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大學生

所有教育持份者,必須對欺凌行為,採取嚴肅「清零」的堅持。(Shutterstock)

欺凌惡習必須絕跡校園

近日有大學一年級學生在迎新夜,被所謂「學長」逼迫,要狂飲一瓶又一瓶的烈酒,終至要被送入醫院進行深切治療。校方得悉此有可能奪命的欺凌迎新消息,卻連一句「欺凌惡習必須絕跡校園」的話都沒有?

早起不容易,無論是帝王也好,政客也好,可謂其道不孤。(Shutterstock)

早起的難度

社會人士對大學生一直有着不同的期望,別人冀盼如何,當然並不重要。我們如何自處,長久下去,才會建構起別人對我的印象,大學生亦復如是。

保釣運動不可能促使國家動武,收回釣魚島領土,參與示威運動者從來不會視之為革命,號召戰爭,而是堅持主張,讓政府與人民不會忘記。(保釣行動委員會圖片合成圖)

保釣50年

示威和參與運動的目的只是表達,不是為個人爭取政治本錢,也不因此而從政。當時香港大學、中文大學積極參與的同學,在示威遊行表達之後,各自回歸本身的專業,不少後來都進入海內外大學任教。

只知道大學有學術自由,外界干預不得,卻未聽聞借着疫情之便,大學可自決長期停課、師生都不返校上課的學術自由。(灼見名家圖片)

大學自我管理之道在哪?

大學生都是18歲以上的成年人,不懂自律抗疫?中小學乃至幼稚園的學生,都能開開心心返校上課,為何大學不能將課室重新開放?結果推原因,是抗疫物質匱乏?是大學師生仍怕感染?抑或另有不能明言的理由?

鄭燕祥教授(左三)出席教評會周年大會。左四為作者,左五為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女士。(灼見名家圖片)

對香港教育的建言

校園生活,最了解學生、最適宜進行全面輔導學生的,應是老師。對學生品德教育的栽培,亦需要教師以身作則,並花大量時間與空間,與學生並肩前進,但教改及教育投資能關注此重要一環嗎?

在校園裏的觸動,直接來自各式各樣獨特的人物。(香港浸會大學Facebook)

感性與絕學

談到「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崇高理想,離不開做學問的理念。「絕學」的價值在其純粹性,認識其純粹之餘還得反思其傳播及演繹時如何受到動搖。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