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制裁

有近300萬港人的支持《國安法》,中國當然不必理會G7的聲明,要制裁就來吧!(灼見名家製圖)

耐心等30年

120年後的庚子年,西方人不能再用武力來八國聯軍入北京,但仍要干涉中國內政,不准香港《國安法》落實,否則要制裁中國官員,但G7已是江河日下,誰會怕制裁呢?

疫情轉趨嚴峻,《港區國安法》實施,特首林鄭月娥及其班子看來難逃繼續被妖魔化的宿命。(亞新社)

香港最大的管治危機

自去年區議會選舉抗爭派大勝,香港的政局已經開始以高速朝一個畸形、令人擔憂的方向發展。那就是市民對政治和民主選舉的參與顯著上升,但政府的合法性、管治權威和執行政策的能力卻持續下降。

今次中央實施國安法,不少香港市民擔心本地股市會出現大震盪,但在國安法實施後的港股,卻出奇地亢奮。(亞新社)

香港經濟難強力反彈

港股展現強勢並不代表香港的實體經濟會出現V形反彈,因為在宣布實施國安法後,西方國家已出手打擊香港和內地政府。假若有更多國家出手對付香港,特區政府要令本地經濟出現強勁反彈將會變得非常困難了。

事實上,不少有關科技供應鏈及芯片供應的報道,早就說明台灣一直是美國首輪制裁後,向華為及中國供貨的最大來源地。(Shutterstock)

芯之所向

筆者不了解芯片,但設計與否,跟能否具備生產能力是兩回事,似乎內地欠缺的是生產技術。可是,在中國製造的前提下,似乎愈來愈多內地公司會主動發布這個突破,以及哪方面取得突破。

儘管「港版國安法」很可能將無可避免成為今後港人的「緊箍咒」,卻有望讓香港恢復務實的本色。(亞新社)

袁彌昌:香港的生存之道

香港目前之所以陷入前所未有的危局,最大原因是部分港人背離了香港一直以來賴以成功的「小國生存之道」──要一國兩制得以進入下半場,港人必須按「小國生存之道」改變策略,為往後的陸港博弈創造有利條件。

《基本法》就是按照《中英聯合聲明》第7條具體落實《中英聯合聲明》的明證。(亞新社)

認識《中英聯合聲明》

近日美國聲稱因為中國決定為保障在香港國土安全而立法,認為違反《中英聯合聲明》,所以要制裁中國。但對從來未閱讀過《中英聯合聲明》的大多數普羅市民,是沒有事實基礎去判斷是非,所以謹借專欄篇幅向各位介紹。

從北京公布立「港版國安法」,到特朗普宣布制裁香港,接踵而來的壞消息,香港人並沒有出現恐慌。(亞新社)

我們都是嚇大的

香港人見慣風浪,當前的變局,我們擔憂,但沒有被嚇倒,因為我們都是嚇大的!只要香港能維持基本的自由,大家就會知所因應,作出最有利自己的選擇。

坐牢70年還能生存的人我賭你一個也數不出來,一個國家被制裁70年絕對是人類歷史的紀錄。朝鮮人究竟犯了些什麼罪呢?(Wikimedia Commons)

看特金會有感

我相信金正恩這個人,也相信特朗普的感受。我不同意美方說的,要等到朝方完全處理好棄核之後才解除制裁。我認為制裁應該立刻解除,朝鮮不履行約定的才考慮放回去。

設拉子(Shiraz)經濟特區。

伊朗解縛:經濟特區和自由貿易工業區的機遇

2016年初,聯合國解除對伊朗的制裁,這是中東地區的一項重大發展。多年來,制裁措施阻隔了伊朗接觸西方市場和外商投資的途徑;制裁解除後,這個中東國家開始顯露優厚的商業潛力。香港貿發局研究部最近到伊朗實地考察,並發表多篇文章,介紹該國的最新發展,涉及零售業[1]、基建[2]和製造業[3]的業務前景。 伊朗仍然處於重大的轉型階段,該國重新融入全球金融和貿易體系,或會影響外商直接投資的決定。美國對伊朗的主要制裁仍然存在,美國公司未能在該國直接投資。繼前一篇文章《伊朗解縛:製造業前景評估》後,本文將審視伊朗的外商直接投資制度。外商可考慮投資在位於該國戰略地點的自由貿易工業區,和分布伊朗大陸各地的經濟特區。 伊朗是中東的製造業大國,已設立多個自由貿易工業區和經濟特區,供外商直接投資製造業。有些香港公司現正考量在伊朗境內生產的機會,以便向區域市場銷售產品。他們應先研究這些自由貿易工業區和經濟特區的相關投資優惠和法規,以及兩者的主要差異,然後才決定是否到伊朗直接投資,把生產活動分散至當地。   伊朗投資制度有助招徠外國投資者 多年來,伊朗獲取外部資金的途徑有限。制裁解除後,伊朗政府積極提供具吸引力的稅務優惠和其他奬勵措施,以招徠外商直接投資。外國投資者可在伊朗大陸(經濟特區內或外)或該國的多個自由貿易工業區直接投資。   《外商投資促進和保護法》保障外商投資 2002年通過的《外商投資促進和保護法》(Foreign Investment Promotion and Protection Act),是現時伊朗保護外商投資的主要法例。經濟特區和自由貿易工業區也有適用的其他法律及規例,將於隨後章節探討。 根據《外商投資促進和保護法》,外來投資享有與本地投資相同的權利、保護和設施。舉例來說,根據伊朗不同法例提供的資本投資優惠,如關於稅務的法例,以及與其他國家簽訂的避免雙重徵稅協定,也適用於外國投資者。不過,香港尚未與伊朗達成全面避免雙重徵稅協定。   為享受《外商投資促進和保護法》提供的投資優惠,公司首先要向伊朗的外國投資管理機構——伊朗投資與經濟技術支持組織(OIETAI)申請外國投資許可證。申請提交後,OIETAI的外國投資委員會將在15個工作日內審核。隨後,該會將向外國投資者送出許可證草擬本以供確認。外國投資者若對草擬本感到滿意,就可向投資委員會通報確認,以便委員會發出正式的投資許可證。   伊朗經濟特區和自由貿易工業區:外國投資者認識未深 以往,外界對伊朗的營商環境印象欠佳,該國整體上對外國直接投資者的吸引力不大,其經濟特區和自由貿易工業區也是如此。這是國際社會多番制裁伊朗的結果。2013年,伊朗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資跌至不到30億美元。制裁帶來的苦果,減少了伊朗新當選政府與西方重啟談判的阻力,結果在2015年達成核相關協議,而聯合國對伊朗的制裁亦於2016年解除。 ...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