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周恩來

《我們的法蘭西歲月》講述1920年開始,周恩來、鄧小平等青年學子遠赴法國留學的故事。(Wikipedia Commons)

我們的法蘭西歲月

從鄧小平及周恩來身上,我們看到了學貫中西於民族復興的重要性,辯證統一在他們的身上得到了最大的體現,當然也直接地影響着我們每一個活在一國兩制中的香港人。

在巿教委的精心安排下,我們於10月20日參與了渝港教育工作會,並於會上與重慶一中締結為姊妹學校。(風采中學圖片)

窺探百年名校重慶一中的風采

細味一中的歷史,發現也是我國百年近代史的側面。學校創立於1931年,經歷遷校、合併、重建,最終落戶於此。學校是重慶巿教委首批重點中學,亦是該巿最早的公立中學,以「明禮崇德、求知求真」為校訓。

她對時局有自己的看法,也有年輕人的一腔熱誠。(Wikimedia Commons)

我認識的政壇女將

歷史有時簡單、巧合和粗線條重複,角色不同而已,不知結果會否相同?當然,官方有其立場和例行公事,不要緊,照做。普羅大眾則感到一切平靜,安定最好,年輕人有時過於前衛,也可嘗試寬鬆一點,恩威並施,加以引導。

尼克遜說周恩來有着中國人另一種明顯的品質:「堅定不移的自信心」。(Wikipedia Common)

尼克遜訪華50年的感想

1959年美國國務卿拒絕和周恩來握手,那是「抗美援朝」剛結束的第二年,美國人小器是無法的,尼克遜在書中說了:「我們的分歧是巨大的,但我們的共同利益更大。我們的任務是減少分歧,而不是使其加劇。」

聽眾從音樂廳四散回家,手上的場刊就成為流動宣傳,加上各演出、贊助者芳名記錄其中,如此效益,值得投資。(左:香港舞蹈團,右:作者提供)

再談電子場刊

疫情作為非常時期,電子場刊作為非常手段,那是可以理解的。但紙本場刊所擔任的角色,可以說是音樂會作為一個感官藝術體驗的一個組成部分,是現階段技術水平的電子場刊沒法代替的。

由於毛澤東的專橫與任性,才沒有在1949年解放軍南下至深圳時,順道解放香港。(Shutterstock)

中央當年不解放香港是異數

只有在中國,毛澤東才可以憑着他的絕對權威與肆意的任性,強行要一個民族,為了長遠的經濟利益,放棄眼前民族大義。毛澤東以後的中國領袖,似乎大部分都不敢這樣做。可見,香港能留到97年才回歸實屬異數。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