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孫中山

慶幸自己身處香港,有此機緣,能為在辛亥革命歷史長河中,盡己所能刨書、研究、撰寫一段被忽略的故事。

《黃花崗外》苦與樂

關於孫先生倫敦蒙難事件,有不同說法,我認為《劍橋中國晚清史》有其參考價值。辛亥革命精神是愛國護土的精神,永遠是我們心中的一尊豐碑。回到母校與教授和同學分享撰寫論文、整理出書的苦與樂,感到十分快慰。

更不幸的是,台民的主流已不再認同大中華的傳統,藍營再拼恐怕也不會贏。(亞新社)

藍營再拚也難贏

孫先生100年前為國民黨定下的奮鬥目標早已過時。藍營若繼續墨守,2300萬人自然不buy。但是,藍營能否提出切合台灣在資訊時代、以及對岸強勢下的願景,而又有切合實際的成就方案?

不少歷史學家認為,民主是人類發展的總趨勢,是人類生存的終極目標,真的嗎?(亞新社)

民主與民權

香港人對民主的企求,也許受到鄧小平的過分樂觀影響,他期望2047年大陸的民主進度,會與香港的接近。而港人對民主的錯判,主要是對大陸、共產主義和中國近代史的了解,委實不夠透徹。

第一位走出國門學畫的留學生──李鐵夫。(Wikimedia Commons)

誰是中國油畫先驅?

鴉片戰爭時,洋槍堅砲攻破國門,中國南方沿海城市通商開埠。有些歐洲畫家隨商船來華,在澳門、香港等地逗留20年,舶來文化開始滲入,色彩紛呈的西洋畫廣為流傳。那麼誰是第一位走出國門學畫的留學生?

因地利之便,中山(香山)一直是中國最早接觸西方世界的地方之一。(Shutterstock)

地靈人傑話中山

中山建市始於1925 年(民國14年),是為紀念世紀偉人孫中山先生,把時為「香山」縣易名「中山」縣。中山在近代發展產出無數名人,如神話般的城市,身為中山人、珠海人乃至與中山市毗鄰的香港人也與有榮焉。

辛亥革命今年已達110周年,國共兩黨領導人都分別借孫中山詮釋兩岸關係。(亞新社)

一個國父,兩種解讀

在大陸執政的中國共產黨政治自信滿滿的當下,弱勢的台灣反對黨國民黨仍然堅持他們對一國兩制的看法,大陸智庫和台灣問題專家怎樣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細節,可以讓更多台灣同胞較以往更認真地考慮,仍然深具挑戰。

陸羽茶室很有歷史感,它所在的史丹利街24號,曾經是孫中山革命黨的基地。(Wikimedia Commons)

陸羽茶室歷史回眸

陸羽一開始就走高檔茶室路線,一般茶樓茶錢每位4仙,陸羽收6仙。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金銀買賣和外幣找換都集中在永吉街附近一帶,陸羽茶室自然成了金融業界聚腳地方。

劇情依舊,只是換了角色。跟着人們要問:如果劇情按主流意見而寫,不是可以減少甚至避免悲情重演嗎?(灼見名家製圖)

逃亡、流亡與追捕

官方稱,十多名香港人在逃往台灣的海路上被大陸官員截獲。如按現時機制行事,港方須增加透明度,並從速跟進,不能像銅鑼灣書店「李波事件」那樣,跟進多時而無下文。

推行國民教育的理由無論是大敵當前,或者面對嚴重的管治危機,當權者必須正視自身的局限,開誠布公。(亞新社)

國民教育的局限與前設

20多年來國民教育的發展一波三折,甚至胎死腹中。如今由虛到實,變成轉世靈童倉卒出台;再加上《港區國安法》的震懾效應,實在令人擔憂中、港教育將要無縫接軌,斷送我們學術和言論自由的優勢。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