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加沙

以色列加強對拉法的攻擊,大量民房被炸毀。(Shutterstock)

逃生無門,拉法悲歌

正如美國的民調亦指出,有大部分選民仍站在以色列的一邊,拜登才這麼狠把高校反戰運動大加鎮壓,而由於猶太人大金主在後面,拜登也未能左右內塔尼亞胡的行為,唯有盲撐,從中奏出了加沙悲歌。

美國學生聲援巴勒斯坦集會受阻,人們在哥大校園外的百老匯舉橫幅抗議。(Shutterstock)

Grief!

美青這次挺巴反以,應該搞不出反越戰那樣大。關鍵在美國沒有派兵幫以色列,啲後生唔使去萬里外送死。這次不明的是:為何大半個世紀後,在這樣左的社會風氣下,哥大等本應自由派氣氛很重的名校,會強硬清場?

每天導彈都如雨下,造成屍橫遍野,死傷者上萬,最傷痛的是孩童。(Shutterstock)

從中東局勢 看人類文明的花果飄零

要世人眼巴巴看着一場如此赤裸裸的持續大屠殺在加沙爆發,對超過200萬人口的種族清洗行動,卻沒有人或國家能制止。當國際法受到這樣的蔑視和無法執行下,更可導致世界的禮崩樂壞,那麼,我們生存在世還有何所依?

兵家必詐: 暗渡陳倉之術

兵家必詐: 暗渡陳倉之術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立刻拒絕落實「一個地區,兩個國家」的建議,實際是標榜宗教錫安復國主義的目標。全面摧毀加沙,令200多萬人流離失所,面臨死亡和疾病,又加强襲擊西岸佔領區,也是為實現這些目標鋪路。

陳文鴻教授:內塔尼亞胡號令全民皆兵 暴露以軍出師不利傷亡慘重? 全球掀起反猶、反美浪潮 將怎樣反噬美、以政府?

陳文鴻教授:內塔尼亞胡號令全民皆兵 暴露以軍出師不利傷亡慘重? 全球掀起反猶、反美浪潮 將怎樣反噬美、以政府?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宣布全國總動員,香港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陳文鴻教授認為,此舉從側面暴露以軍在加薩出師不利、傷亡慘重,而美軍空投物資給加薩人民,與以一唱一和,成巨大的諷刺。一起聽聽他的分析。

即使美國阻撓,以軍強橫,各國袖手旁觀,但各國人民看在眼裏,全球的反猶、反美示威行動會增加。(亞新社)

中東大變

現在的形勢是以色列正不顧一切地屠殺加沙人民。美國不加阻撓,只是用勸導和空投物資來貓哭老鼠,加沙人民在今後一兩個星期裏,不是被炸死、亂槍殺死,便是因缺食物、食水和藥物而白白地餓死、渴死、傷病而死。

1993年9月13日,在美國總統克林頓見證下,拉賓與巴解組織領袖阿拉發(Yasser Arafat)在白宮締結《奧斯陸和約》。(Wikimedia Commons)

以巴兩國方案前景暗淡

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伊朗憲法就提出要建立一個統一的伊斯蘭世界。這樣看來,兩國方案的未來並不樂觀;近日更傳出伊朗能夠在短期內生產核武。這樣,中東的局勢將更複雜,後果更不可預料了。

烏克蘭戰爭與歷次阿富汗戰爭的不同,在於前者為兩大國的比拼,後者為人民戰,不對稱的力量便產生出不對稱的戰術、戰略。(Shutterstock)

戰爭的考慮

守衞國土,以至以攻為守,都是打出去。中國不侵略別國,便沒有不對稱戰爭的機會。空防失敗,別國進侵,中國能選擇的還只能是烏克蘭戰場的例子,人民戰、游擊戰會是戰敗後的反應而已。

以色列過去幾十年發展的殖民政策,在廣泛巴勒斯坦人的地區內,建立他們的定居地區,實際製造很多矛盾。(灼見名家製圖)

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

不論是極端的錫安主義,或極端的阿拉伯復國主義,都是挑動情緒的意識形態,與現實脫節。雖然以色列和歐美國家的主流媒體,都已經大量發布有利自己的言論,但在不少國家已出現強烈要求停止這些暴力行動的聲音。

加沙戰鬥踏入第五個月,以色列不僅拒絕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馬斯的停火協議,更空襲加沙南部接壤埃及的拉法市。(Wikimedia Commons)

觀點不同各懷鬼胎

美國在此事立場非常飄忽,反對無限期全面停火,亦想推動以色列與沙特阿拉伯建交,稱要斡旋巴以衝突,但否決聯合國安理會有關加沙停火的決議草案。可見美方一邊點火、一邊滅火,是基於私利及國內政治的考量。

加沙的巴勒斯坦人遭受了21世紀最大規模的轟炸行動之一。阿布蕯拉姆悲傷地問着:「這種事件怎麼可能接受呢?這些事件是怎麼能夠允許發生的呢?」(灼見名家製圖)

靜聽學者和詩人的呼喊聲

兩個多月猛烈的炮火,在加沙這個人口密集但又生活困難的地方,不少知識分子,包括專業人士、教師、文化工作者和記者,冒着炮火,或堅守家園,或犠牲生命之餘,只能看着像大學和其他社會組織,在炮火中消失。

內塔尼亞胡極右翼政權害怕現時停戰,便沒法完成消滅哈馬斯,吞併加沙以至殖民西岸佔領區的目標。(亞新社)

抑制以色列

從加沙的戰爭,以色列右翼勢力看到若不在這個時候大戰,待阿拉伯、伊斯蘭教地方武裝力量再提升,伊朗、沙特阿拉伯更團結起來,大以色列國便不可能建立,以色列要吐出佔領區,因此不能不大戰。美國可抑制以色列嗎?

母親的希望,全部在孩子身上;她們的夢想,就是每天能夠安全到校。這是筆者聽到過的對教育最真切的期望。(亞新社)

希望來自自己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兒童的歌,在這悲慘的時刻,他們首先想到的,不是仇恨與復仇。他們唱出的,不是對肆虐者的恨,而是希望看到安全與和平的來臨。

以軍早前更襲擊加沙地帶希法醫院,涉嫌違反國際公認的戰爭法,導致加沙地帶人道災難,哀鴻遍野,觸目驚心。(亞新社)

巴以衝突面臨重大轉折

事實上,巴以衝突的背後隱藏複雜的地緣政治因素,包括中東地區的權力平衡和美國明裏暗裏對以色列的縱容和支持。最近有傳聞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正承受極大壓力,要求他下台的呼聲已有所聞,以色列內部正在醞釀突變。

習拜會期間,其實同樣關鍵的是台灣的選戰。(亞新社)

藍白合得啖笑?

不怕被說馬後炮,前天看到藍白握手表示合作那一刻就懷疑,能維持多久?合作的條件是:藍、白兩黨以民調高低定誰當副手。果然,不出24小時,已傳聞藍營要求白營讓賽。

內塔尼亞胡在聯合國大會上,展示以色列心目中的經濟走廊路線。(以色列政府新聞辦公室圖片)

內塔尼亞胡的新中東計劃

觀察家早指出,以色列的目的,便是要將哈馬斯勢力驅逐出加沙地帶,好讓以色列盟友英國石油公司以及美國的諾伯爾能源公司,自由地開採加沙海域蘊藏的豐富天然氣,而以色列也可從中得益。

外交方面,以色列的蠻橫,使維護它的美國愈來愈在國際上被孤立和針對。(亞新社)

衝突難解

若以軍沉不住氣,盲目的擴大戰爭,可能便落入哈馬斯的陷阱,死傷更眾,單以此便足以引起以國內部的分歧反對。當國際壓力日增而戰情難改,內塔尼亞胡政權不是進一步瘋狂轟炸,便會在壓力下下台,改與哈馬斯談判。

作者認為,哈馬斯已成為伊朗的一頭戰狼。(亞新社)

哈馬斯為何突襲以色列

美國在全球的影響力,尤其是軍力,仍然是非常強大的,並不是如某些KOL講的江河日下,而他們對美國的唱衰更絕不可信。既不知彼、又不知己,蒙騙國人去自我陶醉,這些自欺欺人的言論,能幫助我們的祖國強大嗎?

哈馬斯和法塔赫之間在一輪權力鬥爭下,結果哈馬斯正式接管加沙,以色列隨即對該地加強封鎖和打壓。(亞新社)

走進哈馬斯世界

當我訪問哈馬斯領袖薩哈爾醫生時,他說,以色列那邊沒有平民,他們全民皆兵,選出錫安主義者來打壓巴人,因此他們不是無辜者;內塔尼亞胡政府也這樣說,加沙沒有無辜者,他們接受哈馬斯管治,他們全是哈馬斯同謀者。

以色列在加沙濫殺平民、傷殘婦孺,已開始引起公憤。(亞新社)

進一步衝突

國際民意與愈來愈多的國家聲討以色列野蠻的加沙(殖民)政策,美國可有能力封天下之口?停戰和開放人道救援只是治標,連美國拜登也說要回到兩國方案。即使歐美列強也不得不要被迫從根本去解決巴勒斯坦問題。

戰爭似乎離香港很遠,地緣政治上跟我們好像沒太大關係;但全球化下的世界局勢,牽一髮動全身。(Shutterstock)

世界新秩序

世界多極化的特徵是除了美國,尚有幾個大國正在冒起,它們未必跟美國對立,但也不一定事事跟隨美國,例如中國、俄羅斯、印度、土耳其、法國,它們都屬於區域大國,有自己的主張,對國際秩序也有自己一套看法。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