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詰」在古時已有質問追究之意。(Shutterstock)

「詰」人何解?

晉 葛洪《抱朴子.博喻》已有云:「抱朴子曰:『用得其長,則才無或棄;偏詰其短,則觸物無可。』」這是勸那些身居高位者,用人時要注意用人的長處,不要偏愛「gɐt2」(責難)人的短處。

粵語以「痕」為「癢」的習慣,至遲可推源至南唐小徐的年代,而這樣看來,我們粵人至少「痕」了1000年左右了。(Shutterstock)

「痕」字有多少年歷史?

筆者小時又聽過某廣告,裏面有「痕癢」一詞,於是一直以為粵語的義為「癢」的「痕」,若要在語體文中表達,就可以用「痕癢」這個詞。到了執教鞭之後才知道原來現代漢語共同語當中根本沒有「痕癢」一詞。

「蘚」因為常與「滑」連用,所以就有了「滑」的意思。(Pixabay)

粵語詞類活用——「蘚」

「同化,指兩個本來沒有意義關聯的詞,由於經常處於同一語言結構中,其中一詞受另一詞意義的影響,由於類化的作用,也產生了與另一詞相同或相近的意義。有人把它叫做『沾染』、『滲透』或『同步引申』……」

「舊時候」、「當時候」似乎不曾在古今任何文學作品中出現過。(Shutterstock)

有時、到時、舊時、當時

要說粵語的話,說「有時」、「到時」、「舊時」、「當時」(以及「嗰陣時」、「有陣時」、「舊陣時」)才是符合正常的粵語用詞習慣的,而且「有時」、「到時」、「舊時」、「當時」這幾個詞都是見於古文獻的詞。

沒有任何一個縣市是說「今天」的。那麼何以今日有部分香港人會開始拋棄「今日」而說「今天」呢?(Shutterstock)

今日、一日、日日、每日

見於甲骨文的「今日」,歷史比「今天」長約3000年!現在筆者已經證明了「今日」雅於「今天」了,真希望已改口說「今天」的朋友可以回復其故我,重新說真正的「雅言」,好讓粵語與古語長存!

若我們用以取代舊詞的新詞只不過是人家的詞,那麼,我們不但是沒有創意,而且是拿別人的詞來滅自己的詞!(Shutterstock)

You call what name?

拋棄價值連城的,有幾百年甚至幾千年歷史的古董,一定會被謿諷為儍子。那麼拋棄有幾百年甚至幾千年歷史的語言呢?因為語言不賣錢,所以拋棄了也不可惜?真的應該這樣看嗎?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