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本地防疫政策大致上已正常,唯獨是由外地回港的檢疫隔離要求一天比一天苛刻。對於有家人在異地的市民來說,卻可能是苛政。(Shutterstock)

致疫情政策決定者

曾有人對我冷言冷語說,疫情再爆發你負責嗎?他是一個沒有家人在異地的人,甚至有幾個根本就沒有家人……。我唯有說,沒有身受其害的人才會說出這些冷血的批評,但一個愛民的政府卻不可以這樣。

在地鐵車廂望一望,女孩子塗點粉,整齊儀容,是基本禮貌。(Shutterstock)

濃妝唔誠實?

公務員行列之中有一種文化,人人像早上起床未洗臉的樣子上班,甚至上電視、去記招、見議員,我卻覺得有點不尊重人家,有點像穿了睡衣上班似的。

如果朋友問長問短只是希望你一不留神透露多點祕密,扮唔知當然是最佳太極手法。(Shutterstock)

扮唔知

為什麼有人會經常搶答扮知,純粹是一種八卦閒聊,根本沒有這種需要,是想表示你深得朋友信任,所以你什麼也知道,是通天消息靈通人士嗎?

一些出名富藝術家脾氣、完全不懂理財的時裝設計師,總有一位富有絕頂生意頭腦的拍檔為他做一切推廣、行政、管理……一樣賺到盤滿缽滿。(Shutterstock)

做生意的人

自小極度內向,一向只愛昆蟲、石頭和魚,連學校camp也不肯參加,一些外展活動寧死也不肯去的侄兒,忽然之間說要做生意,入大學也說要念工商管理,嚇得我們長輩全部昏了過去,他這種性格會是生意人嗎?

想起那次去上海世博跟一個插隊的人理論,最氣的不是插隊的他,而是其他被插隊的同胞扮看不見。(Shutterstock)

排隊

如果排隊已成一種習慣,那才是文明,再加上人人會誠實地付車資,於是互相信任。一個城市,因為市民誠實有禮,你便會有期望,也有機會享受集體文明的好處。

以前可以去旅行,就埋怨繁忙的機場,如今記掛了的偏偏便是這種繁華的情況。(Shutterstock)

長途旅行

如今在新聞圖片中看見一個個荒無一人的機場真是從心底裏打顫,希望這個疫情完結之後,我重新啟程後看到了的機場又會是以前繁忙的那個模樣。

一場婚姻要拿財產多少去總結衡量,總是最悲哀的一幕。(Shutterstock)

一套瓷器

當時結婚十周年的禮物?孩子剛會走的時候買入的一幅名畫,只因太像他的笑容?因那次度假遇上一次暴風而購入的農場?全部都要變成會計師紙上的大堆數目字,才在家事法庭有意義,其他一切都不會計算在內。

烏兹别克的撒馬爾罕回教寺。

好奇

我人天生八卦,偏偏不愛八卦明星有啥情婦,只愛八卦歷史故事,看遺跡,邊旅遊邊聽故事,特別有真實感,古人像快要從墳墓跳出來似的。

跟一些女人說話,真是沒有follow up的興致,她們只懂很狹窄的話題範圍,我也懂轉項目遷就。(Shutterstock)

無味晚飯

不要以為有錢人便有話題,有錢人大都無趣味,有些是一味專注賺錢的話題,有些根本連賺錢也沒有興趣,只是會請客付賬的人。

在擠迫的連鎖中式食肆吃飯,那種擠迫壓抑感真不是味道,現在才明白外國人注重的Ambience是如此重要!(Shutterstock)

安樂飯

出外吃飯,不是吃裝修,更不應吃租金,也不應該奢求奴隸式服務,但吃飯時的周邊環境,絕對影響這一餐是否是安樂飯。

我自己最愛戴了耳筒聽音樂,我那智能手機提供的是一流的soft jazz,我永遠手袋內有一本《時代雜誌》,貪它薄薄一小本沒重量,於是靈魂去了另一空間。(Shutterstock)

地鐵最怕

在地鐵,人與人之間太缺乏空間,大家容易發火,因為起碼的安全距離也被入侵了,於是人人躲進自己的保護玻璃球裏面,變成低頭族,把自己注入了智能手機內,忘記了周邊的世界。

寫下的故事、記載的歷史已有偏見,誰又可以為她們平反?(作者提供)

平反歹角

有沒有歷史學家分析一下,女性當家,當時社會是否盛世,治理得好嗎?一味說是篡位,但改朝換代的事經常發生,亂世總有因由,女人便說是禍水,男人便是奪權英雄。我們中國歷史也要來一次平反了。

一些媽媽自己正正是重男輕女環境長大,自己亦是受害人,卻甘心情願把這種歧視延續下來。(Shutterstock)

重男輕女

有些家庭是一大堆兒子才一個女兒,媽媽自己也讀過點洋書,自己是女人,卻最落力執行歧視女性的工作,真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退休是一個大關,確是很難過的一關。退休前愈是位高權重,愈是難適應。(Shutterstock)

可怕的退休人士

很多人以前是「積」出病來,太高壓力,太多體力上消耗,於是一退休便心理生理一起出毛病。生理上的毛病,究竟是太空閒閒出病來,還是病從心生,是抑鬱衍生出來的?

每年我總是說女兒的朗誦太平淡,不夠戲劇性,評判怎會留意?她後來索性不肯在我面前背誦,甚至是什麼詩也收起來不讓我看。(Shutterstock)

屢戰屢敗

這些日子的屢戰屢敗,孩子沒挫敗感,多得那永遠的第四,沒有旗仔,沒有獎牌,只因為比第三名少1分,於是自命第四,每年又再回來!

去到花園街,便是撿寶過程的一大樂事。撿到了寶,八成是自我滿足,兩成才是實用價值。(Shutterstock)

悼花園街

小時候幾位哥哥留學,家裹消費便是省吃儉用,能在那裹買條牛仔褲、一頂時髦的冷帽,已是高興好幾星期。其實那種檢到寶的快樂回憶,是心理學家說的「聯想的歡欣」。

不用到中學階段 ,小學生已懂鬥了;我孩子自小愛買文具,原來學校連頭飾也不准,小學生沒得鬥便鬥文具,筆袋、書包、餐具……。(Shutterstock)

同學之間難免想比較,尤其是成績上比不過人,便想在裝扮上鬥,進入青年期更是荷爾蒙影響下,鬥外表加虛榮感,如果不用穿校服,會不會像我常在電視上看到的像《90210》般天天像時裝表演的現象?

兒子是媽媽的前世情人,今生丈夫的替身?(Shutterstock)

情人兒子

這年頭,原來男生的媽媽比女生的媽媽更緊張,更保護,更不放心。因為今天的女生更如狼似虎?今天的男生更弱不禁風?今天的媽媽更像情人一樣霸佔着兒子?

Fran Lebowitz是傳統紐約市知識分子的尖酸刻薄,令人想起Woody Allen,那副看不起人的氣焰,卻永遠有粉絲,當然不會是大多數。(Wikimedia Commons)

老馬有火

老馬有火,未必是長者的固執,只是不再要為向上爬而變得面面俱圓,不怕立場會得罪人口的幾多百分比,不再要政治正確而犧牲了想法,不再懼怕主觀的欠缺平衡,不怕自己的主張可能要有實行的困難。

小說中的史邁利這位英雄深入民心,大概是因為挽回英國人當年極蒙羞後的自尊。(電影《諜網謎蹤》劇照)

變節者

再看《諜網謎蹤》,真是更愛勒卡雷,早在1970至1980年間,冷戰未結束,他已寫出許多精彩的對白,後來甚至一一兌現。

四驅車司機在車上播放節拍強勁的音樂,自己變成人肉GPS,四周只有其他四驅車的車頭燈,也是看似亂竄。(作者提供)

沙漠的人肉GPS

走進沙漠的人,多少是看破了繁華社會的冷漠,對沙漠的貌似冷漠,反而從中發掘了熱情真誠;對沙漠的表面絕情,反而令人欣賞從中帶出的人情味和友誼。

Belgorod Fortress堡壘在烏克蘭的敖德薩附近。(作者提供)

從內戰想起香港內亂

我講關於內戰的問題,大家都會聯想起今時今日香港的撕裂情況近乎內戰。同學群組都要分開黃藍兩邊,在Facebook的朋友紛紛以黃藍線割蓆,令人痛心。這種情況和波斯尼亞、盧旺達的情況,不枉多讓,極為相似。

第1頁,共3頁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