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教育政綱

教育本來就是為了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手段,青年人今天的表現如有令人不滿的話,教育是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Pixabay)

選後教育發展前望

小圈子特首選舉塵埃落定,本來也無甚好談,完了就是完了,一切理應重回正軌。 今次選舉被有心人塑造成全民普選那樣子,難得一般平民也熱心投入論政;所謂重回正軌,並非希望回歸現況,只是期望放下選舉語言回歸處理實事而已。是次選舉還有一個熱點,可算是有少許意外地「熱」:幾位候選人的「政綱」,不約而同強調教育。作為業界中人當然喜不勝收,但選後再三細想,教育發展又豈是朝夕之間的事?政綱所言,其實只是為了取悅手中無票的普羅大眾;若期望未來可以手執政綱,逐字逐條問新政府追數,也許只是春夢一場。 翻查《同行政綱》單張內涉及教育範疇的內容:每年增加五十億的教育經常開支投放於穩定教與學環境、全面檢視教育制度;至於青年人方面亦有「與青年一起解決學業、事業及置業的困難」的說法。針對第一點,早前已另文作出回應(註)。資源投入確是起到舒減壓力的效應,但並非解決當前困難的妙藥;一下子不小心會被指責成「將複雜困局簡化為資源不足」。至於提出「全面檢視教育制度」,對業界來說可能是「惡夢重提」;未必消除困局,更有機會為業界帶來另一場新夢魘! 光從新任特首競選時的單張,實在難以看得到教育發展的清晰前景。猶幸業界內仍有不少有心人,相信只要新政府開放胸懷,廣納優才俊賢作為施政輔助,或會有一些新氣象吧。由此看來,還是不要重回過去行了近五年的老路為妙。 其實,當我們向前望之時,更應提醒自己「教育」本身是一個複合體,根本沒有單一策略可以把教育現場處處火頭的局而處理得宜。若採用救火方式推出新政策,結果就是政策之間出現此消彼長互相消耗的效果;資源投入就只會化於無形!   教育政治化不可回撥 回顧過去廿載的世紀教改,波瀾至今亦然痕跡處處;事實上當年提出教育改革是有實際需要的,亦是配合全球先進地區都推展教改的潮流。有論者指責教改失效,影響本港教育基業;亦有論者堅稱教改取得階段性成果。然而,兩者都是各走極端。假若真是做「全面檢視」,檢視團隊必須「是其是、非其非」找出有需要作出調整之處,切忌為改而改;藉此令過去推動改革時的失誤或異化獲得適當的處理,重新修訂運行不順的計劃、揚棄落後形勢的政策。總之,必須盡量降低對教育業界和市民的滋擾。 學制改革和課程改革,一如上述的教育改革,本來應該專業事就由專業人辦的。筆者相信大部份業界中人都有此期望吧!局長是否行內人,或者並非是個最大問題;若新局長能夠清心眼亮和謙虛地領導專業團隊朝向目標,那又有何問題?物色一位既得業界信任、又有領導能和親和力、更是一個有相當政治手腕的新局長,可能會是教育重新上路的必要基石! 由於基礎教育實際已是全面政府負責,教育變成了市民的權利;所以教育政治化是不可回撥的發展,社會上的政治渾水濺到教育已是無可避免的。此刻需要有制衡的力量,建構可以邁向均衡地發展的道路。可惜,短期內是沒有希望的。專業力量早已被繁瑣的教學工作擠壓到無所作為,另外又有不少另有所圖的人為政治化行動;教育專業聲音飽受衝擊,教育的行政當局亦害怕無理的政治壓力,看來政策異化只會不斷延伸! 教育本來就是為了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手段,青年人今天的表現如有令人不滿的話,教育是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過去三數十年來,本地教育是否有目標有策略地帶領新生代向前邁進呢?或許這會是更深層次要考究的問題。可惜,就是看不到社會和政府向方持份者有明確的共識。 註:黃冬柏。《由增加五十億教育開支講起》。灼見名家,2017年3月7日。

林太提到倘她當選,每年額外多撥50億元予教育,具體展示她重視基礎教育,並即席向席間各位諮詢撥款用途。(亞新社圖片)

林鄭教育抱負初探

早前與十位教育界朋友與林鄭月娥女士談了個多小時,參與者有中小學、幼兒教育校長,更有國際學校老師、年青合約老師等等。席間當然提出了多項建議供她參考,她也罕有地講述她的教育抱負,值得一記。 先賣過關子,大家有沒有2017行政長官選舉政綱?粉藍以同行We connect作封面標題的那本,政綱是硬的,那軟性的呢?便是以她名字為題,附上案頭相片,及金句的個人故事書了。金句云何?即「香港人很優秀,香港底子也很好,只要認準方向,團結一致,我們一定可以再創輝煌。」   難得感性的時刻 林太常予人硬朗感覺,「好打得」之名讓她予人「硬」、「冷漠」、「乏人氣」的印象。這本故事書展示她難得感性一面,首章已講其出身,核心是家中支柱——母親的堅毅角色。其後是求學階段,在天主教修女辦的學校學到要「力行仁愛,實踐真理」,當時的校長李永援修女說她「希望在畢業後服務社會,透過接觸市民去理解他們的困境,從而解決他們的生活難題。」因此,看到香港電台劇集「北斗星」,深受劉松仁演的社工啟發,升讀港大社工系,立志要成為一位社工,也事出有因吧。 故事書特撥一章名為「快樂時光」,述說她在英國劍橋進修,車禍住院,與丈夫林兆波結緣,以至誕下兩位兒子的生活片斷,更有一些難得一見的家庭生活照。   教育理念沿於經歷 筆者以為,上述小書不期然而多次觸及教育,例如林太的成長、立志、投身公務員行列,與她所受天主教修會學校、港大社工系的教育、赴內地參觀等不可分割。在英國偶遇未來丈夫,願降職往英陪伴在彼邦讀書的兒子,也顯示她重視家庭教育的一面。這些經歷也許會影響她的教育理念吧。 林太見我們時,特別提到自己在公務員生涯中,沒有直接在教育部門任職,卻心理上情鍾教育。在1998年時任財政司梁錦松要減各部門財政10%,林太時任庫務局局長,便提出要豁免在基礎教育上的資源調整,理由是教育的成本組成是十分基本的,沒有水份可言。 林太提到倘她當選,每年額外多撥50億元予教育,具體展示她重視基礎教育,並即席向席間各位諮詢撥款用途。她提出要為幼師訂定薪酬架構表,但亦提醒一旦納入政府資助系統內,政府的管制便會加強,因用的都是公帑。 近年學生人數極為波動,甚至可以用「過山車」來形容,林太提出對治之道,是需要有大動作的,大刀闊斧的所謂有重大影響(major impact)的政策。 在教育的優先次序方面,林太表示已聽取了業界不少意見,大體已掌握問題所在。教師編制的調整,加強輔導有特殊需要的學生,例如設定特殊學習學生的統籌老師(SEN co-ordinator),培育「科學、科技、工程與數學」的人才等等,都十分重要。至於大學方面,林太主要關注自資院校的發展,期望可批多些自資院校資助學位課程,讓文憑試學生可獲多一些資助大學學位課程選擇,而同時,盡量覓地,免地價,以至貸款予院校建新的學生宿舍。 無論教育政策如何對頭,也需要有教育熱誠,著緊學生利益的官員去落實之。我想林太宜應尋找一位同樣具教育抱負,內心有一團火的人士擔任教育局局長。 林太一直予人高高在上,以至有點「離地」的印象,但她在政綱中提出每年一度的教育界高峯會議,她會親自出席,聽取教師、校長的意見。而在這次會面中,亦有一位年青合約老師,向她透露工作了多年,由教學助理做到中文老師及圖書館主任,但仍未能納入常額編制內。他初則站立發言,林太很快便請坐下來慢慢說。而預算一個小時的會議,準時開始,卻延長了十多分鐘才結束。 不錯,加強親和力,盡心聽取意見,重視各界溝通,並適時作出改變,是林太應做的事,正如她以「同行」為競選口號,再引申為關心、聆聽、行動。如果是日後施政的依循的話,這是香港人所樂於看到的。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