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新冠疫情專題

當我們增加自己的適應能力,便能擴大真正的舒適領域。(Shutterstock)

盡快走出Comfort Zone

人類追求舒適的生活可以說是無可厚非,但我們現今的生活可能使大家很安逸,令我們缺少面對生活上的鍛鍊或考驗,而導致愈來愈重視眼前的舒適感覺,長遠反而收窄了自己的生存空間?

香港作為國際主要的外貿口岸,進出口佔比重大,進口貨物的物傳人風險相當大,防範不易。(Shutterstock)

與疫共存

至少今年至2022年,香港社會將要與疫病並存,經濟民生不會迅即恢復。香港朝野現時還在觀望幻想,可是時不我予!香港可能需要中央再出手,迫使轉型。

自吹已領先全球的美國,7月3日德爾塔異株病例已佔51.7%。(Shutterstock)

定亂和恤民是最低標準

新冠疫情是各國政府的一場大考。最低評估標準是「能否定亂,是否恤民。」疫情是大亂之一, 決策和執行力都一眼看清,而是否人命關天,如何保民於大疫,更是考驗政治人物的智慧。

詹納醫生為健康的8歲男孩菲普斯接種牛痘的過程,由Ernest Board繪製。(Wikimedia Commons製圖)

疫苗之父:智者不惑、勇者無懼

1796年,「免疫學之父」英國醫生詹納發明了以種牛痘來預防天花,最終消滅了這殺人如麻的病毒,成為了「人類史上拯救了最多性命的人」。他是第一個甘願背負指責、賭上個人名聲和職業生涯推動疫苗運動的人。

當日在深圳灣口岸,我們質問為何內地防疫部門指定醫院的檢測結果不獲港府承認,粵港兩地政府是否欠缺溝通?(政府宣傳片截圖)

「回港易」不足和背後原因

抗疫當前,市民固然有責任配合政府各項防疫措施,而政府制訂防疫政策和措施時,最重要是要貼地,要切實回應市民的需求,官員不應坐在冷氣房想當然,不應有偏見,更不應講一套做一套,否則難免引起市民不滿。

賠償問題,雖然有美國帶頭,恐怕只是政治姿態。圖為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左)與美國總統拜登(右)。(美國總統Facebook圖片)

陶傑:追究病毒責任的變局

要論向中國索償,無疑太遙遠。美國需要做的,是國會先舉行公開聽證會,就病毒來源是否美國國防部批款、被達扎克濫用,由國會聽證會類似審查前總統甘迺迪被刺案一樣,提交一份跨黨派的報告書,然後才是討論賠償責任。

相信香港出外旅遊的人亦會為了自己的安全,打了疫苗才起行。(亞新社)

香港疫情應可明顯改善

很多歐洲國家,在疫情遠沒有香港控制得好的情況下,已放寬了很多防疫措施。以香港目前這樣的狀態,應不難與他們建立旅遊氣泡。至於內地,亦沒有理由留難香港,只要香港沒有社會傳播,給香港人返內地,風險不會很大。

今年二黑病符在北,正是淡水河之出口。(Shutterstock)

台灣疫情短期不解

今年二黑病符在北,正是淡水河之出口,故此疫情由此爆發。天星之轉移也有原因,這次疫情是與天上的土星有關,土星主瘟疫,而由2019年底開始,它便在它的廟旺之丑宮及子宮移動。

網課也帶來了另一問題,平時盡量避免幼童接觸電子產品的家長,變得別無他選。(Shutterstock)

疫情下的幼兒教育

疫情下社交少了,但與家庭成員卻深交了。有些形容這是「困獸鬥」,這形容詞也有趣。就讓我們因疫情而進步,繼續為孩子提供溫暖的家庭,以身作則,去優化家庭氣氛。

「唔打針就唔好撈」的心態,就是看準了外傭沒有太多討價還價的能力。(亞新社)

恃強凌弱

基層市民和外傭都是弱勢群體,最需要政府支援,然而每一次政府的措施都落不到實處,他們的訴求都得不到回應。政府的一意孤行,令人十分失望。

重災區的國家都是右派民粹主義思想主宰政府政策。(Shutterstock)

新冠疫情

中國、俄羅斯的疫苗研發與生產勝於美、英,主要是沒有利潤掛帥的障礙,政府主導,更可為支援窮國小國而犧牲企業暴利。美、英抵制,卻只會暴露它們政治的虛偽和殘暴。

深圳有千多萬人口,與之通關,當可激活香港金融保險經貿。(Shutterstock)

深港聯通

香港朝野一直不信任內地,此所以反修例動亂可以受外部勢力挑撥而出現這麼大的破壞。也因此防疫治疫方面一直不太願與內地合作,不致力於與內地通關來解救香港疫下的經濟困局。

Page 1 of 4 1 2 4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