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中共

外界普遍認為,習近平利用今次出訪機會,爭取外交主動權,重啟中國與西方國家關係。(亞新社)

紅色陸權的反擊

烏克蘭戰爭的失利,已令俄羅斯逐漸淪為中國的「從屬國」,令位處邊緣地帶的陸權強國掌控/入主心臟地帶的可能重新出現,只是這次入主心臟地帶的陸權強國來自歐亞大陸的東方(中國)而非西方。

現年82歲的佩洛西,是美國政壇斬釘截鐵的「鋼娘子」。(亞新社)

佩洛西會否訪問台灣?

佩大媽心裏有數,一聲話組團去台灣遊埠,她知道必有人暴跳如雷,拜登這樣說是探探大陸口風,KOL又中了他的計。美國是有真材實料的強國,即是說,如果你有李小龍般的實力,你愈嚇他、他便愈堅持。

李克強近期比較活躍,有很多自然而然的原因。(亞新社)

李克強真的回升嗎?

外傳李克強趁機釐清自己跟經濟衰退無關,大有明哲保身之勢。不過,在中國,功過不是自己定的,而是權力來源定的。眼前,唯一可確定的是,習近平仍然很穩固,所以毋須過分緊張,自亂陣腳,製造內傷。

(左)酒缸;(右)醬缸亦可製造出美味有用的醬油。(Wikimedia Commons)

孔家店魯酒與醬油

嚴格來講,共產主義與儒家政治哲學抵觸不大,而其修身學哲學,或許在這個缺乏理想、缺乏宗教信仰、缺乏道德、一切向錢看的今天,能夠發揮一些社會和諧穩定作用。

李家超(中)大力爭取社會精英的支持,冀組建有能力的管治團隊。(李家超Facebook直播截圖)

李家超參選香港特首的分析

李家超參加香港特別行政區第6屆行政長官選舉,標誌着北京在其對香港政策上,採取以國家和制度安全為重中之重。但在重組香港分散的派系精英的統戰工作過程中,李家超挑選司局長和行政會議成員絕非易事。

修例的滑鐵盧,對林鄭月娥作為政治領袖的道德信譽有多大損害?(亞新社)

林鄭月娥的政治運氣

林鄭搞砸了《逃犯修訂條例》,但搞砸的非預期後果卻是為香港帶來(至少表面上的)大治。這不是林鄭的功勞,而是她的「政治運氣」。好運的人切記不要得寸進尺,妄想好運會駐足停留。

陳弘毅斷言,循序漸進實現普選在可見將來已不能實現。(亞新社)

制度自信下的香港政制轉向

香港政制發展的走向,則由邁向西方民主的政制改革,變成中國式的政治改造──通向西方民主的大門已被關上,未來政制發展將會是「完善選舉制度」與中國式民主的對接,基本概念已寫在剛出爐的香港民主白皮書裏。

香港有一部分人走了之後,他們的職位應該很快可以找到人頂替。(亞新社)

新一代移民代價比前大

新一代選擇移民的香港人,由於有外國政府的協助,走得比上一代容易,不用付出太多的代價,話走就有得走。放棄了原有的職位,原有的前途,與已經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都可以在外國獲得更好的替代嗎?

外界關心新決議怎樣對待過去的決議(包括以前領導作出的結論,例如否定文革)。(央視新聞截圖)

Mirror比《決議》更吸引

在特定的國情下,必須思想統一,才能凝聚力量。我對此也不一概反對,但問題是:凝聚力量是否只有「統一思想」這種辦法?相反,在方向基本一致之下,是否可以讓大家談得更真,更深,更透?

1968年,張國興接受香港浸會學院傳理系主任余也魯邀請到浸會任教。(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圖片)

傳理系老爺張國興

1968年,張國興應浸會學院傳理系主任余也魯邀請到浸會任教,筆者在三年級和四年級都上過「老爺」的課,深刻體會這位資深新聞工作者的厲害,他博學多才、人脈網絡廣闊,常邀得世外高人到校演講,學生受益不淺。

林鄭、港官和建制派,只是中共的一粒眼屎,在政治上,根本無權決定自己的生死。(亞新社)

建制為何罵林鄭?

政圈已出現一種現象:批評林鄭就是取得市民好感的最大公約數。無論是哪一方,只要批評林鄭,都可以得到市民的掌聲;愈是批評到位,就愈多掌聲。這種情況跟2003年各界批評董建華一樣,所以建制派也樂此不疲。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