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國或地區要平的,不是經濟賬,而是政治賬和虛名賬。(FIFA World Cup Facebook圖片)

世界盃的兩盤賬

主辦世界盃的,有兩個主要單位,一私一公,私人的企業組識,卻是贏家通吃;而公營的組織,通常就是主辦國的政府(或由其指定的公營或私出口單位),卻往往會蝕大本。

世界盃誕生於1930年,很快就成為最引人注目、最能輻射全球市場的單項體育賽事。(FIFA World Cup Facebook圖片)

世界盃的商業基因

由1930年至今,已近百年周歲的世界盃,商業考量貫穿各屆賽事,這很自然。光是「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等口號,未必能吸睛導流,不能拉高轉播費,不能成為每四年一度、生生不息的夢劇院。

國際足協的收入曾達到64億美元,其中83%來自俄羅斯世界盃。(Shutterstock)

兩場另類世界盃的贏家

今年舉辦時間由傳統的夏天被謄挪到11月下旬至聖誕節前。這別出心裁的安排,對該運動項目、賽事營銷和贊助都有很大的影響,所以到決賽日埋單之時到底是誰會笑到最後,或有懸念。

管理球隊,其實大部分時間是管理天才球員。(Shutterstock)

領隊管理的成敗蕭何

因為是交易至上,球會管理哪怕是一塌糊塗,但只要來了個新老闆,有新資金到,在轉會市場上慷慨出手,球會能鹹魚翻身,這種做法是講制度、有流程、重KPI的組織所不能複製的。

「足球流氓」這種風氣,在歐洲大陸,歷史源遠流長,幅員遼闊。(電影Ultras劇照)

意式狂迷的浪漫和血腥

足球極端主義之風由1950年代初成,60/70年代冒起,到了80年代,已發展到由下一個世代接棒並主導的「新派極端主義者」。Ultras的種子,本來是全球球場上各處可見,只是在意國被昇華至最激版。

曼聯青訓産品華舒福成績不俗,但明顯他沒有在業內獲得至高無上的評價。(Shutterstock)

以金童的PEG論「過譽」

過譽與否,是相對的,得看擲石頭的是從哪個屏幕出發。其實,我們很容易把目標人物的多元人格單元化,把社會論述的多面體、簡單化,也許在不知不覺間轉移了視線,連自己都不清楚?

黑石內部的一個招聘和提拔,奠定了其作為可持續企業(活命)的基礎。(Shutterstock)

黑石上市之路的東風

2007年的幾個因素的結合,為黑石在危機後那令人拍案驚奇的崛起而鋪路。由於該公司比其他私募基金更多的接觸到效率奇低的商用房產,尤其蘇氏帶團投資了全美寫字樓最大業主,僅兩個月就脫手,吐現300億現金。

美斯射入,麥巴比(圖)射失,正好用來對照解構這因果關係的第二隻腳。(Shutterstock)

巴聖12碼的自然實驗

因果關係從來都不是容易回答的一個問題,今日的大數據只解決了一部分的疑難,數據的確是多了,但如果我們搞錯視覺的話,許多倒果為因、因果混雜、甚至互不相干的東西,都會被扯進來。

活士(右)虎視眈眈的身影,令身邊不少同樣是高手的對手,有顯著而負面的影響。(Shutterstock)

超級巨星殺氣騰騰

高球的遊戯規則,也許和産品競賽、基金界的投資打比、法庭上的控辯擂台、以至足球場的決勝對壘,各有不同。不過,相同之處,就是在某一時點上,贏家通吃。

2021年東奧的初心是重彈半世紀前成功的64東奧宣言。(Shutterstock)

64東奧血色之路

日本大文豪大江健三郎的諾貝爾文學獎作品《萬延元年的足球》,正好為當世的東奧作了強而有力的文壇背書,以曲折離奇的故事和三場滴血的暴動,重彈半世紀前64東奧後日本經濟起飛之路。

筆者曾預言歐超聯會衝擊現存的均衡。(Shutterstock)

歐超聯12猴子的把戲

在下《超級巨星經濟學》中以博弈論,檢視英超等作為球賽和電視轉播版權的盛衰成敗,當中也有預言歐超聯會衝擊現存的均衡,對照歐超聯的出現,或者有助理解為何昨是而今非。

占士(左)作風敢言、不平則鳴,引起同業人士伊巴(右)不滿。(Wikimedia Commons、Shutterstock)

巨星跨界是禍是福

占士經常對社會議題發展自己的意見,但一「磯」不能藏二虎,伊巴似乎對占士的出位言論看不過眼。其實,在許多的範籌中,也有同樣的跨界之爭,經濟學便是其中之一。

第1頁,共3頁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