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深圳

事實上,對中國整體而言,香港再亂,也不過是茶杯裏的風波,大部分人已經沒那麼在乎香港了。(亞新社)

香港的核心價值,碎了一地

香港人念茲在茲的核心價值,之所以經受不住一場暴亂的考驗,原因就在於這些價值是英國人強行輸送的,香港人只是照做,只理解字面意思,對其內在機理、邏輯、代價和限制條件一知半解,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香港再不會有超級城市的地位,深圳這個先行示範區會取而代之,利港的優惠政策也許慢慢會消失。這便是攬炒的結果。(亞新社)

暴亂後香港的地位

有些人或以為內地人民資訊封閉,才會有如此的「誤判」。其實內地資訊流通之廣,早已超越港人所知。如果我們搜尋一些內地知名博聞強記的公共知識分子,他們又如何看待香港的亂局呢?

樓市政策對全球而言,是急不容緩,而且存在時間上的矛盾。(亞新社)

樓市政策的核心

作為一個地產型經濟體,經濟要保,就要地產要好,皆因整個行業好壞牽連甚大;包括建築及投資、廣告、以至銀行資產素質等等。不過,如是者,整個香港既有問題、資產向上、財富不均現象,又會再故態復萌。

深圳取代香港,可能尚有距離,但對於香港的自身前景,我是憂喜交集。(Shutterstock)

深圳是北京的Plan B?

中央宣布深圳會進一步發展成一個國際城市。雖然公告大部分是誇誇其談,但反映北京無論是強硬派也好,溫和派也好,都明白今天香港的獨特性仍是未能被取代的,所以要兩手準備。

調動武裝協助平亂,應在什麼時候退場?退場後如果「暴亂分子」又再搞事,武裝是否又要再來?(亞新社)

大軍壓境

中央可以動用武裝協助平亂,也可以貫徹問責精神,撤換官員以平民憤。兩者衡量,哪一個方法對港更有利?以中央的智慧,應該可以明智決定吧。

中國手機品牌華為 Huawei(亞新社)

中國式未來新經濟

正如巴菲特所說,投資等於滑雪時找一條很長的斜坡,就可以花最少力、冒最低風險,拿到最高回報。 應用於投資上面,就等於要說,隱約看到朦朧的遠景,比強求看到清楚的近景來得實際和重要;而所謂朦朧的遠景,就包括未來營商環境改變、企業盈利能力、經濟生產力提升等。 因此,認識新經濟對投資有重要意義和角色,尤其是對港股有興趣的投資者;因為買港股就差不多是買內地企業的盈利能力(內地盈利佔香港上市企業超過一半)。 現時內地企業尤其是國企,無論是管理上或是整體競爭力和生產力,除了少數科技企業,都未能和其他全球頂尖企業一較長短,而市場對它們未來都稍為悲觀,以致這些企業估值不高,如果這些內地企業未來能夠有效採納和應用更多高科技,在管理和品牌上,能夠適應新經濟體發展,那麼現時較便宜的估值,可能就是投資機會。 企業在山寨環境成長 從這個角度來說,深圳過去和未來的發展有着重要啟示。 深圳曾經是城市邊緣地區,但2003年,隨着Nokia和Motorola手提電話熱潮席捲全球,深圳電子產業出現轉捩點,華強北迅速成為全球提供最快最多「山寨」手機的供應地,其「模仿」技術亦令南山區變成軟件中心,福田區變成硬件中心,從此深圳發展出一套「山寨式」生態商業系統,數萬個製造商無視知識產權,只要市場暢銷哪種電子產品,他們都能快速地一手包辦開發、設計、原材料、生產和銷售。 這些電子產業製造商往往能以低成本仿製出逼真度甚高的山寨貨,有時候手提電話功能比原裝行貨還要多,例如雙卡雙待模式、大音量揚聲器及大容量電池等,可見抄襲者的創意能力。 回顧過去,小米等其他科技企業都是在這種山寨環境中發展和成長,當他們決定擺脫仿製山寨商品,改為研發生產自己的產品時,加上本身的無限創意想法爆發,事實證明他們是有能力締造成功的,好像華為和小米,兩家企業每年生產的手機量便分別為1.08億部及7,000萬部,晉身為國內著名手機品牌。 隨着中國崛起本土手機品牌,深圳開始從冒牌製造商之地,慢慢變成科技創新之地。現時有些中國智能手機品牌已經打入國際市場。除了手機以外,其他電子用品市場,未來又會是怎樣呢? 原刊於《蘋果日報》,本社獲作者授權轉載。

Page 3 of 3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