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制裁

受美國制裁一年之後,香港受到的打擊非常輕微。(亞新社)

打香港 其實是要打大陸

拜登政府大體上延續了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某些領域對抗的力度甚至更大,要削弱中國的實力,從香港入手可以打擊大陸的融資能力。保持外資對香港的信心,應是特區政府此時此刻對國家的最大貢獻。

其實,《中歐投資協定》是有利歐盟多於中國,歐盟內各國的貴價奢侈品可以免稅進入中國,同時又可以從中國免稅得到廉價日用品。(Shutterstock)

錯失簽定《中歐投資協定》時機

幾年之後,如果中歐重啓協定,條件並不一定對歐盟有利,甚至可以肯定比今日差很多,所以,歐盟正確做法就是繼續審議,無限期審議,如果中美態度轉變或者世界形勢轉變,就立刻簽訂雙方今日同意的《中歐投資協定》。

歐盟中以立陶宛反應最強烈,一方面迫降的客機本來飛往立陶宛,另一方面立陶宛極右勢力當權,反俄反中。(立陶宛國會Facebook圖片)

制裁白俄羅斯

立陶宛以白羅斯民主化推動者自封,這是追隨美國、歐盟以政治干預別國,同時亦暗含立陶宛極右勢力、當權者的政治幻想:恢復中世紀的波蘭─立陶宛王國,可是百害而無一利。

現在令人擔心的,不是美國的制裁,而是香港逐漸跟國際社會「脫鈎」,長遠而言,「逆國際化」才是香港的最大隱憂。(灼見名家製圖)

我不入地獄……

一個地方是死是活,上天堂還是下地獄,不是特朗普說了算,也不是美國說了算的。不過既然說得出這種狠話,特朗普的意思似乎不是「預測」,而是「希望」把香港打入地獄!

繼美國宣布制裁11名中港官員之後,香港警方如此高調以《國安法》之名採取行動,說兩件事全無因果關係,大概沒有什麼可能吧?(亞新社)

香港:國際制裁中心?

真正令人不安的,是香港的國際形象。除了DQ立法會候選人、延後選舉、搜查報館等一系列極具反面宣傳效果的有力措施,香港政府最近在回應外國有關香港的一些聲明或決定時,亦使用了以往絕少出現的強硬措詞。

有近300萬港人的支持《國安法》,中國當然不必理會G7的聲明,要制裁就來吧!(灼見名家製圖)

耐心等30年

120年後的庚子年,西方人不能再用武力來八國聯軍入北京,但仍要干涉中國內政,不准香港《國安法》落實,否則要制裁中國官員,但G7已是江河日下,誰會怕制裁呢?

疫情轉趨嚴峻,《港區國安法》實施,特首林鄭月娥及其班子看來難逃繼續被妖魔化的宿命。(亞新社)

香港最大的管治危機

自去年區議會選舉抗爭派大勝,香港的政局已經開始以高速朝一個畸形、令人擔憂的方向發展。那就是市民對政治和民主選舉的參與顯著上升,但政府的合法性、管治權威和執行政策的能力卻持續下降。

今次中央實施國安法,不少香港市民擔心本地股市會出現大震盪,但在國安法實施後的港股,卻出奇地亢奮。(亞新社)

香港經濟難強力反彈

港股展現強勢並不代表香港的實體經濟會出現V形反彈,因為在宣布實施國安法後,西方國家已出手打擊香港和內地政府。假若有更多國家出手對付香港,特區政府要令本地經濟出現強勁反彈將會變得非常困難了。

事實上,不少有關科技供應鏈及芯片供應的報道,早就說明台灣一直是美國首輪制裁後,向華為及中國供貨的最大來源地。(Shutterstock)

芯之所向

筆者不了解芯片,但設計與否,跟能否具備生產能力是兩回事,似乎內地欠缺的是生產技術。可是,在中國製造的前提下,似乎愈來愈多內地公司會主動發布這個突破,以及哪方面取得突破。

儘管「港版國安法」很可能將無可避免成為今後港人的「緊箍咒」,卻有望讓香港恢復務實的本色。(亞新社)

袁彌昌:香港的生存之道

香港目前之所以陷入前所未有的危局,最大原因是部分港人背離了香港一直以來賴以成功的「小國生存之道」──要一國兩制得以進入下半場,港人必須按「小國生存之道」改變策略,為往後的陸港博弈創造有利條件。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