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敘利亞

世遺巴爾米拉的羅馬大柱廊,空無一人。

戰爭洗禮下的敘利亞

遊客能夠做的,除了來敍利亞旅行,幫助振興該國疲弱的經濟,我也專門帶上即影即有相機,幫他們拍照,馬上送相片給他們。還帶了幾百個氣球,吹起代表希望,送給小朋友。

導遊很懂拍照,一來就帶我們到打卡靚位。(作者Facebook圖片)

空無一人騎士堡

騎士堡曾人滿為患,連旅遊巴停車也要排隊。不過今天就只有我們一台旅遊車。因為2014年伊斯蘭國佔據騎士堡後,政府軍反擊,隆隆炮彈炸穿了古城牆,也炸走了海外遊客。

華格納兵團領導人普里戈津。(亞新社)

俄國兵變

今年是太乙數52局,太乙在離宮第一年,古人稱為「大臣誅」,俄羅斯便發生了兵變,普里戈津與俄軍總指揮部發生嚴重矛盾,「大臣誅」的說法應驗?

美國在歐洲的盟友大部分都不支持退出伊朗核協議,但特朗普還是一意孤行。(Shutterstock)

美國在中東進退失據

伊朗沒有能力正面與美軍衝突,但他可以利用其他中東的什葉派勢力處處與美國作對,看來特朗普在中東的部署已因這次事件而打亂,退不但丟臉,而且會進一步失去在中東的影響力,但進則要投入更多的資源,從此泥足深陷。

特朗普從敘利亞撤軍,不僅被批評出賣盟友,亦間接加強俄羅斯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亞新社)

特朗普後欄失火

特朗普稱美中達成「實質性第一階段協議」,有匆匆收兵之嫌,原因是後欄失火。第一把火是「烏克蘭門」,特朗普涉嫌曾要求烏克蘭當局對下屆總統選舉民主派對手拜登展開司法調查。

美、英、法在中東胡鬧的太久了,美國人自己搞出一身的戰爭債,歐洲人自己搞出一堆堆的難民。至於俄羅斯,能從巴沙爾家族獲得什麼呢?(Shutterstock)

敘利亞的宿命

筆者悲憫敘利亞人民的苦難,卻更深惡痛絕買辦、軍閥、財閥、土豪劣紳,筆者堅決反對帝國主義的野蠻行徑,筆者更加支持中東人民群眾的社會主義革命。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