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派錢

香港未來2.8%的增長率從何而來,財爺應該仔細計算,不宜一廂情願地「樂觀」!(亞新社)

香港財赤背後

經營帳出現赤字,等於政府入不敷支,經常收入低於經常開支。至於綜合帳赤字較低,按過去經驗,主要是靠地產物業和金融市場的收入,如果政府不再搞「地產經濟」,這方面的收入大不如前,赤字也就很難消除。

抗疫成功的關鍵不是派錢,而是要做到官民同心,而官員更要摒棄敵我分明、親疏有別的思維,凡事不僅以身作則,更要身先士卒,發揮大公無私的領導精神。望政府深思。(政府新聞處)

有關政府派錢抗疫的幾點意見

任何政府要管治好一個地方,解決民眾面對的問題,無錢可用固然事倍功半,甚至失敗收場,但有錢可花卻從來不是獨步單方,有時甚至會弄巧反拙,增添民怨。現在政府面對的正是個非派錢能解決的困局。

如果從公共財政的有效分配角度來分析林鄭的紓困措施,筆者認為是不合格的。(亞新社)

林鄭自救十招

林鄭兩年前曾拒絕採納「全民退保」提議,指人口老化可能令政府負擔不起。如今林鄭為了爭取民望,竟然選擇打倒昨日的我,看來其誠信又要創新低了。

香港政府就算對外做推廣,所能夠起到的作用亦很有限,倒不如趁機鼓勵香港市民留港消費,從而希望將失業率降一些。(亞新社)

香港失業率將飆升

原來香港有30萬中小企,如果有三分一中小企各要裁一名職員,代表有10萬人在短期內失業,以香港大約200萬就職人士來計算,這相當於5%失業率,這是有可能的事,絕對不是危言聳聽。

暴徒搗亂的手法專業並且純熟,並非全是烏合之眾,是誰訓練他們?(亞新社)

黑手與白手

香港沒有政治部,我們一介小民自然不可能完全掌握外國勢力如何操作,搜證不是普通人可做得到。不過,若說沒有幕後黑手,恐怕只有愚蠢或天真的人才會相信。

派不派糖,要看在滿足了《施政報告》提出的200多項措施所需的財政負擔之後,政府估計有沒有餘錢可派。(亞新社)

糖從何來

明年2月發表的是2019至2020年度的財政預算。到時有多少錢可以用來「派糖」,不是看本年度有多少盈餘,而是看政府對下年度的經濟和財政狀況怎麼估計。

香記的掌櫃發明了一款奇妙的派餅藝術,叫做「有針對性」加「補漏拾遺」。它比量子力學還要複雜,奇妙之處是它並非全民派餅,卻不會派漏任何人。(亞新社)

阿茂派餅

阿茂整餅──沒那樣就做那樣。指某人沒有事情做,就找事情去做,而做的事物並沒有具體的實用價值,反而把原事物做得更糟。那麼阿茂派餅的歇後語是什麼?

現在仍然擔心香港有財赤的人,相信已寥寥無幾。(shutterstock)

財散人安樂

香港公共財政會否因融入國家發展規劃而持續好景、年年盈餘?還是會如《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的預測,在10年後就會用盡財政儲備?

2011年,政府向全港18歲以上永久居民派發6,000元,這次是香港歷史上唯一一次全民派錢。(亞新社)

反對派錢 顧此失彼

筆者主張派錢,善用盈餘。部分立法會議員,特別是民主派,反對全民派錢,比如說要利用盈餘增加公共服務,也提出「煙花論」、「多餘論」和「漫無目的論」。現筆者逐一反駁他們觀點。

無論澳門或香港,政府派錢十分容易,也可以贏取大量掌聲,但派錢容易成為逃避深層次矛盾的興奮劑。(亞新社)

民粹主義泛濫 小心派錢上癮

曾蔭權當權的7年,增闢土地完全停頓、建屋數量下降、創新科技停滯不前,累積下來的深層次矛盾至今難以化解。香港意見領袖之所以轉軚,原因怕不是本屆政府比當年更為無能,而是今天的意見領袖比當年更加民粹。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