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文革

外界關心新決議怎樣對待過去的決議(包括以前領導作出的結論,例如否定文革)。(央視新聞截圖)

Mirror比《決議》更吸引

在特定的國情下,必須思想統一,才能凝聚力量。我對此也不一概反對,但問題是:凝聚力量是否只有「統一思想」這種辦法?相反,在方向基本一致之下,是否可以讓大家談得更真,更深,更透?

張國燾(左)與毛澤東在決裂前合影。(網絡圖片)

張國燾、龔楚回憶錄

五十年代張國燾在香港組織了既反共又反蔣的「第三勢力」,後來各人因為金錢利益、政見等問題拆夥;而龔楚雖被標籤為「紅軍第一叛將」,但中共元老對他還保留一些情面,晚年他獲北京批准返回廣東韶關家鄉度過餘生。

2019年10月12日上午,章開沅教授在「回顧與展望:中國教會大學史研究三十年國際學術研討會」開幕式上致辭。(華中師範大學)

敬悼章開沅教授

學養與修養俱佳的大學者離世的噩聞,儘管素未謀面,總讓人倍感惋惜。享譽海內外的著名歷史學家、教育家、華中師範大學前校長章開沅教授永別史學界。

革命青年一代人:狂熱、暴躁、困惑、失落、痛苦、茫然、反思、探索、求證、追求......(網絡圖片)

文化自白書

我們有責任向孩子們,向年輕一代講故事、講文化、講歷史。我們對漂流世界的民主浪子情感很深,埋怨也不少;期待他們精神回歸民族和家園。

吳冠中是到了改革開放的1978年才名聲大噪的——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主辦了《吳冠中作品展》,那是他從法國回國的首次個人作品展。(網絡圖片)

1949年末的那個夜晚

1949年歲末的一個夜晚,三名年輕的中國藝術家在巴黎一家咖啡館作徹夜長談,討論人生一個決定性的抉擇,那就是要留在法國還是回國。這三位已小有成就的藝術家是吳冠中、趙無極和熊秉明。

筆者對廬山會議的好奇,是多了一重外來人的體驗,卻勾引出李悅的深層感悟。(YouTube截圖)

李銳走了 想起廬山會議

李銳走了,到現在我還不忍看他的《廬山會議實錄》:不是擔心失實,而是怕他有些話出版時還未敢公開發表。不知晚20年才寫會有什麽更深刻的感悟,會否更能影響今天、明天?

在國際競爭下,中國今天站在一個相當舒適的位置。美國大抽中國產品的進口稅,不管怎樣慎重地選擇,不會對中國有大害。(網絡截圖)

中美貿易戰的來龍去脈

特總統對中國沒有歧視──他的保護政策對他的友好之邦是一視同仁的。北京選擇以同量進口稅作回敬,希望有阻嚇對方之效,難以厚非。然而,從經濟利益看,不回敬,甚至減美國貨的進口稅,利益更大。

傷痕文學於1970年代末期流行,表現文化大革命為人們帶來的傷害,以及對國家民族前途的反思。(Wikipedia Commons)

新傷痕文學

最近閱讀兩本內地小說,時而以人物或角色分配帶導敍述,時而以事件如一樁親事補充情節,效果顯著,手法清新,題材是另類或後文革的傷痕文學。

歷史就是對歷史事實的記錄,即「實錄」。不過,對事實的解讀和評估不僅會在不同時代起變化,同一時代不同的人也會有不同的解讀和評估。(Pixabay)

「史」與未來

中國文明延續數千年背後有諸多原因,但「史」的延續無疑是最重要的。如果「史」不能延續下去, 文明又如何能夠延續下去?更不用說是文明的復興了。

任正非首次回應軍方背景

任正非首次回應軍方背景

一向行事神秘的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任正非,在此次達沃斯論壇大爆猛料。他首次回應外界對於其公司背景的質疑,也談及其坎坷多變的青年時代。面對近年來困擾華為的「竊聽」一說,任正非表示中國政府從未要求華為「爭取美國政府的東西」。他說,實際上,在接受英國安全審查時,英國的安全審查就指出,華為的安全過於幼稚,「自己的網都不安全, 還不可能做到什麼。」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