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普通話

沒有任何一個縣市是說「今天」的。那麼何以今日有部分香港人會開始拋棄「今日」而說「今天」呢?(Shutterstock)

今日、一日、日日、每日

見於甲骨文的「今日」,歷史比「今天」長約3000年!現在筆者已經證明了「今日」雅於「今天」了,真希望已改口說「今天」的朋友可以回復其故我,重新說真正的「雅言」,好讓粵語與古語長存!

若我們用以取代舊詞的新詞只不過是人家的詞,那麼,我們不但是沒有創意,而且是拿別人的詞來滅自己的詞!(Shutterstock)

You call what name?

拋棄價值連城的,有幾百年甚至幾千年歷史的古董,一定會被謿諷為儍子。那麼拋棄有幾百年甚至幾千年歷史的語言呢?因為語言不賣錢,所以拋棄了也不可惜?真的應該這樣看嗎?

陳雲認為,目前中港通行的小學課本都是教錯中文,誤人子弟,傷害華夏文化。(陳雲Facebook)

普通話教學 滅廣東雅言

學者和作家,大部分認為毋須為粤語地位擔心,只要家裏講、市場裏講粤語就可以,他們說粤語粗口不會消滅之類。他們正是有意無意地迎合中共的做法,將廣東話由大都會的官話倒退到私密空間的鄉下話。

北京語言學家宋欣橋指出「粵語非母語」,引起公眾關注和學界人士的批評。(網絡圖片)

你講乜話

北京語言學家宋欣橋認為普通話是「現代漢語標準語」,而粵語只是「漢語方言」。由此宋欣橋推論:對於香港學生,普通話教育才是最標準的「母語教育」。結果宋欣橋的推論引起爭議。

視節約為美,而詩詞則是最節約用字的文學。若以典雅作標準,文字卻往往比不上數學語言。(shutterstock)

語言與美學

語言有雅言與市井之言的分別,雅言是知識分子、貴族或自命高尚的人的慣常用語。若是優雅的語言被用作掩蓋內容的空洞或虛偽,我們便只見到矯揉造作,看不到美,反而不及不加修飾的市井之言的直接有力。

有許多穿鑿附會的粵語解說充斥網絡世界,究竟多少人看後會深入瞭解,考證求真?(亞新社)

粵語保育的誤區與盲點

有人說,教師的角色介乎學術與娛樂之間,幼稚園的娛樂色彩最重,大學的學術味道最濃。不過,人間總有例外,還望頭戴某種光環的學者珍愛自重,在大學閉門授課的時候,「作業」不要太深!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