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加息

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中間)任內未曾加息。(歐洲央行twitter)

經濟學家有問題?

經濟學家預測失效及滯後,例子隨手可拈。以去年開始的中美貿易戰為例,分析界大部分僅按以往中美貿易額計算潛在經濟影響,結果錯得很,事關完全沒有考慮到政治博弈因素。

即使內地資金尚算充裕,但排隊要錢的持份者卻在增加,這還未計及民企及央企其他正常及正規資金的需要。(亞新社)

撇脫一點又何妨

降準即使效力有限,但既然成為了市場預期氧氣的一部分,倒不如更加撇脫,索性一次過降它幾個百分點,做些超越預期的決定,以後的事,以後再算吧,最少向市場發放經濟才是最重要的明確訊息。

美國10月份信貸申請率為47.8%,按年跌1.2個百分點,或反映未來消費者對信貸需求及信貸審批較悲觀。(Pixabay)

消費者信貸

美國的經濟相當依賴內需消費,而消費者亦極度依賴債務和信貸去維持自己的消費水平;否則在工資增長有限的情況下,便要被逼節衣縮食。因此,消費者信貸的增長和下跌,是對未來內需消費的一個重要指標。

聯儲局目前官方利率是2厘至2.25厘,局方委員所預測的未來中性水平則介乎2.5厘至3.5厘。(Shutterstock)

最懂轉嫁風險的人辦

鮑威爾上任未幾,不斷被老闆罵,亦未學會央行主管要有的模稜兩可發言技巧,令人同情。基於特朗普的負面形象,鮑威爾更易討好市場,但由於正值經濟周期轉角,其工作比耶倫更難。

聯儲局要完成整個「收水」過程,相信需要更多時間(Pixabay)

美加息不能令資金離港?

筆者研究聯匯多年,始終相信只要聯儲局繼續加息,港美息差是會繼續擴闊,最終流入的資金是會流走的,究竟資金流走的速度是有秩序的或非常迅速,這兩個可能性會為香港的金融市場帶來不同的影響。

聯儲局主席耶倫未有明確說明加息時間表。(亞新社圖片)

特朗普家翁難為了耶倫家嫂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聯儲局主席耶倫,有時倒令人聯想起粵語長片年代的家翁為難家嫂劇情。競選時,聯儲局成為被擺上台造勢工具,大力被標籤偏幫商界,故意奉行低息政策,當外國人為操控匯率議題還未成為熱話前,耶倫其實早被特朗普歸類為人為操控利率。不幸是,特朗普果真做了總統,家翁難為家嫂劇情更見緊湊。明明你罵我刻意配合奉行低息,現在如果加息預期升溫,美元又會走強,那就會抵觸不欲美元過強的家規。左右為難,耶倫稱不上是出眾,比前三位主席更談不上有重大功績,欲名留青史,贏得生前身後名,倒不如以飽受壓力、自感難以堅守央行獨立性為由,辭官去也。   特朗普根本毋須施壓   的確,中央銀行有其獨立性,制度上聯儲局決定不受政治干擾亦有望獲得確保,耶倫在框架底下,可視家翁說三道四指手劃腳如無物,要加息就加息。可是央行獨立性跟本身權威性兩者關係密切,很難想像央行有獨立決策能力而沒有權威認受性吧?對耶倫而言,威脅正正源自權威性或被削弱,試想一旦做了決定、或在聲明及公開發言時說些有違家翁旨意話題,跟以往家翁不同,這位狂人總統少則可在社交平台含沙射影,甚至透過身邊智囊、謀臣公然反擊,口誅筆伐,久而久之,整個聯儲局的權威性及影響力就只會每下愈況。   前債王老拍檔埃里安對市場當前情況,分析得簡單而又明確。與其用牛市一、二、三期,他索性改為特朗普一、二、三期。第一期為當選後的憧憬大行情、接著就是就職前記者會令市場樂觀情緒落空所構成的整固第二期,到近日徘徊於憧憬繼續、現實逼近的特朗普三期,標誌是傳統的上落市波動階段。惟有趣是,聯儲局今年首次議息後,反映市場引伸波幅及恐慌情緒的VIX指數,卻是10年來再次跌穿10的水平,自從90年指數推出以來,低於10僅13次而已。恐慌情緒觸及低位,大部分源於耶倫會後聲明,無就加息預期作明確暗示,正因如此,外界頗為堅信,年內美國加息頂多兩次就會行人止步。   不能否認,任何指標均顯示,美國通脹預期正升溫,部分歐資行說得好,局方對通脹升溫隻字不提,倒令聯儲局盡顯表裡不一,聲稱加息按步推進不變,但實際上已趨向勁鴿。家嫂作風,一向步步為營,甚至帶點拖泥帶水,家翁隨時挑起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糾紛升級,豈能視而不見。調轉想想,有潛在財政刺激政策、及整個國際關係新形勢的轉變期,耶倫一日視之為不明朗變數,聯儲局無形中就被白宮掣肘,變相被綁進政治決定當中,特朗普根本毋須要向其施壓。   原刊於《am730》,獲作者授權發表。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