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民粹主義

民主不是找個代理管好自己的事情,而是自己管好自己的事情。(亞新社)

真正的民主

200年前,法國作家伏爾泰(Voltaire)說:「誰有本事令你相信無稽之談,誰就有本事令你大開殺戒」,這句話完全適用於今日謠言滿天飛的香港。 

重災區的國家都是右派民粹主義思想主宰政府政策。(Shutterstock)

新冠疫情

中國、俄羅斯的疫苗研發與生產勝於美、英,主要是沒有利潤掛帥的障礙,政府主導,更可為支援窮國小國而犧牲企業暴利。美、英抵制,卻只會暴露它們政治的虛偽和殘暴。

拜登政府要解決美國社會的這一毒瘤則難於上青天。一方面,如果缺乏政府明確的政策支持,幾乎不可能實現消除種族不平等和貧富差距的目標。(亞新社)

拜登無法完成的使命

如今,幾乎所有的人都認識到美國社會貧富懸殊是美國走向民粹的根源,也是特朗普四年前得以上台的主要原因。不僅拜登政府束手無策,而且在盛產經濟學家的美國也沒有任何人提出一套良方,問題根源到底在哪裏?

馬道立(左)及湯漢關注司法與教區被政治化的例子中,可了解這類人清楚認識理念暴力和獨斷意識形態的禍害,因而帶有自然的反民粹傾向。(灼見名家圖片、Wikimedia Commons)

重構政治光譜 迎戰民粹時代

以民粹主義框架分析香港的政治與社會問題,筆者在之前的一系列評論中已作嘗試,不過這次從該框架中卻找出了一條新的政治軸線,可補完目前建制派民主派的單純分野,更立體地標示及整理不同的政治立場與取向。

美國人是反智的,只憑意氣,不信專業,選了一個只知甩鍋的元首。(Shutterstock)

五大主義橫行多年

最近4年,由反精英的特朗普領導下,無堅不摧,美國累積多年的老本,亦差不多了。2020年,新冠病毒出世,美國弱點,紛紛出現。但仍要等到11月3日選舉,才能決定如何走下去。

政治局外人的崛起,也是時代的產物。(亞新社)

局外人的政治革命

很多民主的理想和為實現這些理想而設計的制度很難具有操作性。因此,在實踐層面,民主演變成分化政治,或者說,民主政治變成政治人物分化老百姓的最有效工具。

反對派利用民粹主義的思潮作為政治籌碼,換取個人的政治利益。(Shutterstock)

趕走亞馬遜 非紐約之福

由巨無霸公司進駐而帶來的人力市場大流動,足以令一個城市的基因得到重新排列,令城市的生命力大增。阿里巴巴在杭州設立總部後,就令杭州由一個旅遊城市,轉變成一個科技含量倍增的城市,予人耳目一新。

福山認為,強人政治是身份政治和民粹主義的產物。特朗普是強人政治的信徒。(Wikimedia Commons)

福山反特

福山寫《身份》這本書,是因為看到特朗普代表的右翼身份政治冒起。福山指出,去年美國中期選舉,特朗普身邊的人都叫他談經濟,他卻大談移民,把選舉議題從經濟轉移到身份問題,助長社會的兩極化。

特朗普會幹什麼?他可以想方法打擊聯儲局,說它加息連累街坊,但這只會引起世界金融市場的動盪。(特朗普Facebook)

如何面對今年的局勢?

民主黨對參院無控制權,並無足夠力量把特朗普拉下馬來。特朗普一旦受辱,以他的性格,只可能是諉過於人,用廣東話的說法是發爛渣,用普通話是撒潑,美國總統手中擁有巨大權力,一旦撒潑,後果嚴重。

在世界秩序重新建立之際,我們要意識到,以單一的普世方案去落實普世價值無疑緣木求魚。 (Pixabay)

普世落實 普世價值的方案

近十多年來世界的距離愈來愈小,各國領袖並無有效方案去應付國內因全球一體化引起的民粹極端主張,捉襟見肘面對窘境頭痛不已,對如何取得民粹與普世價值之間的合理平衡,又要保住執政權,費煞思量。

當前歐洲新納粹主義及極右勢力膨脹,反映出歐美內部的危險傾向。(Shutterstock)

歐美極右思潮復甦

假若特朗普及其極端右翼政府真的代表了歐美政治的極右思潮和勢力復甦和復辟,中國及國際社會便不能視之等閒,也不可能將之看作為一國之內因其特殊政情產生出來的偶然變化。

的確,馬克思還是對的,當金錢成為了社會粘合劑,這個社會的人們就要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了。(DiDi Hong Kong Facebook圖片)

金錢原教旨主義社會的再生

在金錢原教旨主義盛行的今天,中國的精英已經放棄了改革開放以來來之不易一點點進步共識,已經沒有了文明與野蠻的區別、進步和倒退的區別、精英與責任之間的關聯。在任何社會,當精英墮落了,社會就會變得極其無助。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