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教育局

如果政府推行分區強制檢測,確診比率一定會大幅增加,但反對的聲音一定很大。(灼見名家製圖)

自願檢測 效果不大

林鄭應該多謝一些有心人,他們不斷在Facebook、WhatsApp等渠道發表檢測是絕無痛苦,與不支持檢測人士的宣傳不同,如果冇了這班人,我相信檢測的人數可能只得五成。

近日社會衝突不斷,我常懷疑我們的教育工作,我們不是從小教導學生愛護公物,愛我們的鄰舍和社區,建設社會,做一個良好的公民嗎?(亞新社)

小學常識科改革建議

最近小學發生了「錯解鴉片戰爭」一事,令人嘩然,也有人認為小學的國民教育不足、老師不懂科學、課程呆板乏味...... 作為中學通識科的「前線」,小學常識科實應積極改革。

無可否認,這試題是有引導性的,但是否中學生答了這次試題,就會變得親日仇中呢?(Wikimedia Commons)

教育局小題大做

中學文憑試歷史科試卷問考生:1900至19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參考資料後,這你是否同意這說法嗎?這條值8分的問題,我覺得放在通識科可能更加適合,但教育局的反應,絕對是「小題」大做。

老師無疑是教錯了內容,這點沒爭議,但是如何處理卻更為重要。(Shutterstock)

誰沒有錯?

還記得自己初入教育這一行的時候,錯得很多很厲害,無論是教學技巧、課管技巧、應對家長、待人接物、學科知識……曾經試過讀錯了一個字的音,寫錯了一個字的筆劃,大大小小的錯失,有沒有人完全不出錯的呢?

作為一位教師,一位專業的教師,一位香港的教師,是不會不知道鴉片戰爭的起因的。(Wikimedia Commons)

學為人師 行為世範

教育是一種有關培植人才,訓練技能,以支應於國家建設、社會發展的事業。教育下一代,是教者給下一代學者一個可以仿效的榜樣。今天的香港教育,教者卻在提供一個什麼榜樣呢?

香港學生要考入大學並最終畢業戴「四方帽」,須先跨過DSE這道門檻。(Shutterstock)

DSE:應可允許免考

DSE於4月24日開考。當局的開考決定,是一個艱難的決定,關鍵是疫情的嚴重性與考試的重要性之間的掙扎,最後需要果斷抉擇。但是,政府要抉擇,每一位考生也有個人的抉擇;政府難以代表每一位考生。

中六以下各級,中小幼及特殊學校返學的時間表、路綫圖,又如何一綫到底,以期專心復課。(灼見名家圖片)

DSE開考之後

教育局面對社會動亂,以及新冠病毒追纏,大浪衝擊下,確是積極面對,肯與各教學專業團體、中小學校長組織,共同商討應對方法,亦願意頻密面對新舊媒體,公開說明及解釋政策。

考評局掌握全部學校往績數據,在專業及技術上絕對有能力作出類比測試,找出最佳的,最可信的方法,未雨綢繆,制定各種替代方案。(Shutterstock)

文憑試考不了 可有後備方案

事實擺在眼前,4月底復考機會不太,疫情仍每日有雙位數字感染,4萬多考生每日出動,交通工具內,試埸內,食店中,人群聚集,接觸頻密,疫症增加機會也大增,以至於出現疫情爆發。真的要考慮後備方案呀!

特區政府要助考評局預備充足的防疫用品,加借大學的禮堂及課室,讓DSE公開試的考試場所,區隔拉大拉闊,使考生考得安心。(Shutterstock)

DSE的第三方案

若然4月24日如期開考,考評局得要作最好準備、最壞打算。最壞打算者,是再延期,第三方案要備份妥當,時間壓逼感更強大的當下,是否考慮只有四個核心科目設定考生參與的實體考試。

學校仍有存在價值?要作出什麼的改變才可延續?未來學習模式會變成怎樣?(灼見名家圖片)

疫情下的教育生態

疫情雖有終期,但難保日後不會重臨,甚至就在不久的將來。同時,經過今次停課不停學的實踐,相信各校老師在電子教學方面提升了認知與技能,復學之後仍可適時運用,以補足實體教學。

教育局幾度宣布延長停課,最新公布是不早於4月20日分階段復課,而中學頭等大事的DSE公開試,暫訂3月27日開考。(Shutterstock)

由eMock到DSE

形勢逼着全港負責任的師生,電子遠距離教學必須擺上書枱,師生進行學與教的互動,eLearning、eMock統統都來了,可用的軟件都用了,停課不停學也被賦予實質的意義。

本來學生停課期間,最好用閱讀來增長個人見識,填補鬱悶的春寒時節。但香港教育制度卻不鼓勵這些。(灼見名家圖片)

香港教育制度給疫情加了凶險

現在多了很多意料之外的留家時間,理論上如能善用,可作正常課堂生活的調劑,或者自學能發揮不同程度拔尖補底的效益。但這些設想,不要去想了,因為香港學童習慣依賴多於自主,習慣群體多於個人,習慣比試多於自省。

生於憂患,「武肺」肆虐,願大家同心抗疫,共渡難關。(亞新社)

學校復課的日子

若然不幸地,3月2日未能復課,教育局及考評局應及早公布,早前說有可能實施的第二方案,即文憑試整體延後、小學呈分試取消等措施就要推行,讓學界及早再作準備。

在教育局恫嚇校長和教師的時候,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組織了一次集會,據說參與人數達到2萬,就知抗拒人數眾多。(教協Facebook Page)

「有權盡用」不利社會和諧

一般人都說,教育局也說,學校不是處理政治問題的地方,也不應容許把政治帶入學校之中。利用校長的職能來處理「有問題」教師、或利用校外人士進入校董會來處理「不配合」教育局的校長,本身同樣是把政治帶入學校了。

Page 1 of 3 1 2 3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