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徐立之

以徐立之教授在科學領域和大學行政的經驗和認知,他提出很多很切實而具體的意見。(灼見名家圖片)

3322還是2222?

把入學門檻定為2222,不是人才能力的降低,而是人才要求的提升。只不過取錄的決定不是由教育官僚透過制度表面決定,而由真正面對人才培育的大學學科決定。

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在港大李兆基會議中心現場。MIT的張鋒(右二)和 柏克萊的Jennifer Doudna (左一)同台。兩位都是基因編輯研究的學術明星,在法院對壘五年爭取CRISPR的專利權。討論主持人裴端卿(右一)教授, 是中科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院長。(作者提供)

基因組編輯香港峰會的前世今生

香港峰會將會進入史冊。而峰會的順利舉行,突顯了香港的優勢﹕開放、高效、認真、勤勞、做事一絲不苟。在學術方面,同行評議的制度是公認的標準。徐立之說:「香港可以做得更多。」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