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父母的要看看自己有沒有珍惜過兒女的己見。(Shutterstock)

勇敢地堅持

今天大部分學校只是教學生背書默書考試,考試便是考核能否把課文熟讀背誦,這種教育理念下的學生,怎會教懂他們有自己的意見、領會自己的感受?

子女疫情前後,也可以hea足一個暑假。(Shutterstock)

放暑假

幾年暑假下來,如果試過什麼也不做,一天到晚煲碟,試過連續3星期全天候打機,試過望着天花過一天,父母便會恐慌兒女浪費光陰。

我們的特色是一種擁抱包容的自由主義,卻絕不容許全球性地緣戰線在香港開戰。(亞新社)

25年了

25年的慶祝回歸日子裏,不再要人陪跑而選出來的特首,沒有了抬棺材叫口號的人,是否一個新時代?對我本人來說,這個里程碑令我對西方傳媒終結了幻想,對於這種西方式吵吵鬧鬧的政治遊戲,是愈來愈沒興趣了!

天天都見的兒女,不會覺得長得快。(Shutterstock)

莫摸頭

天天都見的兒女,不會覺得長得快,到其他人都說:「天呀!怎麼高了這麼多?」父母才驚訝,孩子真的長得那麼快。

見到孩子們很難堪,他們更單刀直入,追問得比什麼名嘴更尖銳。(Shutterstock)

長輩請自重

成年人不會不懂基本的社交禮儀。有些題目,就算是熟朋友之間,也不會唐突直問。換了是孩子,不論幾多歲,只要自覺是長輩,卻完全漠視這種基本社交禮儀。

目標能否達到,反而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這條路走得多快樂。(Shutterstock)

人生的路

女孩子14、15歲這種年紀,嘗試為自己定下目標,於是人生的路便這樣子走了一條出來。未必是一如所願,但是,有目標總是好的。

劇情亂,也是吸引觀眾追下去的辦法之一。(Shutterstock)

編劇

其實看電影多便會有預感,畫面拍一些很多時會跳過的情節,便預測會有些事會發生。拍人物在走路,如果沒情節,何必交代?

煎午餐肉的香味,配上那杯絲襪奶茶,在冬天的法庭,一碗餐蛋麵倒真是為很多案件打過氣。(Shutterstock)

社企飯堂

屯門法庭以前有個頂樓社企飯堂,那間飯堂有點像一個家,大家自己加糖,自己計算好價錢,走去放下飯錢。難得師奶忙昏了頭,還是笑容滿面,聲線溫柔。

什麼才算是有家教?(Shutterstock)

沒家教

有人投訴今天的小孩在飯桌上顯示了自私、霸道的一面,愛吃什麼便吃光一碟,不看看人家有沒有機會吃。我孩子相反,膽子太小,還要勞煩各位阿姨為她夾,這算不算沒家教?

養成孩子規律生活,經常運動,健康飲食,愈能強化免疫力。(Shutterstock)

免疫力

以前總笑說某某在坑渠長大,抵抗力非常強,某某是家中衆多女兒中的唯一兒子,是家中寶貝,所以,家中全部物品消毒,所以,抵抗力非常弱。

母親的唯一寄托是4個兒女,總是把自己放在最不重要的地位。(作者提供圖片)

念母親

那個時代的女人只能寄望家庭,丈夫不能做依傍,兒女是唯一攀附的支柱。如果今年可以四代聚在一起慶祝母親節,母親一定會很自豪。 

2010年去土庫曼斯坦,遇到的都是純樸、好客、熱情的人民。

旅行的地方

我一直渴望去敘利亞和伊拉克,那裏的古代歷史建築和文化,我一直嚮往,那一次在德克蘭機場,看着航班顯示牌出現這兩個國家首都,心裏面忽然興奮,在我的腿還可以走得動的日子裏,還可以去嗎?

過了一段時間,記憶已沒有好壞之分,減去了情緒激盪,增加了懷念。(Shutterstock)

記憶銀行

記憶像紅簿仔上的數目字,是存放好、積累好的得着,當時是笑是哭,是呼天嗆地、是驚訝、是啕哭、是狂喜......,每次我們遇上失望、阻滯,難免會埋怨、沮喪,但想想,只要保了小命,一切都只會變成回憶。

今天的私人助理也不再只限於是女性,資歷要求也不只是商科,昔日的花瓶秘書,只有在六十年代才會出現。(Shutterstock)

萬能秘書

工作表現是龍是蟲,也不是讀幾年課程便分辨到,也要靠個人的人情世故,情緒智商才分辨到優劣。曾經有出身女秘書,今天已能獨當一面。

中一的孩子迷過Twilight,一天看幾十遍那電影介紹短片。(Shutterstock)

善變

有些事父母不用大驚小怪。如果他們喜愛一些可以培養的興趣,父母也不用阻止,年輕人試過了,也可能自己主動覺得沒趣,未必會沉迷。

爸爸的遺產是一大堆菲林相機和鏡頭。(Shutterstocl)

龍友爸爸

一個時代的結束,奈何,懷舊管懷舊,怎可阻止科技發展的淘汰浪潮?父親的寶貝,跟着他到處旅遊,一生勞碌,可算是他唯一的物質財產。

不用把臨終病人送來送去,服務也更廣泛的寧養服務很受歡迎。(Shutterstock)

最後一程

科學先進,很多癌症也未必屬於「絕症」,但到了某階段,或者遇上老弱的病人,很多時既昂貴但又只是拖延病情的藥物,反而變成家人的苦惱,不現實地消耗家庭資產,或是把選擇的罪咎感全扛在自己身上。

向所有堅守崗位的醫護人員獻上十二萬分敬意與感謝!(Shutterstock)

病人與家人

優秀的醫護人員會令很多病人忽然之間不再咒罵疾病,反而會面對生命必然的終點,和家人的關係反而變得更接近,原來生命的終結可以令家人更懂愛。

我們香港是一年20000宗情緣騙案,涉3.6億,卻連手仔也沒有摸過,真實數字可能更高。(Shutterstock)

年輕人的新偶像

我們香港的網騙,連手仔也沒有摸過,第三世界罪惡集團發出千篇一律的愛情蜜語,多人輪班發出訊息,今天這人並非明天的同一個人,預先寫好的愛情信息、照片、情詩,用程式密集式發放,遇上願意相信的女人,照單全收。

超市是探究當地民生最貼地的方式。(Shutterstock)

豪華超市團

超市既是給當地人買必需品的地方,當然不用擔心遊客式劏客,而且又可以親身嘗試當地人的品牌、他們的口味,其實也是旅行的其中一種「深入民間、探究民生」。

香港是一個不注重心理健康的地方,以為賺錢便是神聖任務,忽略了心理健康的重要性。(Shutterstock)

強迫症

正常與不正常,太多人會以發癲斬人為界定。其實現代精神病包括了性格障礙,大家不會說他有精神病,頂多罵他「阿媽點教佢㗎!」

老人卻不同,一來是不用上班上學,荷爾蒙影響下,固執、臭脾氣、語氣不好。有些更是獨居慣了,也深居簡出,愈是少見人,愈是不容易和人溝通。(Pixabay)

老人的寂寞

孤獨的伯伯,儘管有兒有女,生活無憂無慮,手頭也有些錢,一下子伯伯便把錢買了樓寫了女人的名字,兒女嘩然,已經太遲,去法庭狀告,十之八九,伯伯的老人棺材本一去不回頭。

這次來到土耳其,因為自由行,便領略到土耳其的美食其實是國際都會级美食。

伊朗美食

這次來到土耳其,因為自由行,便領略到土耳其的美食其實是國際都會级美食,只要懂網上搜查,不難找到好的食物。如果以後還有人訴說伊朗沒有好東西吃, 你們便叫他們私人包團吧。

這次疫情中竟能進去藏寶庫,完全沒有人龍,還遇上這場高水平誦唱,也算是疫情中旅行的甜頭吧!

宣禮

後來事過境遷,回想起在另一間古廟中,剛好遇上那位老Mullah在一角誦唱,我走過去讚賞他的聲音,他謙說他的一切都是真神的旨意,然後他向我作出祝福。我無緣無故地覺得很是安慰,心情忽然覺得很平安。

作者去了尚未開放旅遊簽證的伊朗旅遊,她是怎麼辦到的?

沙漠中的秘密花園

在沙漠中間的瀑布Shazdeh公園,依山而建,於是有十層瀑布逐級而上,因為沙漠中的一條河流,有了水源,便有果樹和花園,皇宮的主人沒有獨霸河流,任由部分河水流入城市,任由市民取用。

機場人員告訴導遊,說這是開放邊境的第一天,我簡直不敢相信!(Shutterstock)

疫情下遊伊朗

我一生人第一次全程打尖,一邊大聲叫着「我趕時間」一邊在入境和安檢的兩條長龍最前全程打尖,原來在機場PCR測試中心的窗口每5秒鐘大叫一次「有結果未呀」的那幾個人全部都在閘口重遇。

土耳其東南部Harran的蜂巢屋。(Shutterstock)

土耳其東南部考古遊

去到比較偏遠的土耳其地區,的確可感受到一些部落文化,其中一個傳說是Abraham施行神蹟的地方,如今已變成回教廟。晚上從酒店,可以聽到回教廟叫人祈禱的歌聲,當晚剛巧是中秋,圓圓的月亮,可真是令人感動。

Santorini向西的小鎮Oia是看夕陽的最佳景點。(Shutterstock)

希臘跳島遊

未去這次希臘跳島遊前,只去過希臘的雅典和奧林匹克場地,都是郵輪那種上岸四小時的旅遊。人家西方國家卻是專門飛去那些小島找陽光與海灘,我也因為那幾幅Santorini的藍頂白屋照片吸引,要去見識一下。

其他本地防疫政策大致上已正常,唯獨是由外地回港的檢疫隔離要求一天比一天苛刻。對於有家人在異地的市民來說,卻可能是苛政。(Shutterstock)

致疫情政策決定者

曾有人對我冷言冷語說,疫情再爆發你負責嗎?他是一個沒有家人在異地的人,甚至有幾個根本就沒有家人……。我唯有說,沒有身受其害的人才會說出這些冷血的批評,但一個愛民的政府卻不可以這樣。

在地鐵車廂望一望,女孩子塗點粉,整齊儀容,是基本禮貌。(Shutterstock)

濃妝唔誠實?

公務員行列之中有一種文化,人人像早上起床未洗臉的樣子上班,甚至上電視、去記招、見議員,我卻覺得有點不尊重人家,有點像穿了睡衣上班似的。

如果朋友問長問短只是希望你一不留神透露多點祕密,扮唔知當然是最佳太極手法。(Shutterstock)

扮唔知

為什麼有人會經常搶答扮知,純粹是一種八卦閒聊,根本沒有這種需要,是想表示你深得朋友信任,所以你什麼也知道,是通天消息靈通人士嗎?

一些出名富藝術家脾氣、完全不懂理財的時裝設計師,總有一位富有絕頂生意頭腦的拍檔為他做一切推廣、行政、管理……一樣賺到盤滿缽滿。(Shutterstock)

做生意的人

自小極度內向,一向只愛昆蟲、石頭和魚,連學校camp也不肯參加,一些外展活動寧死也不肯去的侄兒,忽然之間說要做生意,入大學也說要念工商管理,嚇得我們長輩全部昏了過去,他這種性格會是生意人嗎?

想起那次去上海世博跟一個插隊的人理論,最氣的不是插隊的他,而是其他被插隊的同胞扮看不見。(Shutterstock)

排隊

如果排隊已成一種習慣,那才是文明,再加上人人會誠實地付車資,於是互相信任。一個城市,因為市民誠實有禮,你便會有期望,也有機會享受集體文明的好處。

以前可以去旅行,就埋怨繁忙的機場,如今記掛了的偏偏便是這種繁華的情況。(Shutterstock)

長途旅行

如今在新聞圖片中看見一個個荒無一人的機場真是從心底裏打顫,希望這個疫情完結之後,我重新啟程後看到了的機場又會是以前繁忙的那個模樣。

一場婚姻要拿財產多少去總結衡量,總是最悲哀的一幕。(Shutterstock)

一套瓷器

當時結婚十周年的禮物?孩子剛會走的時候買入的一幅名畫,只因太像他的笑容?因那次度假遇上一次暴風而購入的農場?全部都要變成會計師紙上的大堆數目字,才在家事法庭有意義,其他一切都不會計算在內。

第1頁,共4頁 1 2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