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北京

在全國人大會議上,中國政府宣布今年GDP增長目標超過6%。(Shutterstock)

中國創新的影響將持續蔓延

大型的跨國企業現在已經意識到,在世界不同地區開展業務需要因地制宜,尤其在中國與西方之間既存在不少相同之處亦同時存在諸多差異的前提下。企業經營的方式沒有客觀的對與錯,只是不同的場景具有截然不同的條件。

外交界人士說,外國加快政治、經濟、外交、軍事合作,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看見北京對香港的政策愈來愈左。(Shutterstock)

策略的錯和歷史的罪

外交界人士說,外國加快政治、經濟、外交、軍事合作,原因就是看見北京對香港的政策愈來愈左。表面上這是中國內政,但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卻涉及全人類的利益。北京想抽空處理,無非是為了政權穩定。

官方以「防疫隔離」為由,但王全璋所處的監獄根本沒有疫情,官方也沒有說王全璋染病。(亞新社)

中共枉法續囚王全璋

維權律師王全璋出獄後被強制送返濟南戶籍地,是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的典型。他一直在北京工作,家人也長期在北京生活;出獄後不能回北京的家,仍要他們一家分離,是不合情理的。

丘處機曾應成吉思汗邀請會面。作者試圖重組丘處機由北京抵達蒙古後,由東向西橫渡蒙古的行程。(網上圖片)

重組丘處機西渡蒙古的行程

道教全真派第三代掌教丘處機,號長春真人,應成吉思汗邀請會面,1220年春由山東出發,先到北京,再北上蒙古。本文重組丘處機抵蒙古後,自東向西橫渡蒙古的行程,終點是跨越今阿爾泰山後進新疆境內的青河縣。

儘管駱惠寧建立了第一個好印象,但中聯辦畢竟只是間接管治,而市民卻24小時感受到林鄭月娥和警方的直接高壓管治。(香港電台新聞截圖、Shutterstock)

停暴停嫁禍 珍惜「閃變期」

雖然駱惠寧取得第一個好印象,但關鍵是北京會否改變強硬政策?眼前這一刻,我形容為「閃變」。假如北京真的忽然閃出一剎那寬鬆的念頭,那麼這一「閃」,將會導致日後的「變」(由強硬變務實)?還是一閃就沒有?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