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教學

優秀教師是那些樂意參與教學實踐進行相關反思,在課堂上以最合適方式教導學生,最能使用這些實踐的人,其所獲的知識也許最深。(Shutterstock)

教師的「實踐式知識」

「實踐式知識」概念植根於建構主義(Constructivism),這包括教師如何做出判斷,他們如何概念化和描述課堂困境,他們如何關注課堂生活的各層面,以及他們如何思考和提高自己的教學效能。

老師是透過各式各樣的職前培訓及入職後的專業發展及個人教學實踐,逐漸累積相關經驗而獲得上述的「理論式知識」。(Shutterstock)

教師的「理論式知識」

從提倡教師專業發展的角度來看,最有成就的教師是那些能掌握「理論式知識」並能在課堂上準確實踐、始終如一使用這些「理論式知識」的人。可是,這種「理論式知識」 又怎樣準確地實踐?是否只憑理論就可以?

疫情過後,校內時間的安排,也許會有新的考慮。(灼見名家圖片)

「停課不停學」的啟示

「停課」,不免使人懷念校園的生活。很多學生,從小學到大學,都忽然感到與同學共同生活的珍貴,渴望有人「傾偈」。沒有學校,就沒有了群體活動,青少年的生活就完全不一樣。

學科教學佔用學校最大份的資源,尤其是教師資源,教師的主要工作就佈局在學科教學。(Pixabay)

學科教學凌駕學校教育目標

踏進社會,知識、語文,故然重要,但未必是最受重視,略有不達,因為工作需要,將勤補拙,總能克服。反而是態度、責任感、認真、勤奮、虛心、熱誠、解難、創意等等,卻是品格已成,不易轉化。

「我退下來回到學術界,是憑自己的教書本能、多年知識的累積,由一個公務人員變成教學人員,沒有人欠我什麼。」

專訪江宜樺:「沒有人欠我什麼」

七年的政治生涯,江宜樺登上了很多學者一生都未必有機會踏足的舞台,突破紙上談兵的時事評論,實踐自己的政治理念。他沉思道:「對於馬總統,我一直很感謝他,給我在這幾年中歷練了好幾個職務。這對一個學者來說,雖不是千載難逢,但也是要珍惜的,是一個對政治現實的體會。」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