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改革開放

4月23日是本港第一個全民閱讀日,不少 市民參加相關活動。(政府新聞處)

閱讀日讀書分享會

在人人擁有社交媒體,網絡資訊傳播無孔不入的今天,讀書風氣漸失,再如此下去,恐怕連「讀書人」這個稱謂也可能成為歷史。特區政府響應世界閱讀日而設立全民閱讀日,初心可嘉。

內外交困,香港也應該來一次思想解放,重新檢視我們的核心競爭力和獨特地位。(亞新社)

香港也要思想解放

在港英年代,港人的「共識」是沒民主但有自由;雖然手中無票,但港人卻可以百無禁忌,對政府施政放言高論。不過現在大家感到的卻是一股壓抑,一切要小心翼翼、好自為之的氣氛。表面的平靜,掩蓋不了社會內部的焦慮。

在那個百業待興的年代,香港大學建築學院以黎錦超教授為代表的先賢們架起了中外建築學術界的橋樑,增強了國際學者對內地建築學的認知。(香港大學圖片)

受益「後生仔」的感想

在那個百業待興的年代,香港大學建築學院以黎錦超教授為代表的先賢們架起了中外建築學術界的橋樑,增強了國際學者對內地建築學的認知。30多年前先輩撒下的種子,在今天結下了豐碩的果實,讓筆者這樣的年輕人受益。

香港大學是為「為中國而立」還是為 「為香港而立」?這問題在港大建校之後的半世紀中爭論不休。(Shutterstock)

解讀港大「世紀之問」

自百年前「為中國而立」這命題的提出到今天,不同的人在不同時期對「港大為誰而立」提出了不同的說法,他們有是為了考量昔日大英帝國的利益,更多的是基於對國家和香港的的關懷和熱愛。

在這200年間能成功捍衛國家民族利益的,東方有毛澤東和鄧小平。(亞新社)

歷史上失敗者與成功者的分野

在東方,失敗者是裕仁,侵華結局是吃了原子彈,但居然逃過戰犯之罪,還當了虛君44年,日本變成美國附庸。毛澤東「抗美援朝」勝利,換來25年的自力更生,中美和解後,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換來45年的脫貧致富。

不理會市場上實際的供求,更因20多年的大貪腐,讓貪官污吏製造出更大的投資投機泡沫。(Shutterstock)

清理房地產

市一定要救,但救的是已支付部分房款的民眾和爛尾樓,不能援助已建成卻無市場要求的地產項目,不能援助投機炒賣的購房客,地方與中央財政,不能用作延續地產泡沫。

二戰後,世界只餘下美國、蘇聯兩強對立。中國方面,鄧小平則韜光養晦,等待下一次的百年大變。(shutterstock)

上一次百年不遇的巨變

18世紀英國已是世界第一大國,但等到1840年才發動鴉片戰爭,擊敗大清。最終,這段百年不遇的變革,成功是日本1856年的明治維新,1861年取消農奴制度的俄羅斯帝國,但國力已強是美國。

中國的發展離不開它特殊的內在一致性以及活力。 (Shutterstock)

中國發展韌性的底層邏輯

自從改革開放之後,中國不斷地透過「試驗、學習和調整」的機制,並運用它大規模的組織能力,使整個國家具備高韌性的發展,在困難中始終擁有一股向上的力量,這是我認為中國可以的原由。

中國改革開放近40多年,經濟、科技、政治、文化、社會及生態等範疇都急速發張邁向現代化。(Shutterstock)

中國式現代化與多軸心文明

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在科技發展的一些範疇亦處先進國家前列。中國的物質文明,將在美國政府全力阻撓下繼續前進。但如何繼續發展中國精神文明,及促進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相協調將是關鍵。

最近,習近平率領多名高官前往考察,雄安自然成為一時新聞。(中國新聞網 圖片)

威儀大勢撐雄安

雄安成為新聞焦點,不是因為它的建設,而是因為習近平考察的陣容。從現實角度看,這反映中央對雄安的重視。但不少圈內人卻從政治角度看,這樣的態勢主要是突出習近平「眾星拱照的核心地位」。

潤泰集團總裁、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董事長尹衍樑(左)2009年獲香港理工大學頒發工程學榮譽博士,厲以寧(中)親自由北京飛來香港道賀。右為時任香港理工大學司庫潘燊昌博士。

教師,父親終身的職業

父親已去,我唯希望在文字裏「留住」他。我把父親彌留之際我對他說的一些話收錄於此:思想者的生命是思想,這一代一代的學生中,一定會有些人將您的經濟學理論和思想傳承下去,這就是您生命的延續。

圖示汕頭小公園。(Shutterstock)

大潮汕,加油!

2025年「廣佛經濟」預計總量將達到5萬億元人民幣,相當於2022年國內生產總值的1/24,對粵港澳大灣區的經濟輻射作用更加突顯。潮汕三市本來就是一家人,加速推進同城化,達至三贏可期。大潮汕,加油!

蓮塘/香園圍口岸是近年新開的口岸。(Wikimedia Commons)

復常過蓮香,歷史走中學

香園圍村與深圳河之間,有山丘名為白虎山(亦稱白花山),是新界地區最北山丘,居高俯瞰,邊境形勢及附近地貌山林,可盡收眼底。往昔這範圍屬於邊境禁區,因近年逐步開放,走訪鄉村或行山路徑今時多了選擇。

1985年,江澤民(中)在上海市八屆人大四次會議上。(灼見名家製圖)

江澤民這個「年輕人」

江澤民年前逝世,是非功過定論有待時日;北京高調紀念,難免勾起一些回憶。我40多年前就開始和他共事,及至他離任前還有純業務交往。現在時髦前傳(prequel),不妨分享一下他如何最早得到最高層賞識。

現在一次大轉向,中國終於重新與世界接軌。(Shutterstock)

抗疫轉向 中國終與世界接軌

中國改變嚴格封控是好事,但政策轉變牽涉面廣,民眾未必有足夠心理準備,在未來一段時間,放寬管控也許會帶來極大衝擊!防疫措施突然急轉彎,內地政府必須做好宣傳教育工作,教導民眾在新措施下應該如何自處。

Page 1 of 4 1 2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