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經常希望香港加強人文交流,發揮對外窗口作用。(亞新社)

加強香港海外和大灣區聯繫

香港於姊妹城市網絡的發展尚未起步,面對環球經濟的挑戰,不單可以透過姊妹城市平台,為香港開拓新的經貿市場,更可促進香港的軟實力;另一方面則可透過參考其他城市的社會經濟政策,以處理香港種種城市問題。

設立環保園原意是幫助減少廢物、發展循環再造業,但其運作方式卻未令人感到滿意。(黃錦星Facebook圖片)

回收業何去何從?

港府已經失落2013年環保藍圖的目標,新藍圖的目標又如何?到2035年,現在有關的負責和執行官員,很可能已經離任。現在如何為環保署及相關官員,制訂一項合理可行的績效指標,這是必須深思的。

李家超一直站在應對國際反華勢力的最前線,估計是他獲提名參選特首的主要原因。圖為李家超與市民交流的情況。(亞新社)

李家超任重道遠

在疫情的陰霾下,新政府應如何部署?新政府面對這短期衝擊 ,以及多年來積累的結構性問題,實在是千頭萬緒。作者特別在提升香港競爭力方面,提出以下3項建議。

政府一直受制於高層官員視野和認知限制,政策研究一般只集中於當下問題。對於長遠政策研究顯然力有未逮。(亞新社)

香港應成立公共政策研究所

政府不時外聘顧問公司進行長遠發展規劃硏究,但絕大部分涉及基礎建設和土地規劃,較少關係到社會及經濟政策。香港高等學府擁有一流的學者,他們的角色去了哪兒?為什麼又不採用民間智庫的建議?

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在一國兩制下,要如何持續改善,才能貢獻國家一同達至「中國夢」?(亞新社)

港人「制度自信」2.0

如果單靠成立委員會、喊口號和大量撥款,而未能以全面和科學化的政策研究作為制訂和執行的基礎,對香港經濟幫助是不大的。政府的投入,其長遠經濟效益可能是有疑問的。

筆者幾年前曾分析不同國際大都會的新產業政策,在這五個「大都會」中,紐約和倫敦的新產業政策最為市場導向,上海的則較多由政府主導。(Shutterstock)

香港新產業政策的理論依據

政府制訂可量化的政策性目標後,一定要作出定期性的檢討,對於那些不成功和效果不佳的新產業政策,可作出修訂改善,也可取消和停止資助。切勿一錯再錯,動用更多的財政去資助一個沒有前途的新或舊產業。

政府在2020-21年推出非常複雜的保就業措施,雖然其成效受到各方批評,但已經是政府勞工政策的重大突破。(財政局局長辦公室圖片)

財政預算案的突破思維

香港長期缺乏一個失業保障制度,無論在平常或特殊情況下失業率惡化,低收入人士的生計短期內就會面對嚴重困難,這亦會產生巨大的社會政治壓力,但是歷屆政府缺失的代價。

陳茂波是否有興趣成為第六屆的真命天子 ? 今年的財政預算案是會有些啟示的。(政府新聞處圖合成)

不尋常的財政預算案

建議政府應盡快成立「疫情下經濟復蘇委員會」,目標是保障香港現有的優勢產業和消費,並促進市民對未來經濟的信心。經濟衰退並不可怕,復蘇無望才是深層的恐懼,政府不可再靠「拍腦袋」交差的。

香港在長期建立資本主義巿場經濟過程中,仍有不少促進我們這一制度的必要基礎建設和軟件制度,至今未能完善。(亞新社)

競委會首次亮劍

香港反競爭行為的政策,自消費者委員會於1996年提交報告,建議政府訂立一項全面的競爭條例和成立競委會,該法案最終於2012年通過,並於2015年底執行,經過約25年,才有第一宗「濫用市場權勢」的案件。

希望你們以後無論身在何方,都能祝福香港,無恨無怨;我們能在香港共處已是緣份,香港永遠是你們的一個家。(灼見名家製圖)

深港融合發展 無忘初衷

香港在這幾十年對祖國經濟改革的貢獻,是依賴一個成熟而演進的資本主義制度,以及承載它源於西方的核心價值。香港的一國兩制,最終應該與優良的中國傳統文化殊途同歸。

新加坡人口政策對香港的啓示

新加坡人口政策對香港的啓示

雖然香港亦有「專才」、「優才」及投資者的入境計劃,但相比新加坡具目標性、選擇性的人口政策而言,效果並不顯著。加上每天150名內地人來港定居的配額、「單非」及「雙非」嬰兒的數目,香港政府都是被動的,缺乏控制人口結構和數量的能力。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