民眾面對前景不明,或「預測」會有災難發生,都會以搶購、囤積物資作為自保。(Shutterstock)

搶購 自救 出路

疫情緩和之後,香港真的是百廢待舉。如何重振經濟、恢復對外往來,都要從長計議。中國終歸要重回國際社會互聯互通,香港何嘗不然?適當地展開探討疫情緩和後「與病毒共存路線圖」是務實做法,不是彌天大罪。

政府需要小心,不要把抗疫政策變成愚弄和折騰市民的政策。(亞新社)

抗逆不宜矯枉過正

新一輪限制社交距離措施中,最引起爭議和混淆不清的一點,就是在私人處所限制多於兩個家庭的聚會。怎樣發現、界定和證明有沒有違法?發現和舉報的責任只屬於執法部門?

回歸第25年,中央政府與香港社會好應認真回顧、汲取教訓。(Shutterstock)

新特首

行政主導不是政務官壟斷決策,行政制度要重新檢查,適當改革。特首與行政主導要有知識的監督,打擊官僚化的流弊。

特首的首要工作是重建港人對政府與北京的信任。(亞新社)

何人當特首?

愛國愛港是擔任特首的必要條件,但並不足夠。不管誰人當特首,他/她有一項「軟技能」必須無與倫比、卓爾不凡,那就是建立信任的能力。

Page 1 of 3 1 2 3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