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全面管治權

國際之間普遍認為香港已經悄悄然失卻國際城市的特色。(亞新社)

講好香港故事

正因美國擁國際敘事話語權,與他們講好香港故事,不啻與虎謀皮。我們一定要正視這冷酷事實,思考究竟講好香港故事的對象是誰,然後再深入研究內容。

作者認為,有中央力挺,施政理應暢通無阻。李家超的政綱反而因此值得留意,因為它極可能反映了中央希望未來5年香港施政的重點。(亞新社)

特首選戰之方太煮餸──整定

李家超的施政想要得到什麼「結果」?是建屋數量?取地多少公頃?發展什麼新產業?不知道「結果」是什麼,就說「以結果為目標」,如此說法太過空洞,「選民」無從得知他到底作了些什麼承諾!

即使丁權既合法又傳統,但它亦可以因應實際情況而作出與時並進的改變。(Shutterstock、亞新社)

解決丁權問題 唯有人大釋法

《基本法》第121條在有關租金不變的條文中,列明「鄉村屋地」、「丁屋地」,而第40條卻沒有列明丁屋或丁權。這是否表示在草擬此條文時,人大有意保留丁權可以因時因地而改變的彈性?人大可否做得更多?

「講政治」除了要具備政治意識,還應該包括政治忠誠。(灼見名家製圖)

今年是本地政治年

今年是本地的政治年,9月立法會選舉、12月選委會選舉;而特首選舉雖在明年3月,但有意角逐的人士今年中左右就要公開表達意向,及早部署,在選委會選舉中做工夫。

聶德權(左一)到了公務員事務局,是否等如進入避風塘?非也!(香港電台視頻截圖)

港府大換班說明什麼?

在中國官場裏,一切事物都是「為今我所用」,而不是單純的為我所用。所以,即使是上級按政治需要而搬龍門,錯在上級,但也要下級承受。這就是中國政治文化的另一種體現:上有立威,下要跪低!

表面來看,「全面管治」與「高度自治」有矛盾。但這當然難不到精通辯證法的中央。(Shutterstock)

談中央對港的全面管治

其實,香港回歸中國後,中央對香港可以行使生殺大權,根本毋庸置疑。說得極端一點,明天中央廢除《基本法》,取消一國兩制,也是中國行使其內部事務的權力,全世界都無權干預。

基本法規定特區自行處理的事務,更不知中央怎樣可以在「不干預」的金箍咒下實行監督。(shutterstock)

如何行使

即使屬中央管理的或涉及中央和特區關係的事務,中央大概只能阻止特區作出違反中央意願的決定,不能強制特區作出符合中央意願的決定。

張曉明(圖左)說,港人不必擔憂強調中央的全面管治權會影響特區的高度自治。(亞新社)

全面管治

要確保一國兩制實踐不變形、不走樣,就要如習近平和其他中央官員曾多次強調,嚴格依照基本法辦事,不能隨意發揮,無中生有。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