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一國兩制

港府不可能像內地政府一樣,代表社會和國家的長遠和全域利益來把持社會的發展。(亞新社)

誰來治港

香港的資本主義體制,還是以資本與勞工的對立作為主要的體制性矛盾,中國的主權、一國兩制的創新都沒有改變這個本質。於是,在愛國愛港者治港的大框架下,是資本治港,抑或是資本與勞工合作治港呢?

位於中環的香港終審法院。(Shutterstock)

司法要改

香港未必要全面排斥外籍司法人員的參與,但可嚴格挑選,捨英加澳紐美「五眼」聯盟成員國的人員,改用行使普通法的其他國家資深司法人員,如印度、馬來西亞、新加坡等政治上較為中立。

11月22日,全球數商大會首站在新加坡舉行,以圖共建全球數商新生態。(Shutterstock)

數字跨境規則新焦點

在跨境數字貿易及數據交易能正式成為主流趨勢之前,必然會涉及新規則的出台,而大量測試及談判也是必經階段。香港應善用一國兩制優勢,及早成為國家在數字跨境新趨勢、新規則、創新的深度參與者。

習近平以及不少中共政治精英仍對馬克思列寧主義奉若圭臬。(亞新社)

中國資本主義的夢醒時分

面對着中共回歸馬克思列寧主義,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時代告終,以及習近平對市場經濟的懷疑與戒心,香港和一國兩制的地位早已亮起了紅燈──即使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在習近平眼中可能也是不值一顧。

9月21日,中共中央宣傳部舉行新聞發布會,簡介中國過去10年的發展。(國務院港澳辦圖片)

理解一國兩制的官方詮釋

如果一國兩制模式的設計和實施不僅有利於港澳台,也有利於不同社會經濟和政治制度的人民和平共處,那麼它的進一步完善,更寬容和更大膽的實施,或許是未來幾年,一國兩制在港澳台地區取得成功的先決條件。

韓正的演說,表明中央開始着眼於香港之「用」,期望香港繼續發揮作用。(政府新聞處圖片)

原來是莊子:中央治港新論

2019至2020年的風波令北京意識到香港已非「為我所用」,而是「為外國所用」,因而以「我認為怎麼做最好」為出發點,重新制訂香港的制度與政策。結果就在期望香港可以幫國家一把的時候,卻發現香港快不成了。

莊勤鴻文篇篇,揭開政客偽善民主。(英皇書院圖片)

悼念陳莊勤律師

重頭翻閱陳莊勤律師的政論文章,歷久彌新,當更了解民主是什麼,民主之路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要如何往前走。在此,悼念莊勤的同時,祈願他的家人節哀。

Page 1 of 14 1 2 1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