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教育局

羅慶琮校長(左)和曹啟樂校長(右)在見證教師中心選票銷毁後,合照留念。(圖片提供:曹啟樂校長)

教師中心無聲消逝

教師中心成立於1989年,剛在去年慶祝成立30周年。之後教育局宣佈將於今年9月停辦教師中心。教師中心的停辦,教育界的迴響不多,好像就似無聲消逝,筆者對此事感到惋惜和難過。

筆者很少主動鼓勵年輕人投入教育,但若遇上有意從事者,筆者都會作出一個提問:「你喜愛與孩子及年輕人為伴同行嗎?」(Shutterstock)

教師皆領袖

學校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提供優質教育,因此領袖教師的特質必須要與課程領導有關。同時,學校亦要營造適切的環境提升及發展教師的能力,因此筆者大致從以下幾個角度作出思量。

若已主動接種疫苗者,政府應有具體措施予以獎勵,如健康碼派發是可考慮的政府作為。(亞新社)

師生接種疫苗及考評安排建議

若疫情持續放緩,除考慮容許學校不超過六分一學生總人數回校上課/考試外,可分階段讓不同級別恢復面課。現時教育局容許小六學生回校參與小六呈分試,教育局亦應容許小五學生也可以回校參加小五呈分試。

香港許多大學都迎來了新校長,是否也有意參與教育新生態的建設,讓我們的學生有更大的空間,參與多元的另類學習,探索自己的真正價值?(灼見名家製圖)

教育新生態:動力、阻力、潛力

學校感到需要把學生送到更寬廣的天地去學習,是校長和辦學團體的眼光與理念。既沒有政策的硬性驅動,也沒有任何的金錢誘因,有的也許是學校之間的互相促進、互相呼應。學校與辦學團體的這種動力,不可小覷。

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李美嫦太平紳士(左三)揭曉最終結果,李時珍獲得逾半票數的32000多票,膺選第三屆「年度中國歷史人物」,結果讓主辦及各支持單位感到欣喜!(灼見名家圖片)

「三國」教育的實踐

過去23年,香港學校的政策規劃、課程考評設定、校內外的教育推動,對如何認識一國是兩制的磐石、如何認識國史(中國歷史)、國學(中華文化)及國情(國家與香港連體所處的內外情勢發展),確實都掉以輕心。

無論孩子有多早進入了有多好的幼兒院或幼稚園後,父母可以與老師「分工」,但是不能也不應把教育孩子的責任全部交給學校的老師。(Shutterstock)

「媽媽想你做個好人!」

除了知識和才能之外,我們甚少聽到父母在道德/品德方面有特定的要求和「訓練」;因此筆者嘗試在這裏談談「究竟我們希望孩子成為一個怎樣的人」及「作為父母我們可以怎樣幫助孩子成為這樣的人?」

當年在教育局工作,每年在風季開始,便加緊關注天文台有關風暴預告,最明顯原因是有機會影響學校停課。(Wikimedia Commons)

無風作浪

熱帶風暴「浪卡」帶來市內各區普遍無風無浪的十多小時八號風球,為香港帶來一天額外假期,及為我帶來一連串對於風季的回憶。

如果政府推行分區強制檢測,確診比率一定會大幅增加,但反對的聲音一定很大。(灼見名家製圖)

自願檢測 效果不大

林鄭應該多謝一些有心人,他們不斷在Facebook、WhatsApp等渠道發表檢測是絕無痛苦,與不支持檢測人士的宣傳不同,如果冇了這班人,我相信檢測的人數可能只得五成。

近日社會衝突不斷,我常懷疑我們的教育工作,我們不是從小教導學生愛護公物,愛我們的鄰舍和社區,建設社會,做一個良好的公民嗎?(亞新社)

小學常識科改革建議

最近小學發生了「錯解鴉片戰爭」一事,令人嘩然,也有人認為小學的國民教育不足、老師不懂科學、課程呆板乏味...... 作為中學通識科的「前線」,小學常識科實應積極改革。

Page 1 of 3 1 2 3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