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查良鏞

金庸,你有若祝英台般再三提示,讀者朋友都成為梁山伯。為何多年來沒有人明白你的心意?(網絡圖片)

金庸的十八相送

查良鏞先生(金庸)曾以甚具女性韻味的筆名「姚馥蘭」在《新晚報》寫影評專欄「馥蘭影話」。1952年8月21日的最後一篇題為《姚馥蘭小姐的信》。8月22日又轉換性別以筆名「林子暢」接上。

名人逝世,往往是一個時代的結束。新時代,自然會有新的名人登場,循環不息,毋須太過唏噓。(網絡圖片)

逝者如斯

時勢造英雄,很多名人的成就,今天已無可能複製。查良鏞先生能夠跨越不同領域但都可以成為獨當一面的人物,現在還可以有這種人嗎?

不少以爭取普選為己任的人,都在不斷重複以前的錯誤,因為他們沒法明白查良鏞的遠見及智慧。(網絡圖片)

雙查方案

回歸以來歷次政改嘗試有成功也有失敗,其中的經驗證明,互諒互讓才可以促進政制向前發展,激烈抗爭只會令政改停滯不前。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