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反對派

我認為,香港抗疫工作最值得肯定的是,成功做到全民抗疫,面對生命受到威脅,所有人都自覺戴上口罩。(亞新社)

全民抗疫的一點啟示

新冠肺炎襲港,特區政府採取史無前例的抗疫措施,雖然港府的每個決定幾乎都受到來自各界的強烈質疑批評,甚至有部分醫護罷工表示不滿,但不爭的事實是,到目前為止香港的疫情得到抑制。

香港人不值得為爭取所欠的0.15制,就把既有的0.85制也毁掉。(亞新社)

一國兩制是否只剩下1.5制

回歸後,香港雖然不能說一點也沒有變;但基本上仍是近西方的制度多於近大陸的制度,把香港的一制說成只剩下0.5制,就有點危言聳聽。個人認為,香港即使沒有原有的一制,亦起碼有原有的0.85制。

堅持法治就是犯法必拘,從對付網上宣揚暴力者開始,也要禁止無賴的年輕人在政府部門製造事端、擾亂公共秩序。(亞新社)

特區政府不負責任,硬起來吧!

政府已陷入癱瘓狀態,任由無賴的年輕人到處鬧事。而政府只識一味迴避,把會議取消,把受影響部門拉閘停工,連警察也不出來維持社會秩序,令人以為喊着政治口號便可以在香港橫行無忌。這到底是怎樣的無政府狀態呢?

反對派過去就不只一次說香港「法治已死」,如果真是死了,又怎會死完一次又死第二次。這恰恰證明香港的法治一直都活得很好。(灼見名家圖片)

這樣走下去 路會更狹窄

反對派令《逃犯條例》胎死腹中,中共會認為香港的反對派已被外國的反華勢力滲透,已變成一股「反革命」力量,必須認真加以對付。屆時中共對香港的猜疑就會愈來愈重,政策會收得愈來愈緊,香港走的路就會愈來愈窄。

在政府取消劉小麗的選舉資格後,她的後備人選是明星光環已經褪色的李卓人。(李卓人Facebook)

兩次選舉失利 泛民失去民心?

在我看來,建制派並沒有贏得選舉;民主派卻輸掉了選舉。這並不是含糊其辭的說法。建制派的勝利只是因為一開始就使用針對反對派的妙計。反對派最高人氣的候選人被政府取消資格,僅這一點就歪曲了選舉的原意。

反對派指政府會把大部分的土地用來建豪宅,這完全是毫無根據的誣蔑。(Wikipedia Commons)

香港還需要增加多少土地

不想政府有機會解決房屋問題的人,千方百計都想阻撓政府獲得可供城市發展的土地。他們最近搬出了一條似是而非但一樣有人信的理由──政府有了地之後,亦不等同市場上有平樓賣,小市民可能一樣買不起樓。

有反對派議員批評,對《議事規則》的修訂是自閹議會監察政府的權力。(亞新社)

議會暴力

香港反對派要阻止政府議案通過,只能用抗爭手段阻撓議會運作,正如現在美國參議院裏佔少數的民主黨,要制止總統提名的大法官獲得任命,唯有衝擊議會的確認程序。

Page 3 of 4 1 2 3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