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傳媒

我們都有「活在當下」的傾向,對未來數十年的人和事都會打折扣。(亞新社)

宏觀經濟的長短之別

有一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就講過,每當想到增長率不同足以造成生活水平的巨大分別,就難以對其他問題提起興趣了。我於是就跟學生說,這個經濟學者的意見不代表大多數。為什麼?

所有教育持份者,必須對欺凌行為,採取嚴肅「清零」的堅持。(Shutterstock)

欺凌惡習必須絕跡校園

近日有大學一年級學生在迎新夜,被所謂「學長」逼迫,要狂飲一瓶又一瓶的烈酒,終至要被送入醫院進行深切治療。校方得悉此有可能奪命的欺凌迎新消息,卻連一句「欺凌惡習必須絕跡校園」的話都沒有?

英國王室可能因為伊利沙伯二世當了女王,才能夠把英國王室守得這70年。(亞新社)

英女王走了

英女王利用她的軟實力,令國民和世界感覺良好,以為有王室便可以解決很多問題,這便是西方文化目前面對的困境,在傳媒包裝下,政客愈來愈弱,背後的企業影響力愈來愈強,局面瀕臨失控。

在聯繫匯率制度下,港匯轉弱、金管局入市買入是正常不過的例牌動作。(亞新社)

以災難為本位的財經新聞

對於實行了幾十年的聯繫匯率,我們尚且仍在小題大做,對複雜得多而且日新月異的加密貨幣,反正大部分人都不懂,作災難式報道就更加肆無忌憚,可以用更大的字體寫出更誇張的標題了。

這次在林鄭月娥身上使用的,是要負起「主體責任」,如果仍然處理不好,那就要「責」了。(亞新社)

疫情與問責

自從提出「必須牢牢掌握香港全面管治權」之後,中央政府無論對外對內,都要掃雷,政情和民情都要穩,已是不會轉變的大方向,關鍵是怎樣才是最好效果而已。

在答問的進退之間, 如何能做到收放自如,誠然是一門藝術。(Shutterstock)

答問的藝術

在企業力爭曝光的今天,代表公司接受媒體訪問,差不多已是基本任務。要提高答問的能力,參加正規的培訓是基本,至於持續進修,便得靠平日的觀察和反思了。

傳媒報道和世人口中的所謂「真相」,往往只是「故事」。(Shutterstock)

美國評論天后駕崩

有志寫評論的人必須有一基本認知:評論是表演藝術,寫評論的人是表演藝術家。馬爾科姆深懂評論的表演藝術本質,但她有一股無法遏止的衝動,要發掘被掩蓋的真相。

若新聞機構在重大事件上作出嚴重的錯誤判斷,整個社會都要付出代價,因為它會削弱市民做「知情決定」(informed decision)的能力。( Shutterstock)

現實的「傳媒版」  

傳媒出來、想我們相信的一套現實,不一定是循證、以事實為基礎(evidence-based)的現實。說到底,傳媒建構的現實,只是現實的一個版本(a version of reality)而已。

自上任以來,特朗普對媒體就不尊重,罵他們專發假消息,拒絕回答他們的問題,甚至把他們趕出場。(Donald Trump Facebook)

從美國大選看傳媒生態

傳媒各有各的立場,支持一方,排斥另一方,很難再中立地做好自己的本分。即使在西方所謂的自由世界,傳媒亦會拉幫結派,旗幟鮮明地為某種政治力量作宣傳,以匯聚更多的民眾,作為政黨的政治籌碼。

填海造地是香港始自上世紀發展以來的一個重要策略。然而回歸前後至今,填海幾乎是個原罪。(亞新社)

填海爭議和通識教學

學生需要明白,作出填海的決策是要顧及環保的思考。不幸的是目前的批評中有着更多涉及政治鬥爭、抹黑和基於假設的謾罵,因此學生需要學到分辨事實與臆測,亦要學習持平理性的思辨及盡量減低個人情緒的影響。

特朗普上台後,就不斷替換不聽話的官員,連國務卿、國家安全顧問、中情局局長、白宮發言人等要職都換。(特朗普Facebook)

特朗普想搞四權集中

近年,美國的國力略有回落,美國人於是選特朗普做總統,希望他能夠令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為此,人民會願意讓他有更大的統籌能力。特朗普正利用這種民意,把行政、立法、司法、以至指使傳媒的權力,都掌握在自己手裏。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上任逾兩周,其僭建新聞愈炒愈熱。(亞新社)

司長「專訪」

司長:大家都知,我有好多公職,人稱我做「公職王」,我業務又忙,處理好多仲裁case,多到加入政府時都未做完,又要飛來飛去……係好忙。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