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儒家

「氣蓋乾坤今有慶,心如明鏡已無塵」。霍師是難得的通儒佛兩家的國學大師,香港能出現這一位鴻儒,實在是港人之福!(左:霍韜晦思想世界,右:作者提供)

霍韜晦教授紀念館

6月6日是霍韜晦辭世的日子,不經意間又已兩年了,日前出席了法住學會舉辦的活動,大會頗有心思,在當天為「霍教授紀念館」揭幕,以紀念這位當代新儒家第三代的主要代表人物。

許多年輕人長於菲傭之手,不愁衣食,自私自利,是非不分,只管做自己喜歡的事,怎會懂得辛勞、忍耐、犧牲與公義的重要?(亞新社)

風雨中的香江情懷

香港現今的情況讓大家更明白《易經》物極必反的自然規律,也是人性管理與社會發展的正反兩面教材!這次天災人禍,是我們最佳的學習個案,治世之災皆為祥瑞,尤其是當權的管理者,更應好好學習居安思危、未雨綢繆。

的確,馬克思還是對的,當金錢成為了社會粘合劑,這個社會的人們就要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了。(DiDi Hong Kong Facebook圖片)

金錢原教旨主義社會的再生

在金錢原教旨主義盛行的今天,中國的精英已經放棄了改革開放以來來之不易一點點進步共識,已經沒有了文明與野蠻的區別、進步和倒退的區別、精英與責任之間的關聯。在任何社會,當精英墮落了,社會就會變得極其無助。

學校旅行算是奢侈,但老師卻常有倒貼加持的班旅。(Pixabay)

緣份的價值

偶爾聽一佛教徒講缘份一詞,原來,釋迦牟尼也説過,人與人的相遇並非偶然,能相見者,對方必有優點為自己所學。這與儒家所言「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是異教同理。

儒家思想對老一輩中國人影響深遠,然而新一代則同時受西方文化薰陶。(Pixabay)

中國文化在香港沒落了?

美國前總統尼克遜寫了《1999不戰而勝》的一本書,理論來自中國的孫子兵法。書中末後這樣說:「當有一天,遙遠的古老中國,他們的年輕人,不再相信他們的歷史傳統和民族的時候,我們美國人,就不戰而勝了。」

「我退下來回到學術界,是憑自己的教書本能、多年知識的累積,由一個公務人員變成教學人員,沒有人欠我什麼。」

專訪江宜樺:「沒有人欠我什麼」

七年的政治生涯,江宜樺登上了很多學者一生都未必有機會踏足的舞台,突破紙上談兵的時事評論,實踐自己的政治理念。他沉思道:「對於馬總統,我一直很感謝他,給我在這幾年中歷練了好幾個職務。這對一個學者來說,雖不是千載難逢,但也是要珍惜的,是一個對政治現實的體會。」

江宜樺:「儒家要發展下去,必須跟憲政民主相結合。」

江宜樺:「儒家民主」新思潮是一個出路

如果能把儒家跨越時代的部分跟憲政民主相結合,也許會有一種稱為 Confucian Democracy (儒家民主)的東西出現。這東西如果真的出現,我相信是中國政治思想史上一個發展的里程碑,也代表着中國傳統的政治智慧並沒有因為進入現代而將之放棄,只留下些倫理學而在政治上沒有任何地位。

江宜樺:「儒家一直強調要以德治國。以政治德性來說,這就是我們所要求的民主德性。」

江宜樺:儒家思想對現代政治的影響

各位想想,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我們對於自己的統治階層,就是現在的行政首長或者民意代表,或是地方政府的官員,我們不是常常會這樣覺得嗎?如果說一個官員,他自己三申五令要求他的部下不要遲到早退,他自己卻遲到早退,會是怎樣。如果他要求部下不能貪污或接受款待,但是他自己卻非常貪心,亦沒有人會服他。這種事情,用儒家的道理來說,其身不正的話,怎講也沒有用。

江宜樺:「今天我要談論的題目,就是儒家思想以及儒家思想將如何與華人社會政治體制的結合。」

江宜樺:儒家如何融合於現代政治?

現代的大思想體制,不管是中國大陸講的馬列主義或社會主義,在台灣的西方自由主義,或是兩岸朋友都使用的民主主義,還是現在很流行的後現代思潮,我們都知道,這些不同的思想體制,分別都有它們的訴求,甚至有共同的地方。但是有沒有思想像儒家一樣,在廣大的學校當成教育,或是在日常生活中,跟我們的父母及朋友,跟我們的老闆及員工,跟我們的師長,作為互動的根據?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