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在21世紀的影響和機會

一帶一路在21世紀的影響和機會

香港商界若能真正了解這個道理,對自己的人才資源投資,自然有方向,中國和全體貿易將在2020年達到5萬億美元,佔世界15%,貿易融資(Trade Finance) 自不可免,而基礎設施融資到2020年的缺口更達2.5億美元,如何能不參與?

歷史修正主義絕不可取

歷史修正主義絕不可取

安倍不會是改善中日和中韓關係的人選,竹中明子是對的,承認歷史罪行只是和解的第一步,僅僅承認過去是不能改變過去,歷史就是歷史,接受歷史修正主義的謬論是可悲的,不管是在哪個國家!

中日結怨的來龍去脈

中日結怨的來龍去脈

呂思勉教人讀史,先由社會科學入手,有了門徑,才能讀史,首先由讀近人所著的書,除本國史,還要讀外國史,因為現代史是世界史,任何一個國家的事實,不能撇開他國而說明。只有廣知世界各國歷史,才能打破成見,況且各國歷史,還可互相比較,最為有效。

今日的「士」已忘卻自身責任

今日的「士」已忘卻自身責任

「誤認分黨相爭為政治上最高的景象」,「殆不知所謂和衷共濟與舉國一致。」世人要到100年後的今天,才恍然大誤,「一般黨員,則憑藉黨爭的美名,來公開無忌憚的爭權奪利 」,上述是錢穆在80年前的觀察,居然至今仍然在所謂民主社會中發生,豈不痛哉!

「士之使命」的現代化

「士之使命」的現代化

所謂「士」,是「士農工商」,是四民之首,錢穆說是「中國社會所獨有」,西方人不易明白,其定義有七個「非」:「非貴族、非軍人、非官僚、非富豪、非宗教信徒、非專門學者、亦非一般庶民」。只是「讀書識字」,不是「士」,要「讀書明理」才合格。所謂「士」,是「一群立志達道的人」,最能代表是北宋范仲淹……

中華民族復興首要的是人才

中華民族復興首要的是人才

錢穆在《國史大綱》的結語:「政治不安定,則社會一切無出路,社會一切無出路,則過激思想愈易傳播流行,愈易趨向極端。」要對此加以糾正與遏止,又不知費國家民族多少元氣與精力。中國人對此都應三思。

中國夢應以史為鑑

中國夢應以史為鑑

21世紀中國人追求中國夢,求的是民族復興,從《國史大綱》的故事,當然是回到秦漢隋唐,而不是宋明清。「秦漢隋唐統一相隨並來的,是中國之富強。」(錢穆語)。但宋朝的統一欲始終擺脫不掉貧窮的命運,元朝和清朝是狹義的部族政治,沒有秦漢隋唐的高遠理想,源由戰國時代的學術,向中國由貴族封建移轉到平民統一,所以平民的劉邦成功了,項羽、田橫這些貴族皆不能成事,錢穆稱這是「觀世變」。

歷史上秀才教與改革派宿命

歷史上秀才教與改革派宿命

錢穆在《國史大綱》中,提出宋明學者中,有所謂「秀才教」,是范仲淹等人以來,流行於一輩以天下為己任的秀才們的宗教。他們以嚴肅的態度,來遵行他們的「純潔高尚而肫摯的信仰」,形成一種合理的教育,可惜的是,不是人人都是「以天下為己任」的。社會上有機會讀書,以及有資格做官的人,遠遠超過「秀才教」的人,因此他們空有理想,而無法實現,他們對政治悲觀,甚至持反對態度。而一輩盤踞在政治各部門的官僚,亦常敵視他們,甚至屢興黨獄,明代講學的書院,屢遭焚燬,程顥朱熹皆列黨禁,王陽明亦幾不免。

二十一世紀台灣大企業承傳

二十一世紀台灣大企業承傳

筆者的銀行生涯,有兩次赴台灣工作,第一次1975至1978年。到1990年第二次到台灣工作,15年前的老客戶掌門人,都由壯年踏入老年(上世紀90年代,上了65歲,也可以算是老年了吧!)。巴黎的風險管理人,最大的問題是誰人接班,管理風格全不會改變,當然還要考慮貸款年期長達15年(如台塑的六輕計劃)。這個難題也只能硬着頭皮說,中國家族企業管理人沒有退休計劃,人人要 die on the job,同時人人注意健康,都全享高壽,不必怕,當然家族企業不外乎傳子傳女婿,還有老臣輔助,要分析路向,也要由此方向入手。

日本和台灣失落四分之一世紀

日本和台灣失落四分之一世紀

這時日本和台灣的外匯存底是世界第一和第二,而大陸只是區區300億美元,何足道哉!這時候日本剛從股市和樓市的頂點下來,只要全球經濟復蘇,一切好辦,誰料到進入迷失的首十年,到2000年中國經濟崛起,GDP是日本的23.2%,台灣則縮水為大陸的30%

第4頁,共4頁 1 3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