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國際金融中心

即使是短短兩天的國際會議,起碼可以對外宣傳香港正在復常。(亞新社)

金融峰會可以救香港嗎?

香港跟西方國家保持聯繫、發揮金融中心的功能,主要是為內地服務;香港成為了國家金融體制一部分,中美互鬥,香港無能為力,但我們固有的優勢必須保持,這是香港和內地城市最大的分別。

韓正的演說,表明中央開始着眼於香港之「用」,期望香港繼續發揮作用。(政府新聞處圖片)

原來是莊子:中央治港新論

2019至2020年的風波令北京意識到香港已非「為我所用」,而是「為外國所用」,因而以「我認為怎麼做最好」為出發點,重新制訂香港的制度與政策。結果就在期望香港可以幫國家一把的時候,卻發現香港快不成了。

香港各級學校面對適齡學童人口急遽下滑。(Shutterstock)

八方學童入香江

多年的「香港成就」,使得內地特別是大灣區的各個城市,家長們及學生們都期望來港就讀,大、中、小、特、幼各級學校,都有不少擁躉。問題是,政府的政策如何吸納?

既然中央態度如此明確,那麼李家超政府理應更積極、放手去做,才是解決香港問題。(亞新社)

2047太久 只爭朝夕

目前香港最棘手的地方,是幾乎所有範疇的走勢都是見頂回落。筆者相信現在中央也感受到香港的國際地位開始動搖,特區政府及各界人士須在安全與穩定的前提下,保住香港獨特地位和優勢。

美國會利用政治製造金融危機來掠奪香港市場上的資金嗎?(Shutterstock)

金融炸彈

一旦美國用制裁、凍結切斷國際連接來對付香港,中國未必容易應對。香港難免出現斷崖式的金融和經濟災難。在香港新政府上台之後,美國會否施下馬威呢?

方蘊萱(執業會計師)是羅兵咸永道香港審計部門企業組合夥人。

引領新時代

香港會計師公會會長方蘊萱(執業會計師)指出,現在正是合適時候為公會規劃未來新路向。她分享在監管制度改革下將如何領導公會,以及為何專注於會員的發展,尤其是年輕會員,將會成為提升本地及全球行業實力的關鍵。

香港在疫後便會恢復正常通關,屆時可能出現在過去幾個月討論的移民潮,而人口萎縮的問題會長期影響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的競爭力了。(亞新社)

港經濟疫後將不復高增長

香港經濟在疫後是會反彈,但並不表示隨着經濟復蘇後,經濟增長便會持續處於較高水平,因為香港本身已有很多的結構性問題需要盡早解決,否則香港經濟只會停滯不前,遑論維持其金融中心地位。

香港的政治生態在過去一年已出現明顯改變,不少香港市民會選擇移民。(灼見名家製圖)

移民潮助推人口老化

今年的人口收縮現象絕不是一個太大的意外,始終由今年2月至今在香港爆發的疫情對人口增長產生顯著的壓抑作用,但最重要的訊息是,即使疫情過後,香港的人口增長會否短時間內回復正常?

中央維穩,港股當然受惠無窮,不過港股暢旺也能向外國展示,中央至今仍以香港作為對外的唯一金融窗口。(亞新社)

港股受惠維穩資金

雖然《港區國安法》最後在香港落實,然而,港股的反應卻出現異常,恒指不但沒有繼續下跌,反而在近兩個星期出現大量資金流入香港和內地A股忽然明顯轉強而出現急升,這種情況令不少投資者摸不着頭腦。

今次中央實施國安法,不少香港市民擔心本地股市會出現大震盪,但在國安法實施後的港股,卻出奇地亢奮。(亞新社)

香港經濟難強力反彈

港股展現強勢並不代表香港的實體經濟會出現V形反彈,因為在宣布實施國安法後,西方國家已出手打擊香港和內地政府。假若有更多國家出手對付香港,特區政府要令本地經濟出現強勁反彈將會變得非常困難了。

中國力圖向國際說明,政治收緊不影響外商在香港的經濟活動,殊不知中國的國家行為卻證實了政治可以影響經濟,而且中國政治絕對會影響經濟。(亞新社)

蠻勁與預示能力

北京認為在政治方面收緊,不會影響經濟和金融發展,所以推動《國安法》的決心愈來愈堅定。外資不關心香港的民主發展,但卻關心中國制度的穩定性和合理性;在他們眼中,中國的堅定決心不是高瞻遠矚,而是一種蠻勁。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