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加息

2022年,美國導演俄烏戰爭,口稱不參戰,但歐美要全面制裁,俄烏由閃電戰變成持久戰。(亞新社)

兩年一次的戰役如何終結

俄烏戰爭中,歐洲人無論如何都是輸家,不同是將能源依賴,由俄羅斯轉為美國,多年心血,付諸東流。西方的利己主義和掠奪性全現,非西方人士的財產保護權、契約精神化為烏有。

在聯繫匯率制度下,港匯轉弱、金管局入市買入是正常不過的例牌動作。(亞新社)

以災難為本位的財經新聞

對於實行了幾十年的聯繫匯率,我們尚且仍在小題大做,對複雜得多而且日新月異的加密貨幣,反正大部分人都不懂,作災難式報道就更加肆無忌憚,可以用更大的字體寫出更誇張的標題了。

西方的制裁和俄羅斯的反制裁勢必在短中期內推高能源、原材料、金屬和糧食價格。(Shutterstock)

俄烏之戰對全球經濟的衝擊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擅打公關戰,西方領袖看風使舵,順勢制裁俄羅斯,力度之大,以及烏國軍隊和志願軍頑強抵抗,一切都在普京的意料之外。因應戰局發展,下文將聚焦全球經濟中受俄烏衝突影響的幾個範疇,逐一闡釋。

2月24日凌晨,俄羅斯總統普京宣佈在烏克蘭頓巴斯地區開展特別軍事行動,敦促烏克蘭士兵放下武器回家。(亞新社)

烏東有戰爭 美可不加息

俄羅斯進入烏東,無論怎樣解讀,最開心都是美國,據外電報道,烏克蘭境內首100名富豪,有96個離開烏克蘭,既然是走難,當然會預先將資金調走,美國得其所哉。美國何需加息?加息只是浪費彈藥。

鮑威爾稱減少買債,只是對美國政府發出最後通牒。(Wikimedia Commons)

鮑威爾的「哀的美頓書」

美國撤銷對中國開徵的第二期25%關稅,估計中國亦會投桃報李,立刻撤銷對美國的第二期關稅,就算中國不撤銷,在沒有特別關稅之下,美國所有入口貨價格全面下跌,可立刻紓緩通脹壓力。

美股造好下,港股近期走勢持續偏軟。(Shutterstock)

港股已死?

如果市場對港股興趣變成為食之無味、棄之亦不可惜的話,看來我也要考慮轉型。近期確實對這個問題有過多次思考,香港還會有牛市嗎?

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中間)任內未曾加息。(歐洲央行twitter)

經濟學家有問題?

經濟學家預測失效及滯後,例子隨手可拈。以去年開始的中美貿易戰為例,分析界大部分僅按以往中美貿易額計算潛在經濟影響,結果錯得很,事關完全沒有考慮到政治博弈因素。

即使內地資金尚算充裕,但排隊要錢的持份者卻在增加,這還未計及民企及央企其他正常及正規資金的需要。(亞新社)

撇脫一點又何妨

降準即使效力有限,但既然成為了市場預期氧氣的一部分,倒不如更加撇脫,索性一次過降它幾個百分點,做些超越預期的決定,以後的事,以後再算吧,最少向市場發放經濟才是最重要的明確訊息。

美國10月份信貸申請率為47.8%,按年跌1.2個百分點,或反映未來消費者對信貸需求及信貸審批較悲觀。(Pixabay)

消費者信貸

美國的經濟相當依賴內需消費,而消費者亦極度依賴債務和信貸去維持自己的消費水平;否則在工資增長有限的情況下,便要被逼節衣縮食。因此,消費者信貸的增長和下跌,是對未來內需消費的一個重要指標。

聯儲局目前官方利率是2厘至2.25厘,局方委員所預測的未來中性水平則介乎2.5厘至3.5厘。(Shutterstock)

最懂轉嫁風險的人辦

鮑威爾上任未幾,不斷被老闆罵,亦未學會央行主管要有的模稜兩可發言技巧,令人同情。基於特朗普的負面形象,鮑威爾更易討好市場,但由於正值經濟周期轉角,其工作比耶倫更難。

聯儲局要完成整個「收水」過程,相信需要更多時間(Pixabay)

美加息不能令資金離港?

筆者研究聯匯多年,始終相信只要聯儲局繼續加息,港美息差是會繼續擴闊,最終流入的資金是會流走的,究竟資金流走的速度是有秩序的或非常迅速,這兩個可能性會為香港的金融市場帶來不同的影響。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