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劉銳紹

香港記者協會近期被輿論要求公開會員名單和財務狀況,以增加透明度。(Shutterstock)

透明與不透明

有些會員根本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成為會員,因為有一些會員是參加個別活動後就自動成為會員,毋須申請,也毋須確認。但如果無端端公開名單而招來否認,不是自找麻煩嗎?

「耕」比「種」更重要,如果「耕」的工作做不好,「種」什麼東西也不會成。(Shutterstock)

怪農夫的話

朋友借地給他人耕種,別人問他為什麼做這樣吃虧、蝕本的事?租金由他出,果實他人享;土壤由他栽,成果他人賞。天下間哪有這樣不可理喻的事?

無論如何,書展是值得珍惜的。(Shutterstock)

書展中的感慨

不少讀者在書展中跟我拍照留念,我都跟他們說:「希望不要因為這些照片而連累你!」他們都說不介意。我感謝他們的誠意,但心裏卻有說不出的滋味。為什麼會有這種連累別人的顧慮呢?是我的過慮?還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警方可說雖不殺伯仁,伯仁因你而死。斷腸如此,教人情何以堪?(亞新社)

陰乾無效 反惹內外皆仇

全國人大法工委高調批評香港高院,理由是「嚴重削弱特首應有管治權」,已明顯地踐踏司法獨立和「兩制」。這種內外樹敵的「攬炒」,只會親者痛,仇者快;與警方的「陰乾」手法一樣,毫無實效,反而內外皆仇。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