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巴黎

巴黎將於今年舉辦奧運。(Shutterstock)

美麗的巴黎

2019年的火災後,覺得像上天仍然保佑着聖母院,尖肋骨拱和飛扶壁、玫瑰窗......竟然沒受損毀,尖頂上的公雞聖物竟然在瓦礫成功尋回,輕微損壞。

我也不喜歡古典畫,不是我那杯茶。(Shutterstock)

藝術館有什麼好逛?

香港人大多去藝術館的觀賞方式很「香港化」,急急地走呀走,不聽介紹,又不看標題,最着重拍個照(打卡),自己和名畫也入鏡的那種,15分鐘看完羅浮宮,還投訴《蒙娜麗莎》有什麼好看?

左為Glasgow一家書店。若遇上大風雪,可在書店內坐上一整天;右為作者與太太范玲在莎士比亞書店閣樓。早年(佐治當書店老闆的日子),愛書之人可以在閣樓留宿。

書店風景

到每一個城市,看城市面貌,是會把書店放在第一位的。到三藩市,因為那裏有「城市之光」,遂對城市有了好感。至於悉尼這個城市,沒有具歷史的書店,卻是有人情味的書店。

以平常心對待,效果可能比挖空心思,機心算盡搞出來的其他方案更自然,更讓人滿意。(灼見名家製圖)

順其自然

世界建築大師格羅培斯設計的迪士尼樂園馬上就要對外開放了,然而各景點之間的路該怎樣連接起來還沒有具體方案。格羅培斯心裏十分焦躁。

香港喪失最自由經濟體第一名給新加坡。原因是社會動盪和與大陸經濟融合。奇哉!(亞新社)

排行榜失效

競爭力排名第一的美國,第二新加坡,第七香港。中國排得太後了。此次病毒大流行,才是世界上所有排行榜的試金石。所有數學模式,由於假設錯誤,結果都失效。

化侮辱為驕傲:莫奈與印象派源起

化侮辱為驕傲:莫奈與印象派源起

面對公開的嬉笑怒駡,畫家們只有一個應對方法:化侮辱為驕傲──自此以「印象派」自居。從此,再沒有人記得他們是 Anonymous Society,也沒有人記得畫展原來的名字是 First Exhibition of Society of Painters, Sculptors and Engravers。自那一刻開始,世間上有了一個新名字:Impressionists。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