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離開歐洲前的最大感觸,便是歐洲儼如兩個世界。(Shutterstock)

離開歐洲前的感觸

歐洲政客既關心政治也關心國際社會,目光都放到其他人手上,看到的都是別人的問題,質疑的是他國的政策,似乎選民投予的一票是讓他們向世界咆哮,本來最應該關心的本土事務卻不屑一顧。

攔在坦克前的人,跟嘗試繞過、最後等他離開才繼續開行的坦克隊,所反映到底是不畏強權的英雄,抑或極度克制的軍隊?(亞新社)

誰才真的要「平反六四」?

和平演變真是大勢所趨?如果當天由戈爾巴喬夫領導的蘇聯仍未被瓦解,而是建立了繁盛的民主國度;非洲之春沒有變成非洲之冬;以及世界不是出現幾乎無休止的戰亂,或者真的會相信美好的和平年代就此降臨。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指責俄羅斯,在全球面臨飢荒困境之際,卻將全球糧食供應當作為武器要挾。(美國國務院圖片)

戰爭中潛藏的假態度、真意義

儘管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高調表明擔憂糧食危機,卻沒有取消對俄羅斯核彈級制裁的意思。更詭異的是,美國本身是糧農產品大國,同時是糧食危機的受益者,所以其聲明到底是要解決問題,還是奉勸其他國家盡快下單?

曾被拜登嘲笑將會「一文不值」的俄羅斯盧布,如今卻已迅速「收復失地」。(Shutterstock)

制裁俄羅斯到底成不成功?

在打壓俄羅斯角度而言,美國的制裁可以説是收到效果,但和預期有極大距離。在一眾西方國家不斷加碼的制裁之下,雖然俄羅斯油氣的出口總量有所下降,但收益於價格飆升,向歐盟出售化石燃料的收入卻翻了一番。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熱門文章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