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停課

當年在教育局工作,每年在風季開始,便加緊關注天文台有關風暴預告,最明顯原因是有機會影響學校停課。(Wikimedia Commons)

無風作浪

熱帶風暴「浪卡」帶來市內各區普遍無風無浪的十多小時八號風球,為香港帶來一天額外假期,及為我帶來一連串對於風季的回憶。

現在的社會,已經是實體社會與虛擬社會並存。我們的學生,早就已經在虛擬社會裏沉浸地生活了。(灼見名家製圖)

數碼素養360

數碼素養的養成,關鍵在運用。而並非多上些數碼課,或者在現存的電腦課多加點數碼知識,就能達到,而需要學校有全面的策略。學校的角色,非常關鍵。

半日制下,有關學生功課輔導和托管也可照常進行,學校仍然開放,家長仍然可以按以往時間接回子女。(灼見名家圖片)

半日制的可能

現時無論中小學校,都已經進入暑假了,學生也再次進入留在家中漫長而無味的假期。而現在教育界擔心的是,究竟能否在9月1日如期開學呢?還是維持半天上課呢?

香港一個研究項目意外發現線上學習令不少學生多看了很多課外書。也有學生自己鑽研某種科學知識。(Unsplash)

疫情下的教育:掃描

疫情屢次來襲,不少學校已習慣線上教學。各國的線上教學模式不盡一樣,十分多元。例如上海動員媒體製作公司為學童製作講課影片,全市通用;香港亦發現線上教學時間比較實體上課為短,令學生可發掘新知。

我為到能夠復課而感恩,有困難,但總可解決,我們的力量就是能夠維持日常的生活,只要我們能恢復過來,學業也好,工作也好,總會慢慢好過來,這是我們對抗疫情的最佳武器。(灼見名家圖片)

重拾校園時光

重回校園,站在校門前迎接孩子,看見孩子們一張又一張的笑臉,我自己也不禁笑了出來,原來看似日常的事情──上課,也需要我們刻意經營,珍惜保存。

對於學生學習能力的新發現,非常可貴,需要珍惜,希望不要輕易丟掉。(灼見名家圖片)

從疫情看到什麼?

離開了課室,給了教師一個機會,試驗各種讓學生掌握自己學習的可能性。這些試驗,並不一定馬上生效,也要準備會有失敗。但是疫情逼出來的嘗試,似乎並沒有普遍的挫敗。這是非常可喜的。

線上學習的啟示,應該可以慢慢滲透到傳統的學習領域裏面。(Shutterstock)

線上學習帶來了什麼?

現在,停課以後,教師掌握數碼教學,應該已是不在話下,而且發展潛能甚大。學生運用電腦、上網,應該也不再有技術障礙。問題是:這種新的學習形態,是完全作為權宜之計,曇花一現?

老師無疑是教錯了內容,這點沒爭議,但是如何處理卻更為重要。(Shutterstock)

誰沒有錯?

還記得自己初入教育這一行的時候,錯得很多很厲害,無論是教學技巧、課管技巧、應對家長、待人接物、學科知識……曾經試過讀錯了一個字的音,寫錯了一個字的筆劃,大大小小的錯失,有沒有人完全不出錯的呢?

疫情中網上學習如雨後春筍,當中高下立見,更突顯學習的貧富懸殊。(Shutterstock)

在疫境下富起來

行動上富起來的人,他們會利用這段時整理自己所學,透過在家沒有課堂的時間,利用網上的資源作更深入的探知,利用因為疫情而免費開放的學習資源,探究自己的興趣,探索自己的生涯規劃。

要從學生的角度設想:就算是每個學生每周有一次能夠回校,舒展筋骨、見見同學老師、接觸新鮮空氣……都是非常重要的。(灼見名家圖片)

疫情.持久.彈性

長期把學生關在家裏,不是辦法。可否有彈性的停課?新加坡原來打算每周「在家」一天,筆者上周就認為是「可攻可守」。我們有沒有可能實行彈性「回校」一天?

今次的漫長停課,不像一般在學校爆發的意外,這次影響是隱藏和深遠的,更甚會影響家長對學校的觀感。(Shutterstock)

從危機處理看學校停課

在日常工作中,學校有沒有與家長和老師建立互信關係?如沒有,這次停課便什麼都做不了,還有,停課環境不斷改變,學校未必能每事應對,偶有不是,便要家長和老師體諒和包容,那是依靠平日建立的良好關係。

疫情過後,校內時間的安排,也許會有新的考慮。(灼見名家圖片)

「停課不停學」的啟示

「停課」,不免使人懷念校園的生活。很多學生,從小學到大學,都忽然感到與同學共同生活的珍貴,渴望有人「傾偈」。沒有學校,就沒有了群體活動,青少年的生活就完全不一樣。

約翰遜政府轉軚之快,停課停試,是否向政治壓力低頭,還是忽然關心起學生的健康來?(Shutterstock)

學界啟動熔斷機制之後

停課,是專家的最新建議。政府聽取專家意見,施政才算得上實證為本。分析是這樣的,真正佛系什麼也不做,緣分到了英國自然有51萬人死於武肺,醫療系統最快會在4月第二個星期不勝負荷,深切治療供不應求的情況。

家長可以與子女一起看新聞、看球賽、「煲劇」,甚至與子女一起下棋、玩遊戲。(Shutterstock)

在家學習──家長!

學校,是讓孩子成長的場所,是家長最重要的夥伴。不要因為一時的停課,或者是一時的經濟困難,就讓孩子離開學校。在疫情之下,可以說,大多數的學校和教師,已經盡了他們的努力,讓孩子繼續他們的學習生活。

學校仍有存在價值?要作出什麼的改變才可延續?未來學習模式會變成怎樣?(灼見名家圖片)

疫情下的教育生態

疫情雖有終期,但難保日後不會重臨,甚至就在不久的將來。同時,經過今次停課不停學的實踐,相信各校老師在電子教學方面提升了認知與技能,復學之後仍可適時運用,以補足實體教學。

我感恩在成長中能遇上不同的團隊,在過程中能彼此建立,為目標、為理想而努力。(Shutterstock)

三人行必有我師

群體必須具有不斷創新及創造的精神。當成員面對有待解決的問題時,彼此都樂意用不同的方法嘗試,發揮創意解決問題。「三人行必有我師」──在互動的過程中總會想出不同的方法,勇闖每一關。

教育局幾度宣布延長停課,最新公布是不早於4月20日分階段復課,而中學頭等大事的DSE公開試,暫訂3月27日開考。(Shutterstock)

由eMock到DSE

形勢逼着全港負責任的師生,電子遠距離教學必須擺上書枱,師生進行學與教的互動,eLearning、eMock統統都來了,可用的軟件都用了,停課不停學也被賦予實質的意義。

近日,街上開始有不少口罩售賣,不過價格比較昂貴。於是開始呼籲朋友們捐口罩,希望可以轉贈有需要的家庭。(灼見名家圖片)

你的口罩在哪裏?

時窮節乃現,豐足的時候,分享容易,困難之時,就是考驗。在這些日子,如何看待口罩、廁紙、白米、消毒用品,竟都如照鏡子般把真我照出來。因為你的口罩在哪裏,你的心也在哪裏。

「停課不停學」。教師們掌握新的教學模式,速度驚人。這些「在家教學」的新氣象,應該說是一種健康的現象。(Shutterstock)

學習:在校與在家

引進「在家學習」的另一種思路,是把疫症的「危機」,變成改變教學模式的「契機」。積極地看,「停課」正好是擺脫了課堂與課時的束縛,讓我們有空間重新思考,把「上課」轉化為真正的「學習」。

若大家發現自己的鬱悶情緒不是短暫的,可能不是外間事物引起,是自己因為身處在同一地方待了很久而產生的苦悶。(Shutterstock)

解拆人生苦悶

人類悶了一陣子,就會產生苦澀的感覺,會做成一種心理困擾的感覺。從字面解釋,「悶」字是門把心困住了,我們應怎樣解「悶」,就是要把門打開,令新事物和新鮮感可以進入我們的心靈呢!

本來學生停課期間,最好用閱讀來增長個人見識,填補鬱悶的春寒時節。但香港教育制度卻不鼓勵這些。(灼見名家圖片)

香港教育制度給疫情加了凶險

現在多了很多意料之外的留家時間,理論上如能善用,可作正常課堂生活的調劑,或者自學能發揮不同程度拔尖補底的效益。但這些設想,不要去想了,因為香港學童習慣依賴多於自主,習慣群體多於個人,習慣比試多於自省。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