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的責任》為何受歡迎?

《財富的責任》為何受歡迎?

這已經是該書第四次出版。2003年首次出版時書名叫《散財之道》,中間又出過兩版,名為《財富的歸宿》,今天這一版改名為《財富的責任與資本主義的演變》。每次出版都有增補和更新,以這一次增補最引人注目。

戰爭中的普通人

戰爭中的普通人

不論採訪或講述的對象是昔日的國軍、共軍、盟軍、台灣兵還是日本兵,他首先被當作一個人。這也並非易事。我想,說到底,此書最關心的並非政治對錯,也非戰爭勝敗,甚至也不是國家、民族和制度。此書關心的只是被殘殺扭曲的人性,只是戰亂中千千萬萬普通人的傷痛,只是生命和文明的存亡與延續——以及關於這一切的歷史記憶。

何懷宏推薦:從長程的觀點看戰爭

何懷宏推薦:從長程的觀點看戰爭

我很高興伊恩·莫里斯(Ian Morris)的另一本中文譯著《戰爭》出版,在此之前他已有《文明的度量》、《西方將主宰多久》在中國出版,且都引起了相當的關注。一如既往,這本書也有許多引人入勝的材料和刺激我們思想的觀點,而其中最具挑戰性的觀點,也是這本書的中心思想:作者認為,從長程的觀點看,戰爭是好的,常常是建設性的,並力圖展示為什麼說戰爭是好的的理由和數據。

向納殊致敬——《納甚博弈論論文集》

向納殊致敬——《納甚博弈論論文集》

推薦這本老書的原因自然是向納殊致敬,他最近去世了。很久以前買的這本書,看過兩遍,但沒有看懂數學部分,可是數學部分就是書的主體,因此等於幾乎沒有看懂,所以於我仍然是新書。這本書裏的幾篇論文使納殊獲得諾貝爾獎,但推薦這本書似乎是個悖論:專業人士必定看過如此重要的名著,因此無需推薦;非專業人士可能看不懂,因此也無需推薦。

民國北京城的魅力

民國北京城的魅力

北京與上海,是中國南北並恃的國際大都會。奇怪的是,近20年來,上海史是國內外學術界長盛不衰的熱點,而北京這座城市的歷史,卻乏人研究。雖然北京集中了中國最頂尖的高校和最頂尖的學者,但他們似乎都是「首都人」,而非「北京人」,胸懷祖國,放眼世界,獨獨對眼皮底下的北京這所城市視而不見。

瑞士名義負利率和金融改革

瑞士名義負利率和金融改革

我在此想特別強調的是未被媒體關注的1月15日瑞士央行的另一項重大決定:將央行控制的短期隔夜拆借利率定為負0.75%!因為名義負利率一直被認為不可思議的天方夜譚,這也是量化寬鬆出台的原因之一:再降利率到零以下刺激投資和消費已經被認為不可能,因此央行轉為購買長期債劵。但一些著名經濟學家如哈佛大學的曼昆教授(他的宏觀經濟學在國內廣為使用)則開始呼籲西方央行應該開始引入名義負利率了。

在紫禁城東南巽方閱讀王蒙

在紫禁城東南巽方閱讀王蒙

自嘲因能知己,知己方能知世。圓滑歸圓滑,王蒙對世道人心的見識高出銳角知識分子不是一星半點。例如,我頭些天讀到他談毛澤東的一篇文字,在對毛的一片亂罵、亂讚聲中,算得上鶴立雞群。立在紫禁城附近,會賦予吉祥如鶴的王蒙一種既保守也現實的理性視角,即他語錄裏所說的「清醒度」。天下的事就這樣有弊有利。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