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關係是一個大學問。(Pixabay)

婚姻觸礁

有時候,太傳統的婚姻關係,太沒空間,太太是全職主婦,於是放太多期待入去這段關係,丈夫受不了那壓力,便會消極反抗。妻子愈是不安,愈會把空間收窄,於是一段婚姻便告泡湯。

一對母女光顧一間髮廊,無意中反映了中國的社會情況。(Shutterstock)

報恩

女兒今天「先富起來」,不要問錢從哪裏來,但女兒想報答卻又不知從何入手,唯有問自己最享受的是什麼,將心比己,於是想起自己最愛的就是剪個最時髦的髮型,便帶媽媽也來弄一個!

澳洲片集《陪審12人》以陪審員為題材,揭示法庭審訊不為人知的一面。(《陪審12人》劇照)

法庭的裁決

陪審員本來是代表社會作裁決,用抽樣的辦法選幾個人出來,代表社會輿論。但今天的社會輿論很大成數已經被社交媒體影響了,他們只是代表社交媒體影響下的輿論。

美國的私立學校和公立學校生源差距較大。(Shutterstock)

私校公校

貧富差距懸殊的美國,公立學校和私立學校的教育差距也很大。被批評成一無是處的美國公立中學制度究竟是怎樣的?一直腳踏進私立中學,又真的能幫底層的孩子邁進世界知名高校的門檻嗎?

美國人最喜愛兼自豪的民主,到底是好的嗎?(Shutterstock)

美式足球

美國每一次選舉都要花費天文數字,但選來選去都在在顯示美國擁有太多利益集團、價值觀太兩極化,所以從來都無法就一個政策達成共識。

《兩生花》、《藍白紅三部曲》均是由奇斯洛夫斯基執導。(灼見名家製圖)

判官

想想我們平日愛八卦新聞、愛探討人家家事等各種是非,不就是像偷聽嗎?我們還邊說邊評論,口沫橫飛,誰對誰錯,儼然一位判官,我們難道認為所知道的零碎、片面事實,可以讓我們作出判決嗎?

《後人類狀況》是一套有點科幻再加政治諷刺劇的大膽創作。(《後人類狀況》宣傳照)

好劇本

人類科技上可能已超越上個世紀好多倍,可是人性方面卻依然停留在2000多年前的部族式互相殲滅。甄拔濤想說的,正中我心意,所以特別喜歡這個劇本,希望下次很快可以在香港再次演出。

今天的年輕人,開口埋口「做乜要個學位?」(Shutterstock)

退學

每一位年輕人放學回家豪言自己想退學,父母面青,年輕人自負自信,說老師只是照書念,如今什麼也是上網學習,書本上的學識學生不懂自修嗎?幹嘛要上學?

露台緣何封起來,他們不愛綠色?(Shutterstock)

露台

一個露台,本來是沒機會住單幢洋房的一種安慰獎,可以讓你種些花草,再大點的可放個小型瀑布兼戶外傢俬,是和大自然在高空中的接觸。但是香港的業主不會這樣想:加個玻璃幕牆,又多了幾十方呎地啦,發達啦!

老師要孩子寫出自己的夢想,孩子寫了CEO。(Uptown Girl劇照)

CEO夢想

當年我們認為梁醒波做大經理已是人上人,如今出了個什麼CEO,原來打工皇帝才是人上人,並非股東們,做老闆有了新的定義。

做父母的要看看自己有沒有珍惜過兒女的己見。(Shutterstock)

勇敢地堅持

今天大部分學校只是教學生背書默書考試,考試便是考核能否把課文熟讀背誦,這種教育理念下的學生,怎會教懂他們有自己的意見、領會自己的感受?

子女疫情前後,也可以hea足一個暑假。(Shutterstock)

放暑假

幾年暑假下來,如果試過什麼也不做,一天到晚煲碟,試過連續3星期全天候打機,試過望着天花過一天,父母便會恐慌兒女浪費光陰。

我們的特色是一種擁抱包容的自由主義,卻絕不容許全球性地緣戰線在香港開戰。(亞新社)

25年了

25年的慶祝回歸日子裏,不再要人陪跑而選出來的特首,沒有了抬棺材叫口號的人,是否一個新時代?對我本人來說,這個里程碑令我對西方傳媒終結了幻想,對於這種西方式吵吵鬧鬧的政治遊戲,是愈來愈沒興趣了!

天天都見的兒女,不會覺得長得快。(Shutterstock)

莫摸頭

天天都見的兒女,不會覺得長得快,到其他人都說:「天呀!怎麼高了這麼多?」父母才驚訝,孩子真的長得那麼快。

見到孩子們很難堪,他們更單刀直入,追問得比什麼名嘴更尖銳。(Shutterstock)

長輩請自重

成年人不會不懂基本的社交禮儀。有些題目,就算是熟朋友之間,也不會唐突直問。換了是孩子,不論幾多歲,只要自覺是長輩,卻完全漠視這種基本社交禮儀。

目標能否達到,反而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這條路走得多快樂。(Shutterstock)

人生的路

女孩子14、15歲這種年紀,嘗試為自己定下目標,於是人生的路便這樣子走了一條出來。未必是一如所願,但是,有目標總是好的。

劇情亂,也是吸引觀眾追下去的辦法之一。(Shutterstock)

編劇

其實看電影多便會有預感,畫面拍一些很多時會跳過的情節,便預測會有些事會發生。拍人物在走路,如果沒情節,何必交代?

煎午餐肉的香味,配上那杯絲襪奶茶,在冬天的法庭,一碗餐蛋麵倒真是為很多案件打過氣。(Shutterstock)

社企飯堂

屯門法庭以前有個頂樓社企飯堂,那間飯堂有點像一個家,大家自己加糖,自己計算好價錢,走去放下飯錢。難得師奶忙昏了頭,還是笑容滿面,聲線溫柔。

什麼才算是有家教?(Shutterstock)

沒家教

有人投訴今天的小孩在飯桌上顯示了自私、霸道的一面,愛吃什麼便吃光一碟,不看看人家有沒有機會吃。我孩子相反,膽子太小,還要勞煩各位阿姨為她夾,這算不算沒家教?

養成孩子規律生活,經常運動,健康飲食,愈能強化免疫力。(Shutterstock)

免疫力

以前總笑說某某在坑渠長大,抵抗力非常強,某某是家中衆多女兒中的唯一兒子,是家中寶貝,所以,家中全部物品消毒,所以,抵抗力非常弱。

母親的唯一寄托是4個兒女,總是把自己放在最不重要的地位。(作者提供圖片)

念母親

那個時代的女人只能寄望家庭,丈夫不能做依傍,兒女是唯一攀附的支柱。如果今年可以四代聚在一起慶祝母親節,母親一定會很自豪。 

2010年去土庫曼斯坦,遇到的都是純樸、好客、熱情的人民。

旅行的地方

我一直渴望去敘利亞和伊拉克,那裏的古代歷史建築和文化,我一直嚮往,那一次在德克蘭機場,看着航班顯示牌出現這兩個國家首都,心裏面忽然興奮,在我的腿還可以走得動的日子裏,還可以去嗎?

過了一段時間,記憶已沒有好壞之分,減去了情緒激盪,增加了懷念。(Shutterstock)

記憶銀行

記憶像紅簿仔上的數目字,是存放好、積累好的得着,當時是笑是哭,是呼天嗆地、是驚訝、是啕哭、是狂喜......,每次我們遇上失望、阻滯,難免會埋怨、沮喪,但想想,只要保了小命,一切都只會變成回憶。

今天的私人助理也不再只限於是女性,資歷要求也不只是商科,昔日的花瓶秘書,只有在六十年代才會出現。(Shutterstock)

萬能秘書

工作表現是龍是蟲,也不是讀幾年課程便分辨到,也要靠個人的人情世故,情緒智商才分辨到優劣。曾經有出身女秘書,今天已能獨當一面。

中一的孩子迷過Twilight,一天看幾十遍那電影介紹短片。(Shutterstock)

善變

有些事父母不用大驚小怪。如果他們喜愛一些可以培養的興趣,父母也不用阻止,年輕人試過了,也可能自己主動覺得沒趣,未必會沉迷。

爸爸的遺產是一大堆菲林相機和鏡頭。(Shutterstocl)

龍友爸爸

一個時代的結束,奈何,懷舊管懷舊,怎可阻止科技發展的淘汰浪潮?父親的寶貝,跟着他到處旅遊,一生勞碌,可算是他唯一的物質財產。

不用把臨終病人送來送去,服務也更廣泛的寧養服務很受歡迎。(Shutterstock)

最後一程

科學先進,很多癌症也未必屬於「絕症」,但到了某階段,或者遇上老弱的病人,很多時既昂貴但又只是拖延病情的藥物,反而變成家人的苦惱,不現實地消耗家庭資產,或是把選擇的罪咎感全扛在自己身上。

向所有堅守崗位的醫護人員獻上十二萬分敬意與感謝!(Shutterstock)

病人與家人

優秀的醫護人員會令很多病人忽然之間不再咒罵疾病,反而會面對生命必然的終點,和家人的關係反而變得更接近,原來生命的終結可以令家人更懂愛。

我們香港是一年20000宗情緣騙案,涉3.6億,卻連手仔也沒有摸過,真實數字可能更高。(Shutterstock)

年輕人的新偶像

我們香港的網騙,連手仔也沒有摸過,第三世界罪惡集團發出千篇一律的愛情蜜語,多人輪班發出訊息,今天這人並非明天的同一個人,預先寫好的愛情信息、照片、情詩,用程式密集式發放,遇上願意相信的女人,照單全收。

超市是探究當地民生最貼地的方式。(Shutterstock)

豪華超市團

超市既是給當地人買必需品的地方,當然不用擔心遊客式劏客,而且又可以親身嘗試當地人的品牌、他們的口味,其實也是旅行的其中一種「深入民間、探究民生」。

香港是一個不注重心理健康的地方,以為賺錢便是神聖任務,忽略了心理健康的重要性。(Shutterstock)

強迫症

正常與不正常,太多人會以發癲斬人為界定。其實現代精神病包括了性格障礙,大家不會說他有精神病,頂多罵他「阿媽點教佢㗎!」

老人卻不同,一來是不用上班上學,荷爾蒙影響下,固執、臭脾氣、語氣不好。有些更是獨居慣了,也深居簡出,愈是少見人,愈是不容易和人溝通。(Pixabay)

老人的寂寞

孤獨的伯伯,儘管有兒有女,生活無憂無慮,手頭也有些錢,一下子伯伯便把錢買了樓寫了女人的名字,兒女嘩然,已經太遲,去法庭狀告,十之八九,伯伯的老人棺材本一去不回頭。

這次來到土耳其,因為自由行,便領略到土耳其的美食其實是國際都會级美食。

伊朗美食

這次來到土耳其,因為自由行,便領略到土耳其的美食其實是國際都會级美食,只要懂網上搜查,不難找到好的食物。如果以後還有人訴說伊朗沒有好東西吃, 你們便叫他們私人包團吧。

這次疫情中竟能進去藏寶庫,完全沒有人龍,還遇上這場高水平誦唱,也算是疫情中旅行的甜頭吧!

宣禮

後來事過境遷,回想起在另一間古廟中,剛好遇上那位老Mullah在一角誦唱,我走過去讚賞他的聲音,他謙說他的一切都是真神的旨意,然後他向我作出祝福。我無緣無故地覺得很是安慰,心情忽然覺得很平安。

第1頁,共4頁 1 2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