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中聯辦

亂局依舊,所以抗爭依舊,犧牲依舊,「五大訴求」依舊,「和理非」依舊,勇武依舊。(亞新社)

暴力愚頑 一切依舊

宣傳輿論戰依舊,阻嚇的目標依舊,政治不作為依舊,濫捕依舊,警暴依舊,無區別暴力驅散依舊,針對記者依舊,侵犯私隱依舊,巧言令色依舊,政治謊言依舊,砌詞濫法依舊。

作者認為,王志民和林則徐都犯了同一宗罪──謊報軍情。(灼見名家圖片,Wikimedia Commons)

沒謊報軍情便沒有香港

在一國兩制下,中聯辦是中央政府駐港的最高權力機構,坊間一直有「中環不亮西環亮」之說。特別是中聯辦的架構和花費近年急劇膨漲,那麼大的衙門,如果連準確反應民意也做不好,實在說不過去。

駱惠寧主動拜會林鄭月娥,那麼港府和警方也應該抓準時機,創造友善的氣氛。(政府新聞處)

主動找機會打破僵局

過去談到溝通時,都碰到一個問題:誰作主動?誰走出第一步。很多人以為,自己行出笫一步,就是「失去威嚴」,比對方低了一等。尤其是當自己的輩分或地位比對方高的時候,更認為對方應該主動,才能顯示誠意。

美國的布局,香港只是棋子,用作牽制大陸,香港對美國沒有地緣政治價值。但是中美對峙,香港很難獨善其身,早晚會成箭靶。(亞新社)

香港的命運

往後香港局勢如何發展,主導權在中央,特區政府只是聽命而行,中聯辦換人,應是中央「出招」的第一步;有了這一步,換特首的機會就更低,很多香港人也許會大失所望了。

儘管駱惠寧建立了第一個好印象,但中聯辦畢竟只是間接管治,而市民卻24小時感受到林鄭月娥和警方的直接高壓管治。(香港電台新聞截圖、Shutterstock)

停暴停嫁禍 珍惜「閃變期」

雖然駱惠寧取得第一個好印象,但關鍵是北京會否改變強硬政策?眼前這一刻,我形容為「閃變」。假如北京真的忽然閃出一剎那寬鬆的念頭,那麼這一「閃」,將會導致日後的「變」(由強硬變務實)?還是一閃就沒有?

如果我們借用雨傘運動的經驗,用一種行禮如儀的方式繼續抗爭下去,很容易三鼓而竭,給市民印象是一場鬧劇,對民主派未來的選情不一定是好事。(亞新社)

逃犯修例戰場在民意

香港市民基本是保守的中產,這次運動把淺藍也拉進反對派陣營,是很難得的。反而一向激進的年輕人,因為跟大陸打交道的機會尚少,沒有切膚之痛,上街並不踴躍。真正的戰場不在立法會,而是在民意。

多年前通過的《基本法》,不能涵蓋一國兩制發展中出現的問題和需要,包括「一地兩檢」。(亞新社)

《基本法》與時並進

《基本法》頒布20多年來,中國和香港在經濟、社會和政治上都發生了重大變化。《基本法》的條文不足以應付這些變化帶來的所有問題,這逼使人們把是否要修改基本法的問題放到議事日程上。

第五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林鄭月娥競選網站)

中央信任有助特首修補撕裂

林鄭月娥在毫無懸念下當選下一屆行政長官,旋即就被追問會否到中聯辦「謝票」。林鄭月娥處理此事做得相當好,說明將會到訪中聯辦禮節拜會,當選後的行程皆公開透明,在公眾眼底下拜會現任特首、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及立法會主席,亦預告將會到訪中聯辦。她昨日接受電台訪問時,也能明明白白地回應,自己不知道中聯辦有否為其拉票,同時直言自己無需中聯辦協助拉票。我覺得她可以行多一步,澄清沒有西環治港這回事。 我十分相信林鄭月娥是全心全意希望修補社會撕裂,這是全港市民的冀盼,任何人當選都不能迴避。修補撕裂是非常考功夫的事情,但林鄭月娥是有心有力之人,而中央似乎亦對她有相當的信任,加上梁振英的信任,可以令她更容易與北京溝通,有助她修補撕裂。 我相信,林鄭月娥日後如有需要,在「幕後」一定會向中央據理力爭,但希望她亦要在「幕前」讓人看到她據理力爭的一面,否則容易招人口實。因為「爭取」這回事,十之八九是爭取不到的,但至少要讓市民看到你有盡過力,中央亦要嚴肅處理,不接受也要說出理由。 有人會說,在「幕前」向中央爭取,似向中央施壓或唱反調,會失卻中央信任。我認為如果事前與中央有妥善溝通,這不失為解決問題的一個方法。中央要明白及理解特首面對大是大非的問題,必須對得住自己的良心,即使力有不逮亦要盡力嘗試。以往很多事情在「幕後」爭取,爭取不到便無聲無息,不了了知,令很多人不順氣,長時間積累下來,終有一天「爆煲」。這正正是疏理香港人心的好方法。 原刊於《am730》,本社獲作者授權轉載。

Page 2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