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一國兩制

9月21日,中共中央宣傳部舉行新聞發布會,簡介中國過去10年的發展。(國務院港澳辦圖片)

理解一國兩制的官方詮釋

如果一國兩制模式的設計和實施不僅有利於港澳台,也有利於不同社會經濟和政治制度的人民和平共處,那麼它的進一步完善,更寬容和更大膽的實施,或許是未來幾年,一國兩制在港澳台地區取得成功的先決條件。

韓正的演說,表明中央開始着眼於香港之「用」,期望香港繼續發揮作用。(政府新聞處圖片)

原來是莊子:中央治港新論

2019至2020年的風波令北京意識到香港已非「為我所用」,而是「為外國所用」,因而以「我認為怎麼做最好」為出發點,重新制訂香港的制度與政策。結果就在期望香港可以幫國家一把的時候,卻發現香港快不成了。

莊勤鴻文篇篇,揭開政客偽善民主。(英皇書院圖片)

悼念陳莊勤律師

重頭翻閱陳莊勤律師的政論文章,歷久彌新,當更了解民主是什麼,民主之路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要如何往前走。在此,悼念莊勤的同時,祈願他的家人節哀。

繼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後,由參議員埃德・馬基 (Ed Markey) 率領的美國國會代表團8 月 15 日又24小時旋風訪台拜會台灣領導人蔡英文。(亞新社)

台海危局 香港還有角色嗎?

回歸之初,台灣陸委會希望香港可以在兩岸交流中發揮重要中介作用;但到民進黨在2000年上台執政後,台灣就不斷攻擊一國兩制。到香港在2019年發生反修例風波,蔡英文政府更看準機會,稱一國兩制「徹底崩壞」。

既然中央態度如此明確,那麼李家超政府理應更積極、放手去做,才是解決香港問題。(亞新社)

2047太久 只爭朝夕

目前香港最棘手的地方,是幾乎所有範疇的走勢都是見頂回落。筆者相信現在中央也感受到香港的國際地位開始動搖,特區政府及各界人士須在安全與穩定的前提下,保住香港獨特地位和優勢。

回歸25年以來,經濟發展不斷被政治鬥爭所拖累。(Shutterstock)

25年香港政治的回顧

香港政治第一類參與者是香港的反對派;第二類參與者是中國官方;美國及部分西方國家是香港政治的第三種玩家;而不支持反對派發動的政治鬥爭的大量香港群眾,則可視為香港政治的第四種參與者。

不少歷史學家認為,民主是人類發展的總趨勢,是人類生存的終極目標,真的嗎?(亞新社)

民主與民權

香港人對民主的企求,也許受到鄧小平的過分樂觀影響,他期望2047年大陸的民主進度,會與香港的接近。而港人對民主的錯判,主要是對大陸、共產主義和中國近代史的了解,委實不夠透徹。

Page 1 of 13 1 2 1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