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眾從音樂廳四散回家,手上的場刊就成為流動宣傳,加上各演出、贊助者芳名記錄其中,如此效益,值得投資。(左:香港舞蹈團,右:作者提供)

再談電子場刊

疫情作為非常時期,電子場刊作為非常手段,那是可以理解的。但紙本場刊所擔任的角色,可以說是音樂會作為一個感官藝術體驗的一個組成部分,是現階段技術水平的電子場刊沒法代替的。

確診的低音單簧管樂師艾爾高,其實他的感染是否跟樂團工作有關也不確定,但卻牽連全體樂師。(網絡圖片)

從港樂後台說起

香港管弦樂團近日因為一位樂團成員確診新冠肺炎,導致全體近百樂師被強行送至大嶼山竹篙灣檢疫中心隔離14天。在微信有人貼出樂團全體隔離後加了一句:「後台50多人也送隔離了」。事實是這樣嗎?

在2017年11月的新書發布會上,黎小田在百忙中到場參與,而且更作即席講話。(作者提供)

悼念香港流行樂壇教父黎小田

香港樂壇教父黎小田逝世,他早年與作曲家父親理念不合,努力走出自己的音樂道路。他創作力旺盛,一生寫下歌曲逾700首,集電影、作曲、製作和主持於一身,更提拔梅艷芳、張國榮等歌壇巨星,卻為人謙遜,充滿熱誠。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