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中國人

中央對香港規劃了長遠願景,關鍵的問題是,在香港社會高度撕裂的情況下,這個宏大、華麗的願景是否能夠促進人心回歸?(Shutterstock)

「香港願景」能否促進人心回歸?

如何在「一國」的前提下落實及發展「兩制」的空間,並按《基本法》的規定達致通過普選產生行政長官與全部立法會議員的目標?這些問題需要廣泛對話及前瞻性、突破性的論述,才能建構「真實、立體、全面」的香港願景。

中國人經常強調自己有5000年文化,可惜這文化未能洗滌我們心底裏的暴戾。(Shutterstock)

中國人愛和平只限對外

新中國立國70年,超過一半時間是一窮二白,自己都吃不飽,頂多是援助埃塞俄比亞建鐵路。無論是軍事勢力或經濟勢力,根本談不上輸出影響力。這是非不為也,是不能也。

1996年作者陪同何世禮將軍出席中華民國雙十慶典。(作者提供)

懷念何世禮將軍

今天香港有多少人知道這位出生超級富豪的公子,主動放棄英國籍,堅定做中國人的抗日將軍?何世禮一生對國忠貞,對妻專一,所為仰俯不愧天地,真正做到了「生是中國人,死是中國魂」的一代名將。

香港人不值得為爭取所欠的0.15制,就把既有的0.85制也毁掉。(亞新社)

一國兩制是否只剩下1.5制

回歸後,香港雖然不能說一點也沒有變;但基本上仍是近西方的制度多於近大陸的制度,把香港的一制說成只剩下0.5制,就有點危言聳聽。個人認為,香港即使沒有原有的一制,亦起碼有原有的0.85制。

1940年6月16日,日軍隨軍記者在轟炸機上拍攝,發表在《朝日新聞》上,從飛機上俯拍的日軍轟炸重慶的照片。(Wikipedia Commons)

重慶大轟炸 民族苦難

抗日戰爭期間,日本由1938年起,在重慶進行長達6年半的戰略轟炸,瓦解中國軍民的士氣。抗戰勝利後,為紀念大轟炸罹難同胞,重慶市自1998年以來,每年的6月5日,定為重慶大轟炸紀念日。

一國兩制的生命力正是源自於一國之下能夠容下兩種制度,《基本法》因而也確立了在顧及國家利益的同時,要尊重香港的另一種制度。(亞新社)

國家認同的關鍵在於信任

當我們面對及處理「身份認同」這個問題時,我們不應把「國家身份認同」與「地方身份認同」放在一個對立位置,重心應放在處理國民身份認同度下滑,而不是去攻擊港人對香港這個家的強烈歸屬感。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