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理李克強(右)提出今年經濟增長目標為6.5%。(亞新社圖片)

炒兩會如放煙花

每年早春3月,都是炒股客引頸以待的兩會行情發酵期,不論是新炒抑或翻炒,只要有主題,那怕冇股炒。然而,一年一度例行公事式炒作,已淪為愈來愈機械化、公式化重複又重複的指定動作,既然一年一度燕歸來,年年如是,說甚麼兩會憧憬、國策預期或改革契機等等,惟又有幾多是兩會期間能真正出台?是以凡以概念、題材、主題標籤的股價炒作,每每傾向有如放煙花般燦爛卻短暫。 然而,中央在一度不斷強調改革的大環境下,再出現如供給側改革般以穩增長出發,卻出現催谷了上游通脹的副作用,只顧去產能,變相人為左右供求,未見創新,又何來稱得上是真正的改革。 內地始終經驗老到 總理工作報告中最惹市場關注莫過於經濟運行目標,6.5%的增長目標,未算具微言大義的實際性下調。內地智囊提議增長目標可以低一點,6%也沒有問題,惟似乎最少未來3年,內地增長目標都不存在下調空間。中央不斷強調的2020年達致小康經濟目標,背後由始至終都是要每年有6.5%增長的最低基本假設,變相認同了6.5%根本上是牢不可破的目標。 增長不能太低,除考慮到2020年整個5年規劃目標落實之餘,更重要是,在債務及信貸持續向上之際,增長一旦有所差池,債務佔GDP比重就必然較現在更高了。 今年財政赤字佔GDP比重目標仍維持於3%,跟去年一樣,相當於額外有多2千億元(人民幣,下同)開支預算。而在8千億元基建開支預算不變情況下,年內擬透過PPP為首的其他項目,已批出的就已逾10萬億元了。事實上,基建從來都是刺激經濟財政政策主力板斧,好明顯,仍然對內地經濟產生頗為正面的推動作用,08年固定投資一度定下逾30%的增長目標,但近年已續回落。內地今年固投增長目標是9%,表面上較去年原本的10.5%增長目標大幅削減,留意基於去年實際固投升幅最終其實只有7.9%,在去年不達標的固投數字上,額外再多1.1個百分點的固投增長,其實已是相當之大規模。 基於通脹回升及行業價格上升預期,內地去年第四季的名義增長,已經急升至9.9%,預計今年最少首兩個季度,名義增長將會重見雙位數水平。名義增長的向上,配合實質利率的持續回落,理論上就是要鼓勵更多投資,這亦可以解釋到,即使內地固投增長目標仍然相對保守,全年的投資在計算更多PPP項目的話,實在是相當進取。基建谷經濟,內地始終經驗老到,特朗普式的經濟,即使稱不上是反過來抄襲中國,亦算不得上是甚麼驚天地泣鬼神之作。 原刊於《am730》,獲作者授權發表。

鄭少秋於《大時代》中演出的反派「丁蟹」一角,造就此後20年香港股市及經濟學界的獨特現象「丁蟹效應」。(亞新社圖片)

港股死穴是秋官?是大行?

難道鄭少秋,就是港股的死穴?正當一眾如痴如醉,以為恒指隨時上試25,000點之際,反而連主要技術位的23,700點卻已失守。港股的真正死穴,往往其實來自市場的樂觀情緒,愈多大行為其大合奏,一切已似乎大事不妙也。 的而且確,不論本港以至內地經濟基本因素情況,均來得較預期好。正因如此,大行力谷的牛市催化進一步升溫,用的都是離不開內地經濟、通脹預期、企業盈利改善及結構改革成效等等。   樂極生悲的憧憬期盼 沒有錯,該等推介元素是千真萬確,惟股市是走前於經濟最少3至6個月,今年首季情況大致已在去年底有所反映,現在再進一步延續升勢,靠的是市場中人會否能夠受說服,經濟強勢有望延續至下半年。 實話實說,美國大搞基建,其實僅是錦上添花。一眾投資者以為全球財政政策破冰的同時,據統計,早於去年,全球的財政政策寬鬆程度,已是近6年來最大,功臣其實是內地。現在,內地政策不是趨緊,但在防範風險大前提下,去年的減產能過剩,部門協調混亂,個個跟隊大搞,造成過度減產能過剩,埋下的上游通脹壓力遠比預期為高。 看看最近的官方PMI(採購經理指數),細分指標全線升,升幅最大的卻是投入價格細分部分,令人擔心的是,內地數據最大的計時炸彈、最有可能觸發政策進一步從緊,是坐七望八的PPI(生產物價指數)數字。 機構大戶比市場還來得保守,正當美股升穿2萬點之後,市場高呼喝采,唯獨機構大戶已經在不斷減磅;連續數星期在股市錄得資金淨外流,而所謂的股市有錢入,靠的是ETF(交易所買賣基金)快閃資金充斥。老實,全球資金大轉移,資金由債轉股未有出現之前,大轉移其實率先是由醒目錢退場,散戶錢接力所實現。 經過連續7星期後,區內為首的新興市場資金,終於再現淨外流。香港福大命大,所有資產訊號衝往紅燈而來之際,外來資金卻步,但中資股即時接力,難道又是醒目錢退場,老散資金接力的另一象徵? 中資資金走出去,要建立長期投資、加速境外資金配置等等,說得引人入勝。可是,不論九七、零七、以至一五年,中資錢的大舉流入,從而製造市場一股憧憬期盼,最後均卻是樂極生悲告終。 原刊於《am730》,獲作者授權發表。

鴨脷洲近日出現豪宅地段。(wikimedia commons)

推「限地令」以滿足可負擔住屋需求

中資財團湧港買地,出價歎為觀止之餘,更幾乎是每隔一段時間,就為本港創造一個豪宅地段。純以價錢計,啟德率先跑出、繼而有鴨脷洲、假以時日,很快輪到天水圍,甚至和合石了。 政府的護身符 土地推出愈多,卻造就供應與價格齊升,以簡單供求關係而言,土地供應無疑多了,但加入本港土地市場新經營者出現不對稱地急升,比起幾年前,其實是以倍數攀升。坦白一點,市場對天價、癲價、驚天價成交由驚訝反應,逐步變成恐慌加心寒,因中資投地態度猶如投資港股,正在處於建倉階段。更重要是,土地染紅,不是資金背景問題,而是高地價、高樓價、高租金,這個惡性及不健康循環,在不合理的出價後,造成更多不合理現象及不合理的預期。如超高價地、由傳統港資發展商、甚至絕跡已久英資勇奪,外界反應會好一點嗎?不會,因根本無可能發生,事關今次是純粹風險與回報的在商言商取態,與一股逃避貨幣貶值、避開不確定性因素而義無反顧走出去的兩派資金角力大比併,志在必得從來是會鬥贏精於計算,回報多與少當然又是另計吧。 港府經常說,本港受惠於內地,簡單表述,涉及主次關係是內地好、香港才會好。問題來了,既然以高溢價買資產,即是看好本港前景,那麼就等同於投地財團對內地理應更樂觀的話,幹麼中資不留在內地?內地要管制資金外流,限制內地資金在外地購買房產,又為何祖國對資金湧港仍視若無睹、暢通依然?可能基於全球博弈升級,政經層面不確定性太多,內地怕的是在歐美市場資產會有太多不確定性,一國兩制底下,香港始終是一家吧。幾年前,內地人搶高奶粉價,政府搞了個「限奶令」,為何不考慮將之發揚光大,強化成為「限地令」? 市場原則,已為政府的一道護身符,但諷刺卻是,政府一邊埋怨高樓價,推一堆反市場的逆周期措施,另一邊廂就承認超高地價現象,只有關注而沒有行動,任由地價推高樓價,實在自相矛盾之極。政府超出估算的財政盈餘,大部分來自土地收益,土地收益超標,大部分又是中資財團貢獻,它們價高者得無罪,但構成整個市場生態扭曲,影響所及並且傳導致住屋及營商租金成本,盈餘笑中有淚,政府的所謂「紓困」根本是隔靴搔癢罷了。 如中資資金真是簡單因內地匯率風險及監管不確定性而湧港,懶理商業回報,當然政府可照辦煮碗在港匯及土地、樓市政策上刻意製造相同不確定性,惟影響將更大。政府作為最大地主,供地原則是滿足土地需求,新來者的出現,根本就令事與願違,當局應認真思考,將土地政策目標改為滿足可負擔住屋需求,並從而仔細考慮及掌握其真正含義及執行方式。 原刊於《am730》,獲作者授權發表。

聯儲局主席耶倫未有明確說明加息時間表。(亞新社圖片)

特朗普家翁難為了耶倫家嫂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聯儲局主席耶倫,有時倒令人聯想起粵語長片年代的家翁為難家嫂劇情。競選時,聯儲局成為被擺上台造勢工具,大力被標籤偏幫商界,故意奉行低息政策,當外國人為操控匯率議題還未成為熱話前,耶倫其實早被特朗普歸類為人為操控利率。不幸是,特朗普果真做了總統,家翁難為家嫂劇情更見緊湊。明明你罵我刻意配合奉行低息,現在如果加息預期升溫,美元又會走強,那就會抵觸不欲美元過強的家規。左右為難,耶倫稱不上是出眾,比前三位主席更談不上有重大功績,欲名留青史,贏得生前身後名,倒不如以飽受壓力、自感難以堅守央行獨立性為由,辭官去也。   特朗普根本毋須施壓   的確,中央銀行有其獨立性,制度上聯儲局決定不受政治干擾亦有望獲得確保,耶倫在框架底下,可視家翁說三道四指手劃腳如無物,要加息就加息。可是央行獨立性跟本身權威性兩者關係密切,很難想像央行有獨立決策能力而沒有權威認受性吧?對耶倫而言,威脅正正源自權威性或被削弱,試想一旦做了決定、或在聲明及公開發言時說些有違家翁旨意話題,跟以往家翁不同,這位狂人總統少則可在社交平台含沙射影,甚至透過身邊智囊、謀臣公然反擊,口誅筆伐,久而久之,整個聯儲局的權威性及影響力就只會每下愈況。   前債王老拍檔埃里安對市場當前情況,分析得簡單而又明確。與其用牛市一、二、三期,他索性改為特朗普一、二、三期。第一期為當選後的憧憬大行情、接著就是就職前記者會令市場樂觀情緒落空所構成的整固第二期,到近日徘徊於憧憬繼續、現實逼近的特朗普三期,標誌是傳統的上落市波動階段。惟有趣是,聯儲局今年首次議息後,反映市場引伸波幅及恐慌情緒的VIX指數,卻是10年來再次跌穿10的水平,自從90年指數推出以來,低於10僅13次而已。恐慌情緒觸及低位,大部分源於耶倫會後聲明,無就加息預期作明確暗示,正因如此,外界頗為堅信,年內美國加息頂多兩次就會行人止步。   不能否認,任何指標均顯示,美國通脹預期正升溫,部分歐資行說得好,局方對通脹升溫隻字不提,倒令聯儲局盡顯表裡不一,聲稱加息按步推進不變,但實際上已趨向勁鴿。家嫂作風,一向步步為營,甚至帶點拖泥帶水,家翁隨時挑起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糾紛升級,豈能視而不見。調轉想想,有潛在財政刺激政策、及整個國際關係新形勢的轉變期,耶倫一日視之為不明朗變數,聯儲局無形中就被白宮掣肘,變相被綁進政治決定當中,特朗普根本毋須要向其施壓。   原刊於《am730》,獲作者授權發表。

棚尾拉箱快閃天下

棚尾拉箱快閃天下

股市由牛氣充天,變成為開始反覆上落,在在表明,投資者本身也開始變得不太肯定。市場最避忌的,就是交易對手風險,現在存在的交易對手不確定因素,已不限於買家、沽家或中央銀行的介入,而是由不同政權牽涉的政治不明朗,構成的風險因素愈來愈明顯。

從房企布局看市場

從房企布局看市場

華潤退出後,恒大率先表態不增持、並視萬科持股為可出售投資,寶能亦急於作相同表態。純粹揣測,背後一定有權威人士作出最權威指示,深圳地鐵稍後再購回恒大或寶能持股,似乎是不爭的事實。

第二次權力移交

第二次權力移交

如將中資在港商業活動簡單解釋或定性為走資,那就太低估內地及本港監管互動與默契,事實上,最想外逃的一群內地資金早已落戶歐美澳紐加、甚或新加坡,觀乎近年市場怪現象,某程度是第二次權力移交的象徵吧!

減慢資金外流板斧

減慢資金外流板斧

老實講,內地既批評外資,但對外資意見及舉動仍然高度重視,當局與其落閘嚴加限制,倒不如像國債發行一樣,繼續高息利誘,做多幾次鬼子佬及外國央行超額爭購人民幣投資工具的現象,製造逆境下的空前反應。

第9頁,共9頁 1 8 9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