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以「隻」為歌曲或樂曲的量詞也是古人的習慣。(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隻

郭先珍《現代漢語量詞手冊》「支」條︰「『支』、『枝』,古今字。原都指『樹枝』。引伸為量詞,可用於樹枝和其他杆狀物。後『支』、『枝』分工,『支』作量詞,詞義虛化,主要用於事物的一部分和杆狀物。」

在普通話裏,「凍」這個詞是可以用的,不過用法跟粵語不盡相同。(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凍

原來在現代漢語共同語裏,「凍」不會用作形容詞,也不會用來形容天氣,在《現代漢語詞典》「凍」條各義項中,只有義項三的用法跟粵語一樣。

粵人稱姐姐為「家姐」,當中的「姐」由讀書音的陰上「dzɛ35」變調為口語音的陰平「dzɛ55」。(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中中、哥哥和家姐

在普通話裏,「哥哥」並沒有用來稱呼陌生而年長於自己的男性這個用法;粵語的卻有,而且有時即使對方看來年紀小於自己,我們也會稱他為哥哥以示尊重,而習慣上第一個「哥」會變調為陽平(第四聲)「gɔ11」。

普通話也可以用「得」表同意,不過用法跟粵語略異。(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湯水、得

近來發覺,現在的後生輩似乎都已經不習慣用「得」這個詞來回答別人的詢問或要求,而只會用「可以」了!筆者希望後生輩不要丟掉這個語言習慣,請他們重新培養這個習慣,不要讓普通話把我們的母語埋葬了!

大家只要細心玩味王弼的「獨恨而已」四字,就當明白它是「只有怨恨(或「悔恨」或「遺憾」)」的意思,那就是相當於粵語的「得個『恨』字」一語!(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恨、百足

粵語以本來只有「憎恨」、「悔恨」、「怨恨」或「遺憾」等意思的「恨」來表「渴望得到」或的意思,這大概會令大家感到莫名其妙。既說很想得到某物,又有什麼可能說「恨」它呢?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們從來沒有在任何上古至19世紀的文獻中見到「曱甴」這個詞;而「甴曱」一詞則早見於在五代(公元907至960年)的韻書當中。(灼見名家製圖)

從碑文看甴曱

筆者為了證實「gat2 dzat2」的正寫,曾親到位於大嶼山的大澳的關帝古廟,目的是要把廟中咸豐二年刻成的《重修武帝古廟碑誌》上的文字拍下來,因為據說碑文中有提到「甴曱尾」這個地名。

「曱甴」論者,若依據上述三書的注音而斷定「甴」就是我們粵人口中的「gat2 dzat2」的「dzat2」,那是說得通的。(灼見名家製圖)

甴曱的讀音問題

三書對「曱」字所標的讀音完全相同,都是「押」;但對「甴」字所標的讀音則表面上看來似乎有異──二書讀作「霅」,一書讀作「扎」。於是我們可以暫時放下音「押」的「曱」字,而聚焦於「甴」字的讀音問題。

我們請別人把某人或某物看清楚時,會說︰「你睇真啲。」請別人聽清楚時,也會說︰「你聽真啲。」當中的「真」就是「清楚」的意思。(灼見名家製圖)

毛、真、地盤的粵語故事

香港人一向稱建築工地為「地盤」,可惜又有很多人至今仍然錯誤地以為普通話用詞一定雅於粵語詞,於是在電視台的新聞報道裏,現在經常聽見我們一向不講的「工地」,而「地盤」卻很少聽得到了。

古漢語用雙音節還是單音節多?(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位、鬚

有不少粵語單音節名詞,轉成普通話時,是要加一個「子」這個「後綴」的。我們日常到食肆吃飯,要找個「位子」。這個「位子」,粵語也只是單用「位」就可以了。

粵語有一個音「sai33」(音同「曬」)而有「盡」、「完」、「最」等意思的詞。(灼見名家製圖)

古粵音「殺」字有四種寫法?

    為了證明歷史上「殺」、「㬠」、「煞」、「曬」這四個字確實曾作為同音同義的一個詞使用,筆者現在在開列幾本內地學者編著的語文工具書所用過的書證──但各書對各字的注音(漢語拼音)卻不盡相同。

普通話的「腿」一定雅於粵語的「腳」?(Shutterstock)

粵語解密:腳、至到

粵語近年的危機之一是有「普通話化」的趨勢──特別是詞彙方面。用「腿」取代「腳」就是其中一例。人們之所以「以腿代腳」,相信還是因為誤以為普通話的「腿」一定雅於粵語的「腳」所致。

第1頁,共4頁 1 2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