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國際金融中心

香港在疫後便會恢復正常通關,屆時可能出現在過去幾個月討論的移民潮,而人口萎縮的問題會長期影響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的競爭力了。(亞新社)

港經濟疫後將不復高增長

香港經濟在疫後是會反彈,但並不表示隨着經濟復蘇後,經濟增長便會持續處於較高水平,因為香港本身已有很多的結構性問題需要盡早解決,否則香港經濟只會停滯不前,遑論維持其金融中心地位。

香港的政治生態在過去一年已出現明顯改變,不少香港市民會選擇移民。(灼見名家製圖)

移民潮助推人口老化

今年的人口收縮現象絕不是一個太大的意外,始終由今年2月至今在香港爆發的疫情對人口增長產生顯著的壓抑作用,但最重要的訊息是,即使疫情過後,香港的人口增長會否短時間內回復正常?

中央維穩,港股當然受惠無窮,不過港股暢旺也能向外國展示,中央至今仍以香港作為對外的唯一金融窗口。(亞新社)

港股受惠維穩資金

雖然《港區國安法》最後在香港落實,然而,港股的反應卻出現異常,恒指不但沒有繼續下跌,反而在近兩個星期出現大量資金流入香港和內地A股忽然明顯轉強而出現急升,這種情況令不少投資者摸不着頭腦。

今次中央實施國安法,不少香港市民擔心本地股市會出現大震盪,但在國安法實施後的港股,卻出奇地亢奮。(亞新社)

香港經濟難強力反彈

港股展現強勢並不代表香港的實體經濟會出現V形反彈,因為在宣布實施國安法後,西方國家已出手打擊香港和內地政府。假若有更多國家出手對付香港,特區政府要令本地經濟出現強勁反彈將會變得非常困難了。

中國力圖向國際說明,政治收緊不影響外商在香港的經濟活動,殊不知中國的國家行為卻證實了政治可以影響經濟,而且中國政治絕對會影響經濟。(亞新社)

蠻勁與預示能力

北京認為在政治方面收緊,不會影響經濟和金融發展,所以推動《國安法》的決心愈來愈堅定。外資不關心香港的民主發展,但卻關心中國制度的穩定性和合理性;在他們眼中,中國的堅定決心不是高瞻遠矚,而是一種蠻勁。

有市民早前到超市掃米、乾糧及日用品,貨架被掃空。(亞新社)

失敗城市徵狀浮現

香港已具備作為一個失敗城市的徵狀,政府開始未能保護市民、未能滿足社會基本需求,而市民同時亦對政府極不信任,認受性大減,已經符合淪為一個脆弱、或失敗城市的多個定義要求。

杜拜想成為世界金融中心,以及吸引世界各地的旅客,在硬件方面作出少投資,比如建成全球最大最靚的帆船酒店。(Shutterstock)

杜拜發達之道

杜拜要在2020年舉辦世博。大家知道,但凡舉辦世博的城市都會大力發展,比如上海,所以現在杜拜希望通過舉辦世博,吸引更多的國際遊客和資金,並重新回到國際金融中心的位置。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