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區議會選舉

我在1964年隨家人搬進蘇屋邨。首先入住的,是離大門口最遠,最接近後山的牡丹樓。(Wikimedia Commons)

在深水埗.憶孩提時

孩提時,看見一些街童在鐵皮屋附近拾荒,其中一個在垃圾堆中撿起一片方包吃,沒多久那個男孩便嘔吐大作。當時的情景讓我感到很震動,也使我清楚知道,在7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前,有些人是貧困如斯的。

希望林鄭不要再重蹈覆轍,企圖再使用「擠牙膏」的方式來回應市民的訴求。(灼見名家圖片)

林鄭繼續忽悠市民

「調查」可以傳召特首及相關官員、檢閱文件包括會議記錄等,他們不配合就是違法,「檢討」則沒有這個權力。所以林鄭重施故技想蒙混過關,市民是不會同意的。

關羽後來知道,亭侯的職位原來是很細,居縣侯鎮侯鄉侯之下,大約等同現在的區議員,而且是一個虛銜。(Shutterstock)

關公抑特朗普止暴制亂?

在區議會選舉大勝之後,遊行示威都比較克制,大娘相信是關帝顯靈,點醒香港政府官員,任由泛民在區議會選舉大勝,建制放棄區議員職位,就可以達到止暴制亂的目的,所以,應該是關羽止暴制亂。

香港這次區議會選舉的成果是:向林鄭說不、向建制派說不、向中共說不、並且啟蒙了整個國際社會。(亞新社)

區議會選舉的啟示

香港人這次以超大比數擊敗建制派,是近一年來「和、勇同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綜合結果,反映香港市民團結一致不懼強權,努力捍衛自由、竭力爭取民主所取得的階段性勝利。

區議會選舉戰果將成為泛民陣營日後擴展勢力的基礎,也可以為明年立法會選舉提供大量助選樁腳。

民間自救

當政府不作為的時候,民間唯有自救,踴躍投票也是自救的一種方式。區議會選舉投票是一次集體表態的機會,支持非建制派候選人,就等同反對政府、向政府投「不信任票」。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