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佔中

對我們學生往後的生命來說,看得到的政治變幻,是極為短期的;而學生的一生,是漫長的。作為教育工作者,不能因為短期的政治爭鬥,而犧牲了學生的長遠福祉。(灼見名家製圖)

教師專業操守:愛護與民主

專業教師愛護學生,不會向學生散播仇恨的意識。教育的基本責任之一,是讓學生學會與人相處,特別是與自己不一樣的人。在學生心中種下仇恨的種子,將會為學生帶來終生的心理陰影。這是一種不能容忍的傷害。

在世界各地要找一個可和香港相比的地方,實在不易,是否我們身在福中不知福?(Shutterstock)

香港值得讚

雖然香港目前面對很大困難﹐方黃吉雯在三年前所寫的文章值得大家細味﹐可以為香港打打氣﹐「我們需要更多的正能量,因為香港仍是一部高效機器,運作自如。香港值得讚的地方實在很多。」

暴徒搗亂的手法專業並且純熟,並非全是烏合之眾,是誰訓練他們?(亞新社)

黑手與白手

香港沒有政治部,我們一介小民自然不可能完全掌握外國勢力如何操作,搜證不是普通人可做得到。不過,若說沒有幕後黑手,恐怕只有愚蠢或天真的人才會相信。

香港已經踏進新時代,究竟是最壞的時代、還是最好的時代,視乎我們的領袖及民眾何去何從。(灼見名家圖片)

張炳良:對時局的反思

理順民情、在「兩制」之間促進和諧互信、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是特區政府的重大責任。為此,不存在面子或威嚴的問題。嬴得廣大民眾的信任,就是彰顯公權力的最大依靠,謙卑就是力量。

選舉前或選舉期間發生的重大政治事件,固然會影響選舉結果,但影響多大、怎樣影響,都會因時因勢而異。(灼見名家圖片)

區選政治

數以十萬計的市民在酷熱天氣下上街遊行,反對政府的一項立法,不能不令人想起2003年。跟2003年一樣,今年11月是區議會換屆選舉。

佔中搞手明知未有絕對多數的支持,就企圖以妨礙社會正常運作的方式,強行把自己的一套強加於其他人身上。(亞新社)

佔中可視作「違法達義」嗎?

這個世界並不完美,要提出一套更理想的改革方案並不難,有人追求民主,有人追求經濟上的公平,亦有人追求環保,都可以高舉「達義」的旗幟,若各自都以佔領馬路的形式,企圖「違法達義」,社會一定不得安寧。

曾經參與過佔領行動的港人多達數十萬。他們是否被煽惑而走上街頭,還是自己行使自由意志做出的決定,不僅是個法律問題,還是個良知問題。(亞新社)

從佔中案判刑看人性

在之前各被告被裁定有罪時大聲喝采,支持法治的部分建制派人士,現在卻質疑法官判刑過輕,有人甚至發起網上聯署,要求律政司就刑期上訴。這個反應呈現人性的另一面,其中是否包含私利,只有當事人才清楚。

改變是一個過程,除非遭遇突變,否則個人的性格不容易改變。社會的改變,更不可能一蹴而就。(亞新社)

不忘初心!

只要多想想中國這幾十年的改變,便應該支持國家的繼續發展。教授、牧師、議員、律師、主教……他們不知道嗎?恐怕是不願承認,不願放下自己的偏見,不願放下自己的堅持,以為「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有時我弄不清楚爭取政改的人士究竟是以堅持理想而又不作任何協調及包容是什麼心態。(亞新社)

聯手改善重啟政改的氛圍

政府過去兩年一直按下政改這個課題不表,因為社會上尚未有足夠的氛圍去玉成其事。但有志爭取在香港普選行政長官的年輕人,有否仔細想過他們可以勇敢地創造新的平和氛圍容許社會作出理性的討論?

佔中已經結束4年多,但有100多萬人參與過的大規模社會運動,對香港將會有深遠的影響。(亞新社)

佔中搞手被判後的三招了

佔中搞手的「三招了」,是想延續佔中效應,將佔中消費到底,為即將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和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埋下繼續延燒的火種。也就是說,金鐘的火滅了,還要在全港繼續煽風點火。是否得逞,要看市民的反應。

掌決策的中央官員實應認真反思,為何在梁振英時代,港人獨立意識大大膨脹?(亞新社)

香港本土主義為何興起?

全球化是一股客觀的不可控制的經社政力量,英美及歐洲的「民粹主義」是回應全球化的過程而產生,民粹主義可說是本土主義的一種。不過,外國的本土主義和香港的本土主義土壤及生態都不相同。

李怡認為香港政局應重視新生代的角色力量,即雨傘運動後迅速崛起的本土主義。

李怡:我從雨傘運動看到希望

「我從前是悲觀的,但在這場雨傘運動看到希望。」與過往社會運動不同的是,雨傘運動不是由政治領袖發起,也不由他們帶領,而是很多個人身份的抗爭者分工合作,組織而成的一場運動。這種特質,讓李怡這個自稱悲觀的文人,看到一絲希望的燭光。

隨着滬港通政策出台,香港股市與內地股市的關係將愈發緊密。

專訪恒生執董馮孝忠(二):政策市下滬港通的樂與憂

「滬港通其實是雙贏的,即是本地券商可能會多了生意,另外又會為內地帶來吸金能力。現在 A 股公司要吸引外國投資者的話,都需要提高其透明度,也需要多做一些投資者關係,公司的賬目即使不是採用國際標準編寫,但都要讓外國投資者看得更清楚,更靠近國際標準的透明度……」

林煥光:「我曾經問過泛民中人,否決了政改方案後,下一步是如何?我們談了很久,但沒有人能說出下一步應該如何。」

專訪林煥光(一):否決政改方案後,下一步怎樣走?

來到表決的前夕,各方馬不停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不斷會見泛民議員,立法會行管會討論有關立法會大樓保安的事宜,民陣、新界社團聯會等組織相繼動員集會,一切如箭在弦,社會張力湧現。香港的前路將何去何從?本社早前訪問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及泛民主派資深立法會議員馮檢基,與讀者分析香港局勢,這次請來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召集人林煥光,剖析他對佔中、政改及香港前路的看法。

馮檢基:「雨傘之後,我們變得更難看清立會和區選的民情,現在情況會複雜起來。」

專訪馮檢基(三):雨傘運動令日後選情更複雜難料

之前兩篇專訪,馮檢基為我們回顧了政改發展,以及香港政局的當前形勢。在最後一部分,我們問到了他對於香港未來的意見。下屆區議會選舉將於年末舉行,近來發生的種種政治事件,對於之後的發展,究竟會起着什麼影響?對於馮檢基來說,似乎堅持目標與理想,「一步一腳印」,就是當前應該做的事。

專訪曾鈺成(一):對雨傘運動的評價

專訪曾鈺成(一):對雨傘運動的評價

去年9月,香港爆發了佔中運動(又名雨傘運動),是繼2003年七一大遊行和2012反國教運動後最大規模的政治動員。經濟學家曾預言會於佔中後浮現的經濟倒退似乎未見蹤影,反而近日恒指屢創新高,更一度升破28,000點。佔中過後,有人會認為是香港由盛轉衰的轉捩點,也有人覺得一代人已經覺醒,在政治動蕩的今日,我們應該如何審時度勢?本社最近專訪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分析這次重大事件的意義。

香港政治推進與政黨合作

香港政治推進與政黨合作

我們必須盡量認真思考聯合執政的可能空間,其中相對多數和關鍵少數的共融共治觀念,可以提供探討此一話題的切入點。換言之,相對大黨不能以政治優勢自居,畢竟需要聯合其他政黨,才可取得較廣泛的民間支持;小黨亦不以自身力弱,放棄參與政治的母體,循共議途徑最終仍可逐步實現政黨的影響力。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