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以利潤而言,分析員已列出統計,整個證券行業收入及不上一家工商銀行的一半水平。(亞新社)

超級航母 洪荒之力

內地有的是14億人口的市場,以及相當大數量需要到市場融資的企業,中資機構其實在區內交易排名榜已經多次位於頭幾席位。要建立航母級投行容易,但目的是為大,抑或為國際市場定價權,對市況影響力,抑或是其他呢?

美國已實行無限量化寬鬆措施,財政部卻同時加大國債發行。(Pixabay)

無限量寬雖好 還須曲線扶持

即使是美國,已經實行無限量化寬鬆措施,但財政部卻同時加大國債發行,根本全球不論國家及企業,已經到了喪舉債度日的地步,但不要忘記新冠肺炎疫情引起的經濟問題,其實只是4個月左右而已。

美國華爾街多家金融機構已就疫情作出信貸潛在虧損撇帳。(Wikimedia Commons)

行業悲劇 悲劇行業

本港銀行第一季息差事後回想,可能已經觸及頂峰,簡單看看一個月的拆息水平,現時的0.46厘左右,一個月內跌了超過半厘,較4月初第二季開始期間,更大跌超過1厘。環顧全球好,本港好,銀行似乎是一個悲劇行業。

事實上,不少有關科技供應鏈及芯片供應的報道,早就說明台灣一直是美國首輪制裁後,向華為及中國供貨的最大來源地。(Shutterstock)

芯之所向

筆者不了解芯片,但設計與否,跟能否具備生產能力是兩回事,似乎內地欠缺的是生產技術。可是,在中國製造的前提下,似乎愈來愈多內地公司會主動發布這個突破,以及哪方面取得突破。

Hertz算是老實,在公開表明新股隨時一文不值之餘,更不諱言發股份目的之一,就是要避過隨時有被除牌的可能。(Shutterstock)

死馬當活馬 甩轆冇有怕

美國的破產法庭就Hertz發行新股計劃,決定作出批評,涉及近2.5億股。對於在申請破產保護期間發行新股,美國投資界形容是反映市場已進入瘋癲狀況,而公司就解釋希望趁近期市況集資,作為營運資金。

主權債持續搶手已經不是新聞,美國企業債的新發行,每日十幾宗是等閒之事。(Shutterstock)

風險製造者

看看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兩個多月內已經急升至7萬億美元左右,而相比以往,聯儲局現在幾乎什麼也變相包底,企業買債、垃圾債也買、表面是提供流動性,搞活市場,實際是市場的風險製造者。

勞福局新副局長(右)衣裝雖然端正,但發言的中英兩語離官場應有的水平甚遠,作為國際城市,勞福局雖然不會經常要面對外國媒體,但政府整個能力印象分,似乎已被打上折扣。(政府新聞處)

失格班子

環境問題,香港有移民潮,但叻人仍然為數不少,唯政府高官拉雜成軍卻是愈來愈嚴重。至於對於素質一般的官員,總之沒有做事,就是做了件好事。

眾所周知,6月是一向的港元資金需求旺季,既有半年結,亦有國企派息。(亞新社)

買來的繁榮

各界對2020年的經濟表現已不存在厚望,但對於明年,基於享有極低基數的關係,總會有樂觀的一派,會營造經濟高速增長的好勢頭。

未計加時交易,已充滿想像空間,港交所想窮都難,信不信由你,若再有券商睇目標價上望388蚊,絕不出奇。(亞新社)

港交所的想像空間

近期各大投資銀行對港股大片淡風之聲下,既預期恒指要跌多2000點,卻矛盾而有趣地看好港交所(388)表現,甚至如摩根士丹利所指,有助隨時推動交易所盈利倍增,與300蚊只一步之遙。

印錢是日本開始、債息曲線早年亦是日本央行搞起,難怪整個央行及全球經濟表現,已經被認定是日本化了。(Shutterstock)

債息曲線操控模式

觀乎美國聯儲局官員的言論,更多政策可以出台,再對照最近一次的會議紀錄,有關前瞻指引的表述,似乎美國傾向的是一個債息曲線的控制操作模式,即類似日本做法。

小米股價,以至整體業績而言,談不上是出色,但小米手機在國際市場已有一定知名度,這點可能就是曲線上幫了金山雲一把。(亞新社)

回流不回流

中國一直的最大問題是有金錢及經濟硬實力,唯獨軟實力少之又少。 一場疫情影響所及,以至國際間借疫情玩弄權力博弈外交,中國軟實力建立的目標,似乎愈行愈遠了。

根據台積電的資料,計劃於美國亞利桑那州投資建立的生產線,投資額達120億美元。(Shutterstock)

台積電的商業考慮與政治保險

美國宣布加大限制的幾乎同一日,台積電就宣布在美國設立生產線。有趣的是在於,台積電早前在年報中,曾經就說明一旦將生產線設置於美國,將會損害生產力及效率。為什麼台積電突然又有美國設廠的舉動呢?

期油價格見負值,與石油庫存設施已近乎爆滿等有關。(亞新社)

提升商品ETF投資者教育

敢肯定,石油以至其他資產,因涉太多複雜因素,追蹤相關商品指數表面操作簡單,於非常時期極端市況下,即使聰明專業投資者也損手,小投資者以為只是賭大細,結果輸身家。

內地減息還看通脹表現與百姓感受。(亞新社)

V彈分界線

如果看看外界對中國的經濟表現估計,頭一、二季仍然疲弱,但到第三、四季整體增長部分估計最少有百分之五至六以上,而對於明年的預測,其實不少經濟師是將增長預測上調的。

即將於5月20日舉行周年股東大會的港鐵,日前已向股東們發出通告,明確表明一系列針對出席人士受感染風險而實施的措施。(亞新社)

高危AGM 股東要知驚

一般情況下,股東大會均會選擇在方便大多數股東能夠出席的地點和時間舉行,因應特殊情況,亦應考慮採用相關資訊科技(例如網上廣播、視像會議),以盡量提高股東參與股東大會的機會。

從回報而言,大部分內房債動輒6厘以上。(亞新社)

債的疑惑

相比內地國債,離岸市場高息內房債其實更有趣。從回報而言,大部分動輒6厘以上,負債比率就驚人,但對於在港上市的內房企業而言,債券違約卻是絕無僅有。

美股很多已停止回購,歐洲更禁止派息,股票市場更沒有吸引力可言,但作為最大的兩個股票市場,卻變相影響全球對股票的配置意欲。(Shutterstock)

迷失世界

央行全方位的行動,好像是將市場穩定下來,但將問題複雜一點,到底上月底的大跌市,是反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經濟比預期嚴重、市場流動性出現問題,抑或是反映油價同時間暴跌呢?

不一樣的滙控,回到不一樣的香港,那又何苦呢?(灼見名家圖片)

哭過了就不會再哭

對於滙控股價而言,40元也失守了,血肉長城齊撐也不得要領,反映的就是最基本的市場機制,沽壓太大,擋亦阻擋不住。今日的低位,會否是明日的高位?但願不是,但亦極有可能。

當恐懼加劇,飛沙走石之間,原來現金還是最好,黃金不要、美債不要,最後都是要搶不斷貶值的銀紙。(亞新社)

瘟疫屍殺盲搶錢

長年累月的資金氾濫,造就新一輪金融瘟疫,空前絕後無限量寬,有如飲鴆止渴,不能自拔,按侵侵一貫眼裏只有美國利益的單邊思維,肯定以為放水可救市,兼可殺病毒,未見疫苗應市,卻可擇日翻身,典型盲目樂觀。

美國國債被視為最強的抵押品工具,但外媒引述某些投資者直言,金融機構已經持有太多美國國債,根本無意再加倉。(Shutterstock)

債市曝露市場敗象

上周初,10年美債債息連0.4厘也不保,持續跌至歷史新低,但到周末前卻又重返0.9厘樓上,本周初更重上1厘之上,波動之大其實可能已經超出避險,或增加風險胃納這麼簡單。

內地擬推投資計劃,當中來自9省市涉25萬億元人民幣。 (亞新社)

政策憧憬 無人之境

近期,將政策憧憬推上如入無人之境,其中一項是有關潛在約25萬億元人民幣投資項目計劃。當年4萬億元短時間推高經濟,今次20多萬億元,難道更為之壯觀,但後遺症更大?

股債表現存在關係,尤其是股市大跌,所製造的不安更加之大。(Shutterstock)

永恆的QE

自從量化寬鬆措施實施以來,任何事情也不能排除,唯一旦美國國債在短時間內也加入負利率,時間之快可能是市場預料不及,而且毫無準備。

今年1月,內地新增貸款3萬多億元人民幣,將14億人口均分的話,其實相當於每人2000多元人民幣。(Shutterstock)

撐經濟責任分擔

將一年期基準貸款利率扣減通脹的話,大行計算已經是出現實質負利率3.9厘,一旦基準存款利率下調,負利率情況將更加擴大,某程度上意味內地居民及家庭,都同樣變相要分擔撐經濟責任。

滙控的不濟,造就投資者影響力的抬頭,10年前曾令該股享有溢價的滙控制度及文化已經破壞,近年並且到達極點。(灼見名家圖片)

滙控?算了吧!

十幾年以來,本港及內地市場仍是最賺錢及最多機會,但最大阻力可能是內部一批官僚式的其他高管及董事會代表,和只顧股價表現的機構投資者。滙控,算了吧!

港交所上市委員會決定取消匯源上市地位。(匯源果汁網頁)

國潮風關鍵在於初心

撇除崇尚外國貨因素,筆者一直相信是成事在人,用心創立重要,但用人搞好公司更為重要,搵快錢文化仍然充斥,中國品牌的前景,不是品牌本身,而是創辦人的一顆心。

有市民早前到超市掃米、乾糧及日用品,貨架被掃空。(亞新社)

失敗城市徵狀浮現

香港已具備作為一個失敗城市的徵狀,政府開始未能保護市民、未能滿足社會基本需求,而市民同時亦對政府極不信任,認受性大減,已經符合淪為一個脆弱、或失敗城市的多個定義要求。

內地當前問題是由疫症產生內部及外界對中國的憂慮,省市封城,外國封關,涉及的影響不是降準減息、減稅降費可以解決。(Shutterstock)

大國之責任感

與其繼續被質疑輸出疫症,倒不如自行封關,讓外界更有信心,即使自己不封,外國也會做,中國倒不如更主動展現泱泱大國應有之責任感。 

疫症對經濟及市場構成的問題,無疑可以靠中國人民銀行印銀紙解決,但印銀紙本身並不能解決疫症。(Shutterstock)

總結經驗吸取教訓

中國經濟規模之大,在經濟順風順水時,其他市場可能埋怨未有受惠。相反現在,其負面破壞力確實不能低估。全球供應鏈,尤其是智能手機等環節,會否受武漢疫情影響,絕對是有其可能。

短線有用,長線成疑,但《紐約時報》文章建議的指數基金投資,其實亦是正確及中肯。(Shutterstock)

指數基金雙面刃

大行報告預測,提出是一整年的表現,常見的股價或指數目標,都是12個月後的事,期間市場變化萬千,信目標確實往往無好結果。可是,大行報告作用並非完全一無是處。

去年是環球投資市場豐收一年,美股以標普500指數為首去年累積升幅近30%。(Shutterstock)

股指爆升大贏家

美股以標普500指數為首去年累積升幅近30%。被動投資成主導,ETF普及導致負責編制指數的公司,很大程度操生殺大權。原因相當簡單易明,指數表現好,就會有更多ETF推出及新增資金流入。

港交所打開門做生意,為公司提供集資及交易平台,根本毋須要捲入與市場參與者的爭端。(亞新社)

港交所DQ之力

筆者不是同情被DQ或面臨除牌的上市公司,但潛在有問題的上市公司豈止十幾家,當日引起監管當局高調行動的一批細價股行為,又是否全部都有被成功跟進呢?

明年的內房債反應,所反映的不限於市場對回報率的渴求程度,而是一併作為一個賭政策、博降準的市場遊戲。(Shutterstock)

一場賭政策的遊戲

內地新增貸款之中,據統計投入內房的貸款僅佔30%,而整個內地房地產市場規模達到逾45萬億美元,佔內地家庭資產比重逾60%,而資金需求卻更加之大,換言之,賭政策是會成為一個長久的遊戲博弈。

第1頁,共7頁 1 2 7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